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發生暴力拆遷,釀成2人傷亡的河南省鄭州市百爐屯村,本周一(2日)再發生強拆事件。數百手持武器的人員當晚採取突擊行動,暴力拆房,戶主被毆打受重傷。

大批身份不明、手持伸縮棍和盾牌等各種武器的人士,周一晚上到百爐屯村採取清拆行動,目標是村民徐德海和鄰居的相連房屋。

徐德海的兒子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共有兩三百人在現場採取行動。

徐德海兒子:黑壓壓的全是人,估計有兩三百人。出去就已經發現有違法犯罪份子闖入我家院子裏對我父母實施暴力行為,發生了糾纏毆打。我母親被他們拖到外面大街上,他們僱用的這些人拿警用的防暴盾,把我們的手機給沒收了,然後圍起來。父親之前已被他們用「甩鞭」給身上多次敲傷。

徐德海由於反抗被毆打,頭、肩和耳朵等多處嚴重受傷,需要動手術。

徐德海兒子:父親被他們用「甩鞭」給身上多次敲傷,肩膀有骨折、頭部多處受傷,左耳傷得比較嚴重,簡單拍了一下照就到醫院就診了。我二伯額頭輕微受傷,另一鄰居的無名指也輕微骨折。不知道甚麼清況,他們(強拆人員)就突然撒走了,迅速消失了。

雖然徐家多次致電警方,但公安卻沒有第一時間到場,到出現的時候有關人員已逃離現場,清拆行動也完成了一半以上。

同一條村上個月也曾發生暴力拆遷,村民曹春生反抗期間釀成1人死亡、1人受傷。長期關注鄭州市強拆問題的崔晟認為,悲劇一再發生和當局著重經濟利益有關。

崔晟:推遲拆遷一天,房地產少入住一天,銀行利息、維權戶的搬遷補償、拆遷的費用都會增加。他們為了自身的利益,必須消滅釘子戶。整個地方的經濟結構、政策、發展的方向都沒調整,行政的模式都沒有變。

他對百爐屯村的釘子戶問題獲解決,審慎樂觀。

崔晟:人民就是草芥,殺一個殺兩個是無所謂。唯一的希望可能是將來產生民憤了,引起高層關注和社會壓力,就會調整政策。我感覺「十九大」以後再不調整政策,利益集團會產生大問題。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原標題:鄭州百爐屯村再遭強拆 戶主受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