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十年來,北京房價的飛速上漲帶動了房租的連連上漲。日前,一位北京博士寫的十年租房史的文章得到網友的普遍同情。

澎湃新聞10月5日刊載北京博士黃勤的《北漂租房記》一文。作者稱,他自2008年夏天,從外地來北京念博士,妻子畢業後留在北京一家公司工作,十年的租房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第一次租房,是合租一套裝修中等的小兩居,地點是現在的13號線芍藥居地鐵站附近。租房通過中介,租金2500元。他們和一對夫妻朋友一起住,選了次臥,每月租金1100元。房租約佔妻子個人收入的三分之一。

合租最大的問題是兩家介入彼此日常生活太多。比如夫妻難免過激的爭吵,讓兩家人都感到尷尬。一年合租,兩家也不常聯繫了。

第二次租房,是2009年夏天,在惠新西街附近的小關。小區附件有菜市場和各種小館子,地鐵口附近有大超市,生活方便。因為房子舊一點,房租僅1300元。他們是跟二房東租的房子,與二房東同住。作者稱,小三居的房子空出一個小單間,住房不擁擠還算和諧,但合租的居住體驗不會是最佳的。

第三次租房,是2011年上半年,黃勤博士畢業後在北京工作,恰好他妹妹也來北京工作,一大家人開始單獨租一套房。地點在北四環中路惠新西街地鐵站附近,一套單獨的兩居,房租4000多元,共租省了不少錢。

此後,隨著妻子所在的公司不斷發展,他們兩三年就要搬一次家。他們希望住在公司附近,減少上下班的通勤時間和精力的消耗。2013年,妻子所在的公司搬到西北邊的上地一帶,他們還在回龍觀住了一年。其後,又跟著公司搬到了北京的東邊,相信會在較長時間內安定下來。

黃勤博士說,「十年下來,因為一家人相互照應,搬家五六次,我們也慢慢習慣了在北京搬來搬去。」 黃勤表示他們暫時沒有小孩,沒有太大的麻煩。

異鄉漂泊,總覺得有個自己的房子才踏實。2015年前後,黃勤夫婦省吃儉用,湊足100萬出頭的首付,在北京東五環附近買了個小房子,每月還要還貸七八千。小區位置有點偏,但經過此地開往通州的地鐵正在施工中。

他們一直沒有住進自己的房子。而是把房子出租出去,房租在四五千元之間,作為租房成本的補貼。

2014年至2015年,他們住進100多平米的大兩居,租金為4500元。2015年,兩居室帶小書房,租金是5300元。到2016年,租金上漲至6000多元。

黃勤博士認為,北京租房市場緊俏,明顯更有利於賣方,房租上漲也快。中介公司和房東,一般傾向於較短的一年期合同,一年要議價一次。他的表弟在北京租房,通過中介公司簽過一個多年期合同,但三方約定,每年租金上調8%。據稱,租金上漲幅度跟當時的GDP數字掛鈎。

北京的房價上漲一直帶動著租金上漲。黃勤最開始租房時,租金比例約是職場新人收入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經過多年上漲,可能已超過當下職場新人收入的一半。

他們曾經居住在芍藥居和小關一帶比較老舊的小區,如今普通兩居中的一間,租金已達3000元上下,甚至更高。

2016年,房租有一輪飛漲。當時,他們租房續簽合同時,房東要求兩居租金上漲一千多元,相當於一次性漲了20%以上。黃勤表示,作為老租戶,他們軟磨硬泡,也只壓到800元。總房租突破6000元,讓他覺得有點肉疼。

黃勤博士稱,惠新的住宅,是北京亞運會前後,十三陵庫區農民搬遷到近郊,集中安置修建的塔樓。在北四環邊上,普通兩居租金如今都在6000元上下。

文章稱,北京的城鎮職工都有住房公積金,年輕租房者暫時沒有購房打算,可提取出來補貼租房。前些年,北京黑中介以高達10%的回扣,來協助提取公積金。隨著房價飛漲,提出手續相對放寬,租房者每人每月提取的最高限額為1500元。

黃勤博士租房十年的體會文章發表後,引來了網友的普遍同情。有網友表示,博士都只能如此,一般老百姓可想而知!有人甚至勸他回老家不要那麼多壓力或退居二、三線城市,或者辦移民。

有屬名「梅魂雪魄」的網友留言稱:「外地去北京念博士,或許是完成了童年的夢想。但夢想歸夢想,生活是無情的。如果沒有背景,又不是尖端科學的博士,還是退居二、三線城市生活比較安定,畢竟人的生命太短了!」

有網友試問:「知識改變命運?」有網友答曰:「未必。」

還有網友留言說,「安居樂業是老百姓最大的中國夢!」「堂堂一個博士都過這樣的租房生活試問讀書有何用?連生活都不能改善!怪不得化學家們都改行去做食品添加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