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屆中紀委第八次全會在大眾矚目中提前「飄過」。說其「飄」,是因這會只開了一天,比往屆兩天的會期份量「輕」,公告內容也未出現外界期待的沉甸甸的乾貨。 說其提前,是因為此前的中紀委八中全會與中共中央委員會七中全會是「尾對齊」(上屆會期:中紀委是11月3日至4日,中央全會是11月1日至4日),而這次卻是「尾首相接」(中紀委11月9日,中央全會11月11日開始)。

「尾對齊」,中紀委全會與中央全會地位相近,「尾首相接」則顯得中紀委全會比中央全會低了一格。中紀委網站還自曝,其全會報告多了兩道手續,要經政治局,再到中央全會,再到黨代會(此前直接遞交黨代會)。這種變化,給人一種中紀委主動低頭的感覺。

這裏或有兩層意思。一層來自王岐山,代表一種「姿態」,讓中紀委主動向習近平「靠攏」,這樣反習的或者觀望的勢力,也會被這種「姿態」帶動而不得不向習「靠攏」。

另一層意思來自習近平。習不希望權勢日增的中紀委將來也變得尾大不掉,所以以中央委員會的名義對中紀委略施「管制」。

另一個引起筆者注意的,是主席台上人員的巨大變化。

上一屆的十七屆中紀委第八次全會,19名屆初常委全都在位,加上增補上來的陳文清,主席台上有20名常委。這一屆呢,19名屆初常委只剩7人,加上增補的3人(劉金國、李書磊、楊曉渡),主席台上只有10人。這不再任常委的12人,有外放任要職的、有被貶的、也有到齡退休的。

光從這個人事更替的尺度,就可看見王岐山接替賀國強執掌中紀委後,鬧出的動靜有多大。

再一個值得注意的是軍方紀委委員的變化。

此前,軍委紀委書記為中紀委副書記,軍委紀委副書記兼總政紀律檢查部部長為中紀委常委,這兩位都會坐在主席台上。但是這次主席台上,一名軍裝成員都沒有。新任軍委紀委書記張升民、副書記楊成熙都坐在台下第一排。

按過去的慣例,軍委紀委書記如果在屆內到齡卸任,仍會繼續擔任中紀委副書記,直到屆滿才全退。這次杜金才並沒有這種「待遇」,一退役就被掃地出門,要麼是杜金才出事,要麼是習近平軍改後已修整了舊規。

此外,正部級的中紀委秘書長楊曉超和巡視專員徐令義都坐在台下第一排。

在等級森嚴的中共官場,這種正部級坐台下,副部級(非副書記的中紀委常委一般是副部級)坐台上的景像相當少見,頗顯弔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