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貪腐、迫害人權到非法器官移植,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醜聞,「十九大」前再次滿天飛。其掌控公安部、政法委十年,與周永康有著雷同的從政履歷,是否也會走向與周相似的結局?縱觀孟建柱五年一跳的升遷路,實際有一條暗線相隨,就是迫害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

外界評論說,周永康的十年是中國司法界的大倒退,那麼孟建柱可以說是「周永康第二」,他的十年延續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把迫害延伸到異見人士和普通民眾。這種迫害在「十九大」前掀起一波高潮。本文從2001年孟建柱敗走江西說起,還原其靠迫害法輪功起家、騎虎難下的諸多內幕。

2001年孟上海爭寵失敗 外放江西

孟建柱,1947年7月出生,江蘇省吳縣(今蘇州市)人。從1968年工作到2001年4月,一直在上海工作,與江澤民和黃菊都有短暫的工作交集。

根據港媒早期報道,2000年初,江澤民曾加緊落實胡錦濤繼任者的工作,從自己的「上海幫」中挑選候選人。從資歷、品格、能力、年齡諸方面綜合質素來看,符合條件的有陳良宇(1946年)、黃奇帆(1952年)、孟建柱(1947年)3人,他們當時都身居市委常委或以上職位。

江打定算盤在2002年「十六大」讓時任上海書記黃菊「入常」,屆滿後空下位子給予「准繼任人」,使其未來能更上層樓。

報道指孟建柱、黃奇帆、陳良宇是如假包換的「上海幫」,但在黃菊首推陳良宇、並徵得江同意後,陳良宇成為上海市委書記,而在其上任前一年(2001年),江澤民、曾慶紅將孟建柱外放江西,並把黃奇帆調到重慶。

江西是時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曾慶紅(任期是1999年至2002年)的老家,在「慶親王」升任常委後,由江派人馬賀國強接下組織部部長位置(任期是2002年至2007年),而曾慶紅依然執掌中共組織大權。

十六大為升遷高調指揮迫害 獲江派肯定

孟建柱調任江西省省委書記(2001~2007年),這是他仕途上最重要的轉折點。

國內媒體《小康》雜誌在2004年報道,孟建柱在上海工作的三十來年異常低調,較少出現在電視屏幕和公眾場合。但到江西之後,孟開始頻頻拉近與媒體的距離。

除了媒體,孟建柱也不忘拉關係。孟建柱剛到江西1個月(2001年5月),就授意在江西藝術劇院舉辦20場「雙休日新知識講座」。文中指,「孟建柱利用一切機會,親自出面,遍請高人,政、商、學界的大腕兒紛至沓來。其中,為了促成諾基亞執行副總裁聖韋伯之行,江西財政撥出了專款以備專用。」這個活動的持續時間為2年。

而孟建柱請的第一個高人居然是薄熙來,當時遼寧省前省長張國光因為腐敗問題遭逮捕和撤職,薄熙來剛出任遼寧省代省長一職,由此可見孟、薄關係非同一般。

但這些還不足以令孟獲得升遷,他博得上海幫幫主江眼球的卻是這件事——從2001年開始,江澤民、羅幹利用金錢、晉升等作為誘餌,刺激黨、政、公安、司法系統各級不法官員大力參與迫害法輪功。

從1999年到2002年間,時任政法委書記羅幹多次在全國高層會議上,下令全國政法機關等加大力度鎮壓法輪功,指示各級官員要多抓人,從嚴從重判決法輪功,「嚴打」整治,把法輪功列為第一打擊對像。

一心想往上爬的孟建柱也看準了這個「升遷」機會。2002年5月28日,孟建柱在中共江西省第十一次代表大會上作報告,表示通過加強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和「嚴打整治」工作,同「『法輪功』X教組織的鬥爭取得決定性勝利」。

兩個月後,在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3周年之際,中共黨媒《人民日報》7月20日報道,7月15~19日,時任政法委書記羅幹到江西考察工作,對江西省在「嚴打整治鬥爭中取得的成績給予充份肯定」,並考察了江西省豫章監獄、女子監獄和少年管教所,而孟建柱是全程陪同。

