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夜漫漫,貴州都勻監獄晚上睡覺不讓關門;寒風從監舍門湧入,穿著單衣、蓋著薄褥的胡大禮,咬緊了牙關,凍得瑟瑟發抖。

胡大禮,原貴州修文縣中醫院的藥房管理員,他在都勻監獄苦捱了八年,後來全身只剩皮包骨頭,雙腿幾乎癱瘓,只能靠拄雙拐行走。

2011年1月20日,眼看著離過年只有兩個禮拜了,胡大禮的三個弟妹,無限悲痛地揹回了哥哥的骨灰。一天前,胡大禮被都勻監獄迫害致死,年僅39歲。

明慧網報導,胡大禮,畢業於貴州省遵義醫學院,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做人做事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中醫院的藥房管理員是個肥缺。好幾次,賣藥的商家私下找到他以回扣為條件想把劣質藥賣給醫院,都被他拒絕;單位職工普遍把藥拿回家給親人用,他從不因公肥私,都是先交錢再拿藥。

醫院的醫生、院長及家屬都說小胡是個好人;連家裡發生了矛盾,醫生都告訴家人叫跟小胡煉法輪功去,說人家小胡脾氣多好。即使中共在1999年7月開始迫害法輪功後,胡大禮的同事朋友依然說他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

胡大禮(明慧網)
胡大禮(明慧網)
胡大禮(明慧網)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中心原則的正法修煉,包括五套煉功動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1999年以前,法輪功在大陸各社會階層中流行,修煉人數達7000萬至1億人。由於擔心這個群體人數眾多,而又與共產黨的無神論意識形態不同,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下令鎮壓,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和「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等群體滅絕政策。十八年來,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在打壓中堅持正信,遭受了令人難以想像的迫害。

1999年11月,胡大禮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三年,因堅持信仰失去了工作。2002年10月,胡大禮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有線電視成功插播了法輪功真相節目,後被非法抓捕。

2003年8月,胡大禮被判刑十年,送進都勻監獄迫害。

都勻監獄地處貴州都勻市北部,距市內約5公里,劍江支流蘭溪將其分隔成:左岸新監區,右岸老監區,對外稱「都勻水泥廠」 或「都勻劍江水泥廠」。都勻監獄,是貴州省唯一一所部級現代化監獄,也是黔南唯一關押重刑犯的監獄。

都勻監獄老監區監室(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場所)(明慧網)
都勻監獄老監區監室(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場所)(明慧網)
都勻監獄老監區監室(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場所)。(明慧網)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場所是老監區。老監區大樓樓下是專門關押不妥協、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幾十年的澡堂改成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嚴管地,濕氣很重,胡大禮就是在這雨雪凝凍、溫度極低的惡劣環境下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最後離世。

監獄的犯人還親自承認,他們利用肺結核患者的痰,攪拌在胡大禮等法輪功學員的飯菜中,「戲稱」為「細菌療法」。後來,胡大禮被確診在獄中得了肺結核。

包括胡大禮在內的至少4名法輪功學員被都勻監獄迫害致死;吳伯通入獄六天即被迫害致死;貴州省六盤水市水鋼觀礦學校教師馬天,四肢被警察用鐵餅砸斷後,送到這裡迫害,歷經十年的折磨,最後嚴重癱瘓,不能說話,奄奄一息,被釋放後在家含冤離世。

這裡的獄警揚言:「監獄是國家的暴力機器,監獄就是殘酷的。」 「迫害法輪功,我們不怕下地獄。」「打死算自殺、病死。尤其是對那些不妥協、『不轉化』的要死整,不要怕,有黨和政府支持,儘管執行!」

都勻監獄因殘酷迫害法輪功,而深得迫害法輪功的四大元凶之一羅干的賞識,並親自授予都勻監獄為「部級文明監獄」。2005年該監獄又被授予「十佳監獄」稱號。

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128名法輪功學員在都勻監獄受過迫害,他們中刑期最長的15年,最短的2年,他們中有博士、銀行行長、大學生;多人被迫害致殘或致重大疾病,有的致瘋,還有更多的迫害事實因信息封鎖而無法統計。

(明慧網)
(明慧網)
(明慧網)
(明慧網)
(明慧網)
(明慧網)

他在都勻監獄躺了兩年

那時,他已無法站立行走;警察和犯人將他放在地上拖來拖去,腳趾甲被拖掉了,血肉模糊……

他還被灌食不明藥物:四肢被銬上,別人壓坐在他身上,用金屬棒等硬物撬他的牙,不張嘴就打,一次警察把他打昏,嘴被撬爛,牙被撬開,血和藥粉一起被硬灌了進去。

他全身是傷,纏滿了膠布;頸部被犯人抓傷後嚴重化膿,醫生和犯人用剪刀粗暴地剪他頸上的膿包,又用酒精給他洗傷口,他痛得撕心裂肺地大叫,昏死了過去。

每次毆打後,警察就強迫他寫「三書」,讓他放棄修煉法輪功;他說:「我不寫,我是個好人。讓我不講良心,做不到。」

兩年的時間,他的傷都沒有好,人始終站不起來,在都勻獄中整整躺了兩年。

(明慧網)
(明慧網)
(明慧網)

他是王良均,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只因堅持信仰,於2001年9月11日至2004年9月11日先後被非法關押在桐梓看守所、六盤水看守所、貴陽分流中心、貴州都勻監獄,先後歷時三年,期間受盡酷刑折磨和摧殘。

