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南美熱帶雨林裏的彩色的箭毒蛙能分泌世上最毒的神經毒素。但是對於這些毒蛙來說,身體裏這些可以讓獵食者立即致命的毒素,又是如何不毒到自己的呢?

美國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科學家們近期在《科學》雜誌上發表的文章解開了這個謎團。

科學家們選取了分泌地棘蛙素(epibatidine)的這類毒蛙作為研究對象。這種類似於嗎啡的毒素可與生物體內的神經受體結合。

受體蛋白和信號分子的工作機制就像鎖和鑰匙一樣,只有正確的鑰匙才能打開對應的那把鎖。而對捕食者來說,地棘蛙素就像一把「萬能鑰匙」,一旦和細胞受體結合之後,將阻斷多種神經信號通路,從而導致高血壓、癲癇甚至死亡。一隻毒蛙體內的地棘蛙素就足以毒死一隻水牛。

科學家們通過對毒蛙自身的神經受體蛋白的測序發現,這個含有2,500個氨基酸的受體蛋白有三處發生突變。這些突變可以在不改變受體生物功能的情況下,阻止其和毒蛙自身體內的毒素結合。也就是說,毒蛙體內有一套為其「量身定做」的受體蛋白使其「百毒不攻」。

目前世界上發現的毒蛙種類高達數百種,每一種蛙都可以分泌十多種不同的神經毒素。但是事實上,毒蛙自己並不製造毒素,牠們體內的毒素來自於所吃的食物,包括螞蟻、蟎蟲和蚊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