據《大紀元》記者查證,羅幹當年全國四處流竄,督陣迫害法輪功,但在《人民日報》媒體上公開肯定「嚴打」的只有江西和安徽兩處。

十七大被拱上公安部長 全面監控民眾

在中共十七大上(2007年底),並無公安工作經歷的孟建柱被任命為公安部部長和政法委副書記(任期是2000~2012年),晉升路徑、執政背景直接仿傚周永康。而周永康是因為嚴重迫害法輪功受江澤民賞識,2002年直接從四川空降公安部部長。

公安部部長作為江派力保的職位,只有獲得「信任」、手上有迫害法輪功罪證的人才能上來,無疑這兩點孟建柱都符合條件。同時,加上周永康和賀國強分別出任政法委書記和紀檢委書記,江派勢力實際已架空時任總書記胡錦濤。

但孟上台便是跛腳,雖被提為國務委員、頂替周永康公安部部長一職,並未能謀得政治局的職位;而他的勁敵薄熙來已經是政治局成員,雖無國務委員名號,但因為在重慶唱紅打黑受江、周重視。

這一階段的孟建柱為了5年後能在「十八大」入政治局,也不甘示弱,要把全國打造成一個大「監獄」,做出「成績」。其表現有以下幾點。

第一,在北京奧運、上海世博會期間,強力監控法輪功學員,並利用走訪、回訪等形式維持迫害。

根據台灣民主基金會發佈的《2008年中國人權觀察報告》,2008年以來,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反而增強力度,有特別發出全國通令,要求加強防範法輪功干擾或破壞北京奧運。北京和上海公安局特別懸賞高達50萬元給向警察密報法輪功、(及)破壞北京奧運計劃的人,上海公安局在2008年4月警告法輪功學員及其他異議份子,要他們在奧運期間一直到10月結束,每周至少向公安辦公室報到一次,而且威脅拘禁或處罰任何違反此命令的人。

根據明慧網報道,2008年1月到7月在北京地區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至少就有586人,有許多受到酷刑致死。

同時,中共依然嚴密控制網絡言論。3月間,公安部要求刪除幾百個網頁和網站,包括「中國百姓之聲網」上的一篇文章略談及法輪功,也被公安部要脅刪除、否則關閉網站。公安部並在次年,發起大走訪行動,要求公安下訪、回訪法輪功學員,繼續執行迫害政策。

也是這段時間,《大紀元》爆料中共活體摘除器官牟利真相,是「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被活體摘除器官的對像包括法輪功學員、維吾爾族、藏族及異見人士,其中大部份是法輪功學員。

第二,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安保)模式,大面積向全國推廣。

在2008年奧運會後,中共開始將奧運安保模式向全國推廣,對法輪功團體的迫害延伸到其他民眾。

孟建柱在2009年12月1日出版的《求是》雜誌刊登署名文章,題為〈著力強化五個能力建設,全面提升維護穩定水平〉,文中提出,要用六張網——「街面防控網、社區防控網、單位內部防控網、影片監控網、區域警務協作網和虛擬社會防控網」,將任何向政府表達利益訴求者視為「不穩定」因素消滅於萌芽中。

此舉被外界解讀為,繼「金盾」、「綠壩」、「藍盾」、網絡特務等之後,中共對於中國網絡管制的又一大行動。

大陸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曾在《中華聯邦憲法草案》中寫道:「當年法輪功學員屢在媒體上警示人們,共產黨對付法輪功學員的暴行及其手段,很快將在人們的集體麻木中,轉而用來壓迫其他群體。這種音猶在耳卻不能觸動國人良知的彼時孤獨的聲音,今天回憶之是何等地振聾發聵,這已是活生生的現實。」

第三,投入大量經費「維穩」,從2009年起經費超過國防預算。

從2009年起,中共的「維穩」經費已經超過國防預算。根據2010年5月27日出版的《社會科學報》報告,2009年度中國「維穩」經費預算(中共官方稱之為「公共安全預算」)達5,140億元,超過當年的國防預算4,807億元。

再據往年財政部公佈數據,2011年「維穩」經費預算是6,244億元,國防預算為6,011億元;2012年「維穩」經費預算為7,018億元,國防預算6,703億元;2013年「維穩」經費預算達7,690億元,國防預算為7,201億元。

由於連續幾年「維穩」經費明顯超過軍費,從2014年開始,中共財政部發佈的預算報告中不再附錄全國「維穩」支出列表,只提到中共中央的「公共安全支出」。此後,外界無從得知每年的全國「維穩」費整體預算金額。

