杜甫〈送孔巢父謝病歸遊江東兼呈李白〉

巢父掉頭不肯住,東將入海隨煙霧。

詩卷長留天地間,釣竿欲拂珊瑚樹。

深山大澤龍蛇遠,春寒野陰風景暮。

蓬萊織女回雲車,指點虛無是征路。

自是君身有仙骨,世人哪得知其故!

惜君只欲苦死留,富貴何如草頭露。

蔡侯靜者意有餘,清夜置酒臨前除。

罷琴惆悵月照席,幾歲寄我空中書。

南尋禹穴見李白,道甫問訊今何如?

孔巢父:今河北冀縣人,早年和李白隱居今山東徂徠山,號「竹溪六逸」之一。江東,今江浙一帶,這裏指紹興。

蔡侯:生平不詳,侯是對男子的美稱。

禹穴:大禹的墓,相傳在今紹興會稽山,當時李白正在那裏。

孔巢父,字弱翁,冀州人,有文才。早年同韓准、李白、裴政、張叔明、陶沔隱居山東徂徠山,號稱「竹溪六逸」。天寶年間,他住在長安,大約在天寶九年(西元750)年左右,孔巢父辭官歸隱,「蔡侯」為他餞行,杜甫在座,席上寫了這首詩送給他,並託他代向李白致意。巢父,傳說帝堯時有位隱士名巢父。這兒孔巢父的名字和他相同,也要歸隱,恰好雙關。

「巢父掉頭不肯住,東將入海隨煙霧。」開頭的這二句說:巢父走了,勇往直前,朝東海那邊隨著煙霧消逝了。

「詩卷長留天地間,釣竿欲拂珊瑚樹,」稱讚孔巢父蔑視榮華富貴,讚揚他的詩才,說他的「詩卷」將「長留天地間」。

「深山」句說,有非常抱負的人往往不被朝廷重用,因此願意到深山大澤隱居。實際上是說:孔巢父不被朝廷重用,所以辭官歸隱。

「蓬萊織女回雲車,指點虛無是征路。」「蓬萊」,是傳說中的東海仙山名。「織女 」,這裏泛指仙女。「虛無」,虛無縹緲的境界,神仙居住的地方。「征路」,去路。這兩句說:蓬萊仙山的仙女們駕著「雲車」,指點著那虛無縹緲的地方,引導他朝歸路走去。也就是說,仙女們將引導孔巢父去蓬萊仙境。

「自是君身有仙骨,世人那得知其故!」這兩句和前邊兩句,都是杜甫對孔巢父的讚譽之詞,說他是神仙般的人物,清高脫俗,不被世人理解。

「惜君只欲苦死留,富貴何如草頭露。」這兩句,抒寫詩人與孔巢父依依惜別之情,並說明「富貴」像草上的露水一樣,是短暫的,不值得留戀。

「蔡侯」四句,寫眼前酒席情景,表達詩人與孔巢父惜別的無限惆悵,盼望別後能收到他來信的心願。「蔡侯」是一位姓蔡的有身份的人,事跡不詳。前除:前階。

「南尋禹穴見李白,道甫問訊今何如?」這結尾的兩句,是杜甫對孔巢父臨別的囑託。「禹穴」,在今浙江紹興市委宛山,相傳為禹得天書之地。當時李白在浙江會稽。尾句是讓孔巢父轉達他對李白的問候,說明杜甫時時思念著李白。寫詩為孔巢父送行 ,還要「兼呈李白」,足見杜甫與李白的友情之深。

杜甫是著名的現實主義詩人,但本詩卻具浪漫主義特色,題目點明孔巢父是「歸游江東」,但他究竟要到哪裏去呢?詩中需要交代,但不一定具體說明。「蓬萊織女回雲車,指點虛無是征路。自是君身有仙骨,世人哪得知其故!」這四句,既交代了孔巢父的去路,又讚揚他的非同凡俗。

孔巢父不肯停留,掉頭就走,

駕著小船去煙霧迷茫的東海漫遊。

寫滿詩歌的寶卷,長留在天地之間,

垂下的釣竿,幾乎勾著海底的珊瑚。

稀世的龍蛇,遠遠地藏在深山大海,

曠野裏春寒料峭,一片模糊。

蓬萊的仙女,為你停下雲車,

指點那縹緲的仙山,是理想的居處。

因為你本來就是一身仙骨,

普通人怎能理解你的嚮往和舊宿。

大家都捨不得你,苦苦挽留,

富貴在你眼中,卻如草上的晨露。

蔡先生也是隱居,不愛功名利祿,

清夜在階前擺酒,殷勤眷顧。

月照酒筵,彈罷琴不勝惆悵,

甚麼時候,才能得到你的回信來書?

你去南邊探禹穴,碰到李白老兄,

請代我致以親切的問候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