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0日週六下午,晨雨過後的巴黎陽光普照,在繁華的市中心證交所廣場(Place de la Bourse)上,來自全歐洲20多個國家的1500多名法輪功學員聚集一堂,舉行集會和遊行,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長達18年的鎮壓迫害。活動得到法國數名政要的支持,遊行所經之地許多觀眾首聞迫害真相和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在感到震驚的同時紛紛表示聲援。

法國右翼前部長Françoise Hostalier女士在巴黎證交所廣場前法輪功的集會上發表演講,支持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活動。 (章樂/大紀元)

法國前部長全程走在遊行隊最前面

在證交所廣場集會之時,法國右翼前部長Françoise Hostalier女士發表了演講。她說:「今天在中國,成千上萬的人遭受到威脅、監禁、酷刑、強迫勞動、失去工作、被殘害、被殺害,只是因為他們修煉了法輪功!」「法輪功是一種和平的承傳了數千年的傳統功法,為修煉者帶來身心健康。一個開明的政治制度會很高興他的人民和平相處並擁有健康。」「江澤民因個人原因發動的這場迫害至今還未停止。」

她要求中國現任和未來的領導人「停止鎮壓」,「釋放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讓中國公民自由地選擇自己的信仰」。

她也鼓勵現場的法輪功學員說:「不要放棄!你們在這裡為那些無法發聲的人發聲,你們是引領實現正義的指路燈。」「感謝你們,正義與自由必將勝利!」

隨後,Hostalier女士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頭,全程陪同法輪功學員一起穿越巴黎市中心多條大道,走完了歷時2個小時的大遊行。當遊行結束時,她還深深感謝來自歐洲各國法輪功學員的參與。

法國國會議員致信聲援

聽聞歐洲法輪功學員於巴黎舉行反迫害大遊行的消息,法國國會議員Jean-Marie Sermier和Éric Alauzet致信表示聲援,呼籲法國和歐盟,甚至全世界關注和譴責中共強行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

法國國會議員Jean-Marie Sermier在支持信中說:「法輪功是一種和平的運動,傳達了真、善、忍的價值觀。」

「關於在中國所發生的對囚犯強行摘取器官的恐怖事件,我理解你們的擔憂。這些罪行令人髮指,必須被法國這個人權的國家和歐盟所譴責,這個消息在世界各地都有重要的影響。」

「任何的努力都是有用的:請繼續行動,繼續動員,繼續團結你們階層中的每一個人。永遠不要放棄你們的價值觀。你們美好的和平抵抗將會走向光明。」

9月30日週六下午,來自全歐洲20多個國家的1500多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巴黎舉行集會和遊行,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長達18年的鎮壓迫害。(張清颻/大紀元)
9月30日週六下午,來自全歐洲20多個國家的1500多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巴黎舉行集會和遊行,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長達18年的鎮壓迫害。(張清颻/大紀元)
9月30日週六下午,來自全歐洲20多個國家的1500多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巴黎舉行集會和遊行,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長達18年的鎮壓迫害。(張清颻/大紀元)

法國國會議員Éric Alauzet在支持信中說:「法輪功遵循真、善、忍的價值觀,這當然也是我會與人分享的價值,也是我參與支持的動力。」

「法國是一個講求人權的國家,必須在面對這個話題是成為典範,根據歐盟2013法案和最近的WD48條例加以譴責。歐盟要求成員國提出中國摘取器官的問題,建議他們公開譴責中國器官移植的濫用行為,並要求他們起訴那些參與這種罪行的人。 」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在巴黎聲援法輪功反迫害集會上演講。(章樂/大紀元)

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也專程前來聲援。她在演講時說:「當我看到法輪功學員時,我學到要抵制一場巨大的殘酷,必須要顯示出偉大的仁慈。」

法國右翼前部長Françoise Hostalier女士(中)、加拿大小姐林耶凡和法國法輪大法協會負責人唐漢龍先生在遊行隊伍前合影。(章樂/大紀元)

巴黎市中心的亮麗風景

整齊的步伐,雄壯的軍樂,由歐洲天國樂團、花車、舞蹈方隊、功法展示方隊、腰鼓隊等組成的遊行隊伍,從證交所廣場出發,途徑巴黎歌劇院、皇家宮殿和奧斯曼大道等數條繁華的主要街道,最後抵達盧浮宮對面的卡魯索廣場(Place du Carrousel)。

10月黃金週在即,在老佛爺商場所在的奧斯曼大道上,聚集著眾多中國遊客,他們來來往往紛紛駐足觀看遊行並拍照。

遊行隊伍中,一張張西方人的面孔手持各種寫著中文的橫幅,或身穿中國傳統服裝,成為了巴黎街頭的一大亮點。他們來自德國、英國、瑞典、瑞士、波蘭、意大利、西班牙、俄羅斯、烏克蘭、以色列等等。

20171001-HUAMING-EUROPE-05
20171001-HUAMING-EUROPE-05
來自波蘭的Kim Huszcza。(張妮/大紀元)

Kim Huszcza精神抖擻地拿著藍色的遊行橫幅,祖籍越南,曾是空姐的她一度周遊世界各地,如今生活在波蘭首都華沙。「法輪大法讓我重生了」Kim講起了自己的經歷感受「我過去患有多種疾病,有嚴重的頭疼,和憂鬱症,修煉後,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很明顯地改變了。」