第四,公然非法要求美國政府踐踏法律、配合迫害法輪功創始人。

根據維基解密2011年的解密文件, 在2009年7月17日,時任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米勒(Robert Mueller)來華訪問,公安部副部長劉京當面提出要美國政府配合中共,不要讓中共不喜歡的人「在美國過好日子」,其中公然提及法輪功創始人的名字。

對此,米勒表示美國執法當局不可能對與中共有不同觀點,或讓中共覺得不舒服的人士採取行動,並表明這些人士在美國受第一修正案和美國法律的保護。

對此事,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表示中共派劉京出場是經過精心策劃的。FBI和中共公安部是「對口單位」,周永康在任時,都是周接待,現在孟上任,派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出面,是差了一個級別。

他說:「這個劉京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兼任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全稱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直接管法輪功問題。就是說在這種場合說這種話,如果沒有獲得公安部部長孟建柱以及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許可,那絕對不可能,甚至要更高層江、曾授意才行。」

20多萬法輪功學員實名控告江、 孟參與迫害

自2015年5月起,中共最高法院、檢察院推出「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條例,大陸及海外逾20多萬名法輪功學員用實名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大紀元資料庫)
自2015年5月起,中共最高法院、檢察院推出「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條例,大陸及海外逾20多萬名法輪功學員用實名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大紀元資料庫)

十多年來,中共政法委掌控公、檢、法、司肆意踐踏法律製造大量冤假錯案,更犯下串通軍隊、醫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罪惡。

江澤民和周永康等懼怕擔負迫害法輪功的罪責,所以在「十八大」上以中共存亡為賭注,與胡、溫進行生死搏鬥,企圖延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讓下屆常委同樣背上血債黑鍋,以此躲避被清算。

而孟建柱作為江派血債幫成員,繼續掩蓋和迫害法輪功成為他擔任政法委書記(2012—2017年)的重要任務。

根據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執行委員會(Congressional 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2012年的年度報告:「2012年是北京進行嚴打法輪功並『轉化』(全稱是教育轉化三年整體仗)其成員的第三年,中共黨和政府以『社會管理』的名義加強對社會滲透,不但對民主及維權人士加大監控,監控範圍還擴及一般的市民社會和組織。」

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人數從2007年底的3,078人(僅包括可查的、有名有姓的被迫害死亡者),到2017年9月底增加到4,135人。

也就是說,在孟建柱擔任公安部長期間(2007—2012年),僅有據可查的新增死亡人數就超過1,057人,每年死亡人數約118人;孟建柱擔任政法委書記之後的2013年1月至今,死亡人數474人,每年死亡人數約100人。

尤其在全球訴江浪潮中,孟建柱統領的政法系統公然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

自2015年5月起,中共最高法院、檢察院推出「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條例,大陸及海外部份法輪功學員用實名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迄今已有20多萬人加入。

此後,各地公安以訴江的名義對法輪功學員施以綁架、抄家、騷擾、威脅、監視和勒索的手段,甚至利用司法進行枉判。根據海外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在7~12月份半年之內,大陸法輪功學員共遭受1.6萬人次不同程度的迫害,約佔全年被迫害總人次的90%,涉及中國大陸30個省、市、自治區。

大陸維權黃姓律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可以指使法院、檢察院、公安的,一定是高於公安部的政法委。

同樣受到騷擾和打壓的還有為法輪功學員依法辯護的律師,在國際上引起廣泛關注的有「建三江」及「709」律師案等。 據德國之聲報道,自2015年7月以來,已有相繼超過300名的律師、司法工作者、律師事務所的員工以及人權活動人士被逮捕並遭到審問。

以其中的王宇律師為例,她曾代理多宗著名維權案件,並曾為大量法輪功學員的信仰進行無罪辯護,並參與了國際著名的2014年建三江事件。2015年6月,她公開聲援大陸法輪功學員向北京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的行動。

黃姓律師告訴《大紀元》:「709案經過兩年多的博弈,能夠調動媒體、各省司法機關的,它的背後應該是政法委之惡。」這裏的政法委之惡當然跟掌門人孟建柱脫不了關係。

分析:上天給了機會 孟建柱「只說不做」

2016年7月19日上午,習近平前往寧夏自治區銀川市了解宗教活動開展情況。習近平在會見宗教界人士時表示,中國的各民族和宗教是在五千多年的文明史中孕育發展起來的,只有落地生根才能生生不息。

