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落磯山的秋日有著醉人的景致,湖泊似翡翠,群山如利刃,更有那獨特的明黃色松林,置身其中,如行走於畫境,歐哈拉湖(Lake O'hara)則是畫境中的清麗佳人。

歐哈拉湖是幽鶴國家公園(Yoho National Park)內一個隱謐的湖泊,坐落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中,人跡罕至。加拿大政府為保護這裏的生態,每年從6月中旬開始至9月底,每天僅允許人數有限的兩班巴士通行。想坐車的遊客必須在公園開放預定座位的首日,早早打電話。往往2個小時之內,所有開放的座位就被一搶而空。不過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步行11公里上山,這倒是沒有甚麼限制。

歐哈拉湖美麗靜謐。
歐哈拉湖美麗靜謐。

我們能坐上去歐哈拉湖的巴士全靠好心的朋友在電話機旁耐心地守候了2個小時,只是無法選擇日期。為了能趕上清晨8:30的首班車,我們前一晚在朋友山中的度假屋借宿了一晚。

早晨趕到巴士停車場時已是8點。深秋的落磯山很有些涼意,清霜裹滿了枝頭和秋草,融冰形成的溪流被水氣籠罩著,更顯清冷。司機清點人數後開始上山,山路彎彎曲曲,有些顛簸,途中巴士還經過了幾組徒步上山的遊客。

大約20分鐘後,巴士在一個小木屋前停下來。屋內有一個年輕的接待員,免費提供地圖和登山杖,同時回答遊客提出的問題。在等朋友期間,我在小屋內踱步,漫不經心地看著牆上的信息和擺設。

「你是從那裏來的?」一個略帶好奇的聲音傳來,讓我有一瞬間的不知所措,沒想到如此人跡稀少的地方也能踫到會講中文的接待員,的確讓我吃了一驚。這個曾在台灣住過幾個月的年輕人介紹說歐哈拉湖周圍有不少步道,通常遊客會選擇麥克阿瑟(McArthur)步道和奧帕賓(Opabin)步道。麥克阿瑟步道通往麥克阿瑟湖,是他見過的最藍的湖。

落磯山裏的湖泊大多都是醉人的美麗,那最藍的湖該是怎樣的驚心動魄?這不禁讓我起了嚮往之心。但同行的朋友大多數都想走奧帕賓步道,我也只好主隨客便了。

我們從湖的右側沿湖上山。清晨的山中沒有一絲風,玉般的水面平靜無波。眼前的群山裝入湖中,是另一番玄幻的水中天地。因為少有人來,這裏長著我所見過的最繁茂美麗的苔蘚,厚厚地鋪滿了整個山谷。

歐哈拉湖和瑪麗湖比鄰,沿步道上山可觀全貌。山路並不難走,但還是需要一些體力。計算著時間充裕,我們也就比較悠閒,一個半小時後才爬到一處亂石堆觀景台,而下面的兩個湖也盡現眼底了。四周群山環繞,頭頂白雲悠悠,難怪古時候修行的人要選一處山明水秀的地方,是不是更容易物我兩忘呢?

翻過亂石堆,就是奧帕賓山谷。坐在平滑的巨石上聽水聲潺潺,看碧綠的奧帕賓湖倒映雪山,秋草含煙,芳流宛轉,經過幾千萬年的歲月,如今是否一如從前?

奧帕賓山谷醉人的秋日景致。
奧帕賓山谷醉人的秋日景致。

路邊的石頭上有最美麗的天然圖畫。
路邊的石頭上有最美麗的天然圖畫。

奧帕賓步道是一個迴圈,沿道而行,看到的是山裏不同的景致。不要錯過路邊的石頭,上面有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天然圖畫。

下山後,回到歐哈拉湖,沿湖步道非常平緩,這裏灌注了林克博士(Dr. George Link, 1887~1979)半生的心血。林克博士1928年與妻子第一次訪問歐哈拉湖時,就對這裏的湖光山色一見傾心。在之後半個世紀的歲月裏,他每年來此修路,直至1977年。

午後陽光溫暖,坐在湖邊的大石上靜靜地看寶石般剔透的湖水,想著來年一定要去那個最藍的湖——麥克阿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