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批評的人,就是你的統治者。」---法國哲學家伏爾泰

關注香港民主發展的人,必定會特別留意林鄭月娥《施政報告》有關第23條立法及普選行政長官的內容。就第23條立法,報告指議題「極容易引起社會爭議」,政府「須權衡輕重、謹慎行事,並嘗試創造有利立法的社會環境」。普選行政長官方面,林鄭表示會「在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八三一」框架下營造有利推動政改的社會氛圍。」這模稜兩可的說法,盡顯林鄭陰險狡猾的面目。究竟怎樣的社會環境或氛圍,才有利於上述兩個重大議題的推行,報告完全沒有具體說明。

聽其言,觀其行。林鄭雖不敢明言,但報告的其它篇幅,已充份暴露了她的「鴻圖大計」。首先,報告指教育局在2018/19學年會將中國歷史列為初中獨立必修科,並會加強《基本法》教育、舉辦更多師生大陸交流活動等,以幫助師生認識國情,及期望學生能成為「具國家觀念的公民」。設立全新的公務員學院,是林鄭的另一部署。學院其中一個重要任務,是「加深公務員對國家發展和中央與特區關係的認識」。這些舉措分明是三管齊下,對教師、學生、公務員施行「洗腦教育」。所謂有利的社會環境或氛圍,就是要將港人變為馴服的羔羊。到時,特區政府便可為所欲為,要怎樣立法都暢通無阻了。

梁振英禍港5年,嚴重打擊了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已是有目共睹的事實。英國及美國政府最近分別發表報告,異口同聲地批評中共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以及港府執行政治檢控等行為,對一國兩制的前景表示憂慮,難道又是西方國家故意詆毀中港政權的陰謀?

林鄭的施政報告,已證明她只會更毫無保留地執行中共同化香港的詭計。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來港,計劃探望在囚的雙學三子,竟然被拒入境。如此不顧外交後果的行為,林鄭能自行作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