習近平選在法輪功「720」周年紀念日前一天再談宗教問題引發關注。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此後每逢7月20日前後,全球法輪功學員都會舉行集會、遊行,要求中共停止迫害。

在18日至19日召開的中共全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上,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強調「推動司法責任制改革全面開展」。據報道,孟建柱強調的內容,正是習在內部下達的要求之一。

當時,中央政法委罕見表示「要建立健全防範冤假錯案機制,針對歷史上的冤假錯案,在依法糾正的同時,要從制度上反思原因,避免重蹈覆轍」。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從現在的結果來看,孟建柱的政法委是「只說不做」。習近平的講話、法輪功學員的訴江行動,其實都是給了孟建柱及政法高層機會,但他們卻以709事件、「敲門行動」作為回應,其實是在逆天而行。

政法系組織「敲門行動」 想繼續綁架習近平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召開在即,高層權鬥激烈程度越加白熱化。日前已有媒體傳言,70歲(1947年7月出生)的孟建柱能否順利退休都不容易。

從2012年掌權以來,習近平利用反腐「打虎」拿下江系太子黨和血債幫諸多要員,集中黨、政、軍權力為一身。新唐人時事評論員石濤表示,「十九大」和「十八大」、「十七大」完全是兩回事。他推斷習近平會完全把江澤民三十年來運籌帷幄的一切給推翻掉,並可能會有根本性改變。

而外界對「十九大」前孟建柱的行為,有一種解讀認為,孟建柱是周永康第二,也因此害怕步周永康後塵被清算。所以在離任前,孟也欲用法輪功問題再次捆綁習近平,為自己順利退休留「退路」。

從2017年曝光的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案例來看,2~9月,明慧網報道在大陸各地再次出現大面積騷擾法輪功學員事件,如蒐集個人信息和照相。根據吉林省公安廳下達公安(公安部)的內部消息透露,中共十九大召開前,指令各省市執法機關對法輪功學員執行「敲門行動」。此行動針對所有1999年記錄的法輪功學員,不管是否還繼續修煉,都要人人過篩子。

同時年內亦有法輪功學員被重判的消息。日前傳出,寧夏自治區原法輪功輔導站站長王德生在被當局剝奪自我辯護、律師辯護的情況下,被非法重判13年。

9月,中共在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來首次公開推出針對法輪功的污衊性網站,置頂圖標明「610」主管,但既無公開機構介紹,亦無聯繫方式。

根據維基百科資料,第一任「610領導小組」組長由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的李嵐清擔任,其後的各任「組長」均由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兼任。前任小組組長是時任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而孟建柱從2007年開始(擔任公安部長),是該小組的副組長。據此類推,在孟建柱2012年頂替周永康、上任政法委書記後,亦會是現在的「610領導小組」組長。

追查國際日前發出 對孟建柱的追查公告

追查國際在2017年10月發出對孟建柱的追查公告,「孟建柱在擔任公安部長和中央政法委書記後,全國對法輪功的迫害,絲毫不見收斂」。

追查國際表示:「即使(孟建柱自稱)沒對任何一個個案做過干預和批示,他對中共公安、政法、維穩系統肆意踐踏法制、公然侵犯人權的惡行視而不見、置之不理,對犯案者亦不予以懲辦,而且對迫害政策不予叫停,就是犯罪。」

公告指出:「更何況,他還必須承擔所有這些罪行的領導責任,他就是這些行惡者的後台老闆,他對法輪功學員的被迫害難脫關係,必然要受到法律的問責和追究!」追查國際告誡:「中共迫害法輪功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

孟建柱掌權公安部、政法委十年,從對法輪功的迫害到對異見人士、普通民眾的鎮壓,以及中國大量冤假錯案,他都難辭其咎。前車之鑒,怵目驚心。前「610小組」組長周永康在2015年,即在迫害法輪功十年後,被判處無期徒刑;前「610小組」副組長、「610辦公室」主任劉京患癌症、職務被撤銷;還有前「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被判刑15年。孟建柱將何去何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