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金牌製作人、奧斯卡常勝軍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縱橫美國影壇40年,上周被《紐約時報》爆料、他長年利用權勢騷擾女星及女下屬,消息震撼全美。

他是前任總統奧巴馬時的白宮常客,並連續多年為民主黨捐款、幫助籌款,並是公認的「進步主義者」。如今爆料醜聞後,民主黨大佬急忙轉捐出其政治獻金,而總統特朗普則發推文指「不意外」。

在溫斯坦醜聞繼續發酵的同時,輿論焦點集中在:溫斯坦過去的政治光環是否蓋住他的醜聞?溫斯坦性騷擾女星似為荷里活公開的秘密,為何媒體長期噤聲、不聞不問?

根據《紐時》的報道,過去數十年來,溫斯坦至少對八名女子在工作場合進行性騷擾,當中包含女星艾絲莉茱迪(Ashley Judd),並用錢與受害人達成保密協議。儘管溫斯坦隨後發聲明稱《紐時》報道不實,並向對方提告、索償5千萬美元,但他親手創辦的重量級製片公司急於止血,日前已宣佈將他開除。

毫無疑問,溫斯坦曾是荷里活的頂級製片人。他出生在紐約法拉盛,20世紀70年代與弟弟羅伯共創米拉麥克斯(Miramax)影業,曾製作奧斯卡最佳影片《寫我深情》、《別問我是誰》等名作。在20世紀90年代,他將公司賣給迪士尼,兄弟倆再共組「溫斯坦公司」,以《皇上無話兒》、《星光夢裏人》連奪兩年奧斯卡最佳影片。

同時,他本人也是荷里活的政治明星。2016年總統大選時,他曾表態支持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並捐金給多名民主黨重量級議員,如今一直主打女性牌的希拉莉對此保持沉默,溫斯坦也取消了其公開的商業行程。

媒體熱議 金牌製片人的道德偽裝術

2017年1月21日,在特朗普總統宣誓就職後第一天,華盛頓有史以來遊行人數最多的女性大遊行中就有溫斯坦的身影。事後該遊行被評價為「不過是一些『女權主義者』借題發揮,借著特朗普就職來宣示自己的組織能力和自己力量的一次演練。」

當然,這不是第一次溫斯坦公開為「女權主義」呼籲。早在2012年,根據《荷里活報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的文章,溫斯坦參加前總統奧巴馬連任競選籌款活動。在會上,他公開呼籲為女性爭取權益。他說:「要爭取計劃生育和保護婦女權益。」

根據獲獎紀錄片《蠶食美國》的內容,美國女權運動的奠基人是傅瑞丹(Betty Friedan)其實是一名共產黨的激進宣傳人員和斯大林的死忠支持者。而女權運動的真正目的是用受害者心理攻擊全職家庭主婦,讓她們離開家裏、讓她們認為自己的人生很悲哀又乏味、認為自己是受害者。

但是在民主黨向左的政策導向下,美國的女權運動近年來變得越來越激進,也越來越奇怪。

在這種背景下,溫斯坦公開為女權發聲的行為,也被看作是承擔社會責任,以及他個人優秀品質的體現。甚至在幾個月前,洛杉磯新聞俱樂部還頒發「講真話」(Truthteller)榮譽獎項給溫斯坦。這似乎成了對最近的爆料的強烈諷刺,溫斯坦一邊講大話捍衛女權,一邊私底下欺負女性。

40年來,溫斯坦混跡在美國頂級的社交圈,甚至他還被評為進步的政治冠軍。根據公開的信息,前總統奧巴馬曾13次邀請溫斯坦前往白宮,而前第一夫人米歇爾也在公開場合誇讚他是「極好的人」。

根據Buzzfeed的報道,消息人士說,前總統克林頓的特別顧問戴維斯(Lanny Davis)一直擔任溫斯坦的核心公關工作。而奧巴馬的白宮總統顧問、女權倡導者敦尼(Anita Dunn)也在協助溫斯坦處理公關,敦尼現在是一家華盛頓公共事務公司的總經理。

