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很多條例都是玩「大落後」。後生仔要住「貨櫃屋」,香港步向威權社會,英國保守黨人權鬥士(Ben Rogers)羅哲斯不能入境,是否和十九大有關,那就見仁見智。林鄭月娥都講到明,每個地方在入境政策方面都有好大酌情權,但她不能公開講誰人可以入境,誰人不可以。

對於羅哲斯質疑被拒的原因,是中方不想他入境,林鄭月娥說,特區的外交屬中央事務,要看入境問題中是否涉及外交,但她不便透露詳情。在創新科技的領域,本來不需要政治考慮,但歷史留下,又不能防止某些霸權的出現的問題。林鄭月娥任內的第一份施政報告,提倡創新科技,並支持政府提出相關措施,檢視現行法例及法規,以更新不合時宜又窒礙創科發展的條文。這絕對是好事。

施政報告中第 76 項及 83 項提到,政府會檢視現行法例及法規,希望是可以掃除「嚇窒」創科發展而不合時宜的條文,作出更新,以扶助共享經濟等新經濟模式的發展。這令人聯想起「共享經濟」模式,如租房租屋平台Airbnb及「白牌車」般的Uber程式,開放「共享經濟」的無限可能。

Uber這個共享經濟模式過去兩年不斷被打壓及有職員「被拘捕」。落閘、放狗、拉人,香港政府真的做了很多反智的事情。警隊是否做了磨心,則是見仁見智。Uber白牌車服務,確實在不同地區,或要解決當地乘客保險上的問題;但更重要的,是當地政府可接受新的營運模式:修改不合時宜的條例令新的經營模式可以得到孵化及成長。

顛覆性的創意思維,會令原有的既得利益者反對顛覆者加入「搶飯食」。要挑戰舊有壟斷模式,有時真係要告上法庭才可判斷最後勝訴。當然,在可信的司法制度下,官司輸咗也可以再上訴。世事無絕對:政府也可以和私營公司合作,達致雙贏局面。

最重要的,「合作」形式有利於消費者為大前提,否則變了間接協助官商勾結作更大的「魔鬼交易」。不少國家,或可做到地區決策的城市也知道「共享經濟」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