刑滿釋放回家後,王良均只能臥床,眼不能看,耳不能聽,四肢麻木,腳趾仍在流血。

尖端人才被非法判刑九年

姚俊京,男,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學院,獲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碩士學位、西北工業大學博士學位,是貴州中航一集團第二設計所的高級工程師、飛機發動機電調設計方面專家,曾被評為全國優秀十佳青年。

姚俊京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2004年10月被安順國安非法綁架,關押在安順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他因絕食抗議迫害,遭到野蠻灌食,在灌食過程中牙齒被撬掉,又被戴上死囚的腳鐐手銬、遭毒打。從看守所出來後,他被直接送入貴航303醫院,後被單位取保。

據說姚俊京當時之所以被取保,是因為中共要利用他完成一項航空重要科研項目,當時項目研究完成,並已投產。但是,2005年7月,警察以他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為名,再次把他綁架。

2005年11月,姚俊京被非法判刑九年,劫持到都勻監獄迫害。期間,他多次遭毒打,被強制「熬鷹」,不讓睡覺。

工業大學學生的遭遇

「我們有一整套流水線的(迫害)方法。你要絕食我們就給你灌食,但灌食的費用監獄不會出一分錢,全由你的家屬承擔;灌食的管子給你插進去又拔出來;多搞幾次,讓你嚐嚐灌食的滋味。」這是都勻監獄的獄警對黃磊所說的一番話。

黃磊,貴州工業大學(2004年與貴州大學合併)99級學生,因堅持信仰被學校無理開除學籍。2003年被非法抓捕,判刑五年,2004年3月送都勻監獄迫害。

不讓睡覺是對其實施的主要迫害手段之一,有時一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有時兩三天不讓睡,導致他有時走路和如廁都會睡著。

獄警應旭經常半夜找黃磊談話,還對他說:「反正我是睡好覺才來找你談話的,而你沒睡。我無所謂,我們慢慢談。」

因被強制長期坐在小凳子上不讓動,黃磊的臀部坐爛,長滿了瘡,褲子也黏在肉上,肉血膿黏在一起,疼痛不已,他幾次昏死過去。這種迫害,每次長達三十多天。

監獄還24小時強迫讓他看誹謗法輪功的造假錄像,一次接連七天七夜沒讓合眼,黃磊絕食抵制這種迫害,遭野蠻灌食。

非法判刑七年 徐仕文被折磨致瘋

一頂高尖紙帽,上面寫著打倒「xxx」或誣蔑法輪功的話,戴到他頭上,並在他肩上放一碗水,讓他坐著看電視不准動,動即拳腳相加,或用開水燙,或用煙頭燙;晚上裝鬼嚇唬他……這是貴州遵義法輪功學員徐仕文在都勻監獄的遭遇。

三個犯人還把他們的生殖器放在徐仕文的嘴上、頭上、脖子上進行侮辱,犯人還無恥地說:「我們就是幹警安排專門『轉化』你們的克格勃。」

在種種精神高壓迫害下,徐仕文後被迫害致瘋,手臂被毒打得不能動。

據悉,在都勻監獄被折磨致瘋的還有被非法判五年的法輪功學員李永斌。

迫害方式種類繁多 無所不用其極

都勻監獄為達到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目的,獄中設置「牢中牢」,建立了所謂的「監管隊」、「攻堅室」、「轉化組」等。

獄警唆使、操控失去良知的犯人對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施以各種酷刑迫害,如:長期捆綁在死人床上、野蠻灌食、關禁閉、坐獨凳、毒打、罰跪、電擊、開水燙、煙頭燒、 冷凍、非法加期、24小時監控、高音喇叭洗腦、超負荷奴役勞動、極度低下的人身侮辱等等。

迫害手段還包括以「菜單」命名的多種酷刑,如:

1. 「夾心餅乾」:罪犯1人用雙肘猛擊被害人的背部,用膝蓋頂擊其胸口,肘膝瞬間同時用勁;
2. 「爆炒腰花」:2人或1人將被打人的手提起,用肘猛擊腰腎處,輕者吐血;
3. 「宮保雞丁」:用手把被打人的下胯提起,然後用拳頭猛擊胸口;
4. 「定心丸」:將被打的人強行按住,背靠牆壁,用拳頭猛擊胸口;
5. 「洗折耳根」:犯人從被打人的背後用雙手大拇指掐耳根凹處,其餘四指環壓臉上;
6. 「敲核桃」:犯人手握半拳,敲遍被打人的頭部;
7. 「疏大筋」:犯人用拳頭或手肘、腳後跟猛擊法輪功學員的大腿;
8. 「炒豬肝」:犯人用雙肘猛擊被打人的背部;
9. 「吃大蒜」:用大拇指提下巴,用其餘四指和手掌壓住嘴、鼻不讓呼吸;
10. 「扎雞翅」:用手銬銬住雙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或平伸銬在1.9長的高低床上;
……

參與迫害的獄警和犯人厄運連連

中國有句古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都勻監獄多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獄警已遭到不同形式的厄運,令人警示。以下是部分案例:

王世軍,都勻監獄曾主管,從頭到尾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後妻離子散,自己患上嚴重糖尿病及高血壓。

鍾山,專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管隊長,2003年至2010年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包括前文提到的法輪功學員胡大禮和吳伯通。2011年,他摔斷了腿。

羅文堯,監視法輪功學員的包夾犯人,曾毆打年約七旬的法輪功學員張壽剛,之後羅的眼角膜壞死,雙眼失明。

曹寶龍,監視法輪功學員的包夾犯人,2002年至2006年參與了對眾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如參與對臧冬生、朱星碧、包健偉、王曉冬的毒打。出獄不久,曹被人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