溫斯坦是如何做到這些的呢?一直以來,溫斯坦通過媒體建立了一系列對他本人以及公司的正面報道。早在2011年,《紐約》(New York)雜誌的一篇關於溫斯坦的人物專訪中,不經意間道出端倪:「作為造星機器的擁有者,溫斯坦重塑了媒體流程,如此一來他便能遠離負面新聞。」

《紐時》發表題為「大人物性侵事件:荷里活的悲哀現實與詭異沉默」的文章,稱:「(荷里活)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為這一行的男男女女常常以道德捍衛者自居,頒獎典禮上充斥著道貌岸然的與會者。」

自媒體上更是直指變味的荷里活:「我們一直知道荷里活有雙重標準,一個是用來攻擊保守的偽君子,另一個是用來淡化進步的偽君子。」而溫斯坦自然被歸為後者。

《紐時》報道也遭爆料 13年前替韋抽稿

《紐時》對溫斯坦的報道,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不過不小心這次把自己也搭進去了。溫斯坦既有傳媒基礎,又是政治紅人,其不端行徑在荷里活和紐約是「公開的秘密」,為何沒有一家新聞機構挖掘並曝光相關細節?

一位前《紐時》記者回應,「其實《紐時》也是對溫斯坦噤聲的媒體之一」。早在13年前,因外在壓力,《紐時》就故意放過爆料溫斯坦性騷擾醜聞的文章。

維克斯曼(Sharon Waxman)是前《紐時》記者,她自訴2004年,被安排調查溫斯坦的多次性行為指控。那時候的線索是在歐洲,發生在節日期間或溫斯坦的商務旅行途中。

維克斯曼去了羅馬、倫敦,經過數周調查,她找到並採訪了溫斯坦公司剛解僱的意大利執行長。她表示,此人根本不懂電影,而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組織俄羅斯護送晚會。

隨後維克斯曼還聯繫上一位遭性侵的「受害人」,但後者表示因為保密協定,她不能講話。對這番調查結果,維克斯曼寫到,「至少知道了一個用錢擺平的證據。」

但令調查急轉直下的是,維克斯曼先後接到兩名荷里活巨星的來電。他們告訴維克斯曼,她找的證人或證據連《紐時》的上司都無法擔待;隨後她亦得知溫斯坦本人親自到了《紐時》的新聞室、表示不滿。

維克斯曼在網站the Wrap上寫到:「我知道他是《紐時》的主要廣告商,同時也是個有權勢的人。」

隨後《紐時》在這篇報道中完全抽掉了溫斯坦脅迫他人的內容,只簡單介紹說其公司的意大利執行長被解僱,而整篇文章更被塞進文化版,公眾幾乎無法從中得知發生了甚麼。

當時時任《紐時》文化版編輯蘭德曼(Jon Landman)辯說,「他(溫斯坦)不是民選官員」,意思是不用深挖。但維克斯曼反駁說,如果有上市公司肯為一個皮條客支付幾十萬美元的年薪,那絕對有問題。這裏的上市公司是指迪士尼,當時迪士尼收購了溫斯坦的公司(Miramax),而迪士尼對《紐時》的回覆是根本不知道有意大利執行長這一職位。

網民在得知當年的事實後,對《紐時》的做法表示不恥。「2004年就知道了溫斯坦的事。從那以後,有多少女性受害?」還有網民認為,現在溫斯坦遭解僱,是因為大眾已得知此消息、瞞不住了,而不是因為他性侵他人,這太令人譏諷。

而前《紐時》記者維克斯曼亦補充說,她相信近期《紐時》刊出的爆料文章也一定走過了又長又難的一段路。《荷里活報道》資深編輯馬斯特斯(Kim Masters)也表示,這次溫斯坦「終於」出問題,可能是因為他已不是以前那個能呼風喚雨的大片製造者了。

蘇聯共產黨領導人史太林曾說過,如果我能控制荷里活,我就可以統治世界。從荷里活金牌製片人溫斯坦的醜聞,我們也可以看到個人通過施加影響、控制紙張報刊、電視媒體能起到的壞作用;而媒體如果不報道事實或屈身於權貴,也會在若干年後因失職而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