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接連從軍事、政商關係、教育、經濟等多個領域反轉江澤民的政策,以江派為首的利益集團的反彈和博弈空前激烈。而中共「十九大」前,持續了五年的習、江激鬥,隨著江澤民的大勢已去而幾近定局。

9月21日,中共教育部官方微信發佈了「雙一流」建設高校及建設學科名單。輿論認為,這標誌著習近平時期的「雙一流」建設進入正式施工,同時也標誌著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時期推出的「211工程」與「985工程」已成為歷史。

習近平啟動教改  江澤民兩工程成歷史

「211工程」、「985工程」曾經是中國重點大學的代名詞,由江澤民發起,其親信陳至立主管,被稱為是「大躍進式」的政府行為。

2014年,中共官媒人民網刊登對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校長周烈的採訪報道。周烈表示,人為劃分「985」、「211」,是一種「殺貧濟富」的做法,不僅造成了大學的三六九,還助推了應試教育,並指「985」、「211」是「大躍進式」的跨越發展;人為劃分「985」、「211」的做法是一種政府行為。

2016年6月28日,中共教育部宣佈一批規範性文件失效,其中包括《關於繼續實施「985工程」建設項目的意見》、《關於補充高等教育「211工程」三期建設規劃的通知》等文件。

2016年6月30日,財新網報道稱,各種跡象表明,「985」和「211」等高校序列標籤,已越來越少出現在官方表述之中。指兩項工程存在入選高校身份固化、競爭缺失、重複交叉、高校資源不均等問題。

2016年7月22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批評「211」、「985」教育工程是「皇帝的新裝」,只注重追求表面學術名利,而不能紮紮實實教書育人。文章說,一些大學為了保持這份所謂的優越感,追求數字的好看,卻忽視了內在建設。

2017年1月25日,「雙一流」實施辦法出台。

自2015年底以來,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高校掀反腐風暴,高校高管接連被查和免職。2016年6月30日,中共教育部長袁貴仁去職。有分析表示,袁貴仁卸職與「211」和「985」被廢除事件有關聯。

江澤民過去發起的「211」、「985」教育工程,被指存在入選高校身份固化、競爭缺失、重複交叉、高校資源不均等問題。圖為北京大學。(大紀元資料室)
江澤民過去發起的「211」、「985」教育工程,被指存在入選高校身份固化、競爭缺失、重複交叉、高校資源不均等問題。圖為北京大學。(大紀元資料室)

習改變江澤民政商規則  引發習、江兩派激戰

9月25日,北京公佈了「政商關係29條」紅頭文件,主要目標是構建習近平所提出的「親」「清」新型政商關係。

該份紅頭文件總計10部份、29條內容,包括「營造依法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法治環境」;要求企業家「自覺遵紀守法,合法經營」等內容。

《意見》中有一條耐人尋味,要求企業家「自強不息、勤儉節約」,「反對享樂主義,力戒奢靡之風,保持健康向上的生活情趣」,被認為是對當下大陸一些商人及商人家屬,動輒大秀奢侈生活的否定。

早在2016年中共「兩會」期間,習近平就提出「親」和「清」兩個字概括的「新型政商關係」,此舉被認為將改變江澤民時期的政商依附關係。

在江澤民掌權時期,對腐敗現象採取放縱甚至暗中鼓勵的政策,以達到其穩固權力,鎮壓異己、法輪功等目的。在習近平反腐之前,大陸的政商關係基本處於富商依附於權貴,權貴利用富商,一起盜取、攫取國家和民眾巨利的狀態。「十八大」後每一個落馬的官員,背後幾乎都會涉及到一個商人利益群體。

去年末以來,在金融領域遭遇狙擊的習近平、王岐山在金融領域反腐動作接連升級,連抓幾名在資本領域「興風作浪」的金融大鱷及富商,包括與曾慶紅及多名常委有關聯的富商肖建華、與太子黨和江派都有關聯的安邦董事長吳小暉,與賈慶林家族關係密切的福建富商黃如論等等。

就在同一時期,針對當局反腐核心人物王岐山的各類負面「爆料」頻出,引發習、江兩派在輿論及幕後的激戰。

習近平對王岐山的力撐早在之前的7月26日至27日的京西秘密會議中傳出。有媒體報道此次會議的重點之一,就是習針對「十九大」政局,口傳下達了「四個不惜代價」的指令。當時的會議上,桌上罕見的沒有任何紙筆,場面肅殺。

海外媒體引述消息稱,京西賓館「光板桌」會議內容是:1、不惜代價「保護」處於風口浪尖的高層領導;2、不惜代價「清洗」黨內異見人士;3、不惜代價「應對」內外壓力;4、不惜代價「鎮壓」十九大前後一切不安定因素。

據稱,習近平還強調,凡是在這四個問題上持有異議,與中央對抗者,都會按「反革命罪」懲處,無論職務多高,政績如何,立功多少。據稱讓當場的高層領導和封疆大吏噤若寒蟬。

「三個代表」被事實上終結

知名經濟學家何清漣近日撰文稱,按照習近平的節奏,中國行將結束江澤民時期創立的「中國模式」(共產黨政權與資本主義聯姻)。

何清漣把中國這種獨特的政治經濟制度稱為「共產黨資本主義」。文章稱,從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理論問世,鼓勵資本家入黨蔚為政治潮流,眾多民營企業家進入各級人大、政協,儼然進入了「精英共和」的初級階段,中共人大成了富豪與官員的俱樂部。在這個體系的各個層級上,都有當地官員與企業家串通合謀,發家致富。

何清漣文章稱,這個「中國模式」的最大特點是共產黨政權主動與資本主義聯姻,讓中國在最短時間內,創造了數量超越美國的億萬富翁群體,與此同時則讓80%左右的中國人處於社會底層

但到了「十九大」前夕,北京在政爭硝煙瀰漫之際, 明確宣示了抑富政策,宣告中共政權與資本家聯姻的黃金時代將正式結束。

此外,當局正啟動國企混改機制,把私有資本併入國企。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被列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點領域。

過去,這些壟斷行業,長期大部份被掌控在江派利益集團手中,尤其是最先開展混改的中國聯通,長期被指與江澤民兒子江綿恆有直接關係。江綿恆曾任該公司的法人代表。

去年末以來,習近平、王岐山在金融領域反腐接連升級,連抓幾名金融大鱷、富商,包括與太子黨和江派都有關聯的安邦董事長吳小暉。(大紀元資料室)
去年末以來,習近平、王岐山在金融領域反腐接連升級,連抓幾名金融大鱷、富商,包括與太子黨和江派都有關聯的安邦董事長吳小暉。(大紀元資料室)

學者:江、曾大勢已去

今年8月,一度被認為江派將藉海外爆料向習、王發起攻勢的北戴河會議,在外界看不出任何波瀾的情況下落幕。報道稱,江澤民連續三年缺席北戴河會議。

消息人士說,江澤民去年就沒能來北戴河,可能永遠不會再來北戴河了。這是江連續三次「缺席」。

就在北戴河會議前夕,中共現任江派權力繼承人、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突然於7月24日被調查。孫政才被指是經江派大員賈慶林、劉淇、曾慶紅及江澤民先後培植起來的中共下任總理「接班人」。

北戴河會議結束後,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接連刊發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遼寧等省市「一把手」紛紛向「習核心」效忠,被指為北戴河會議強化習近平權威增加助力。

有中共背景的海外中文媒體,在北戴河會議期間連續發文,批評江澤民「老人干政」,並指如今習近平領導層已經基本擺脫了「元老政治」的束縛。

其中一篇文章說,江澤民「干政」最典型的案例,就是2008年汶川地震期間,中共軍方高層藉口要請示「老領導」,不聽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總理溫家寶的指揮。這種尷尬現象的背後,是因江澤民留任中共軍委主席兩年,以及一直到「十八大」後才撤銷的「江澤民辦公室」的長期存在,對於胡錦濤發揮領導權的掣肘。文章還指,江澤民的「干政」是在政局穩定的局面下,對權力的不放手,且他利用沒有放手的權力,對中共政壇高層人事安排做出了不應該出現的干預,掣肘了當時的中共在任領導集體。

另一篇文章重申習近平對「老領導」的「十五字方針」,如警惕其影響、控制其待遇等,而且在標題和文章中點出江澤民之名。

何清漣認為,這是自鄧小平時代以來,中共喉舌媒體第一次對江澤民發出公開責難。江澤民、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大勢已去,非常明顯。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在中國大陸,中共越來越失去民心,在近年內必定倒台。抓捕江澤民、解散中共已是大勢所趨,也是未來中國的唯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