「精神上,我感到自己非常舒暢,十分幸運自己學到了法輪大法。」

經過4年多的修煉體會,Kim說:「今天參加這個遊行是一種巨大的榮耀。在中國大陸發生的迫害必須停止」。

來自烏克蘭的Vladimir。(張妮/大紀元)
來自烏克蘭的Vladimir。(張妮/大紀元)
來自烏克蘭的Vladimir。(張妮/大紀元)

Vladimir出生於俄羅斯,現居烏克蘭,一臉歡喜地換上印有「法輪大法好」的黃色襯衫。他表示,修煉法輪大法給他帶來了健康。「我從2008年開始修煉,之前我吸煙,酗酒,身體健康欠佳,生活漫無目的,修煉後,我戒掉了原來的惡習,身體也健康了。」

Alain和Monique。(張妮/大紀元)
Alain和Monique。(張妮/大紀元)
Alain和Monique。(張妮/大紀元)

為了參加今天的遊行,年過7旬的Alain駕著露營車從500多公里外的盧瓦省來到了巴黎。退休前,Alain在法國海關裡工作,妻子Monique則是一名醫務員,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理念,那就是尋找一種修煉的方法。「我尋找了大半輩子,直到一天遇到法輪功,我對自己說,Alain,這就是你要找的。」他形容「在這個返本歸真的功法中,我每天都在吸取精神的糧食。」

芬蘭退休教師Sinikka Suontakanen參加遊行。(祝蘭/大紀元)
芬蘭退休教師Sinikka Suontakanen參加遊行。(祝蘭/大紀元)
芬蘭退休教師Sinikka Suontakanen參加遊行。(祝蘭/大紀元)

來自芬蘭的西妮卡(Sinikka Suontakanen)今年67歲,退休前她是一名教師,她已經修煉法輪功16年。白髮蒼蒼的西妮卡顯得特別精神,她發自肺腑地說,「法輪功很好」,她覺得「那是她想要的」(that is for me)。法輪功還讓她身體變得很健康,十多年來她不再生病,而在修煉前,她經常背部、皮膚癢痛,還有其它多種疾病。

 

來自德國萊比錫的Helmut Reth。(祝蘭/大紀元)
來自德國萊比錫的Helmut Reth。(祝蘭/大紀元)
來自德國萊比錫的Helmut Reth。(祝蘭/大紀元)

,修煉法輪功才一年多。他原來是德國通訊公司Telekom的一位技術員,經常得隨傳隨到,即客戶有什麼問題,如路由器不行了,沒電了,即使是三更半夜,他都得出門。他表示,這種生活經常給他很大壓力,修煉法輪功後,他感到內心平靜了,而且看待事情經常從積極的方面看。

Monika非法輪大法修煉者,卻特別支持朋友反迫害。(張妮/大紀元)
Monika非法輪大法修煉者,卻特別支持朋友反迫害。(張妮/大紀元)
Monika非法輪大法修煉者,卻特別支持朋友反迫害。(張妮/大紀元)

「我只是陪我朋友來參加遊行的,我明天就坐飛機飛回奧地利。」Monika一直靜靜地跟著。

「盡情呼吸自由的空氣」

剛從大陸來到巴黎的法輪功學員艾女士激動地說:「我有回到了1999年前在中國戶外煉功的那個感覺!」她表示,在多年的高壓氣氛下,都忘卻了有人權自由的社會環境原來是這麼輕鬆的。

洋洋自7歲開始跟家人修煉法輪功,全家身心收益良大,不幸父母雙雙遭到了嚴重的迫害。「過去的20多年來,我的青春都在迫害的環境中度過。」嬌柔靚麗的她臉上掛著一般青春少女少有的滄桑。近年從哈爾濱到了挪威,洋洋獨自一人第一次來到巴黎,對不懂法語的她來說,客服了重重困難。「無論怎麼樣,什麼樣的鎮壓,都無法阻止我對法輪大法美好的堅信。」

法輪功學員馮女士(關宇寧/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馮女士(關宇寧/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馮女士(關宇寧/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馮女士曾在中國大陸與家人一起經營法輪大法書籍專賣店,大法弟子們的祥和對大法書籍的珍惜還歷歷在目,在經歷了國內的殘酷迫害後,她覺得在海外能夠自由地表達訴求彌足珍貴:「這種自由的環境在中國是不敢想像能擁有的,我真的希望中國人能在思想上脫離中共。」

法輪功學員王女士(關宇寧/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王女士(關宇寧/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王女士(關宇寧/大紀元)

平面設計師王女士7年前從中國來到法國,她覺得很幸運能參加這次遊行,「因為在國內我們無法自由地表達」。由於迫害,王女士的媽媽失去了正常的修煉環境,3個月前剛剛去世了,作為獨生女她一直沒有辦法回國看望母親。她參加遊行隊伍中的遺像方陣,照片上都是在國內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王女士含著淚說:「我就當是給我媽媽盡孝了。」

法國各地學員參加遊行

法國勒芒市法輪功學員Nicolas(關宇寧/大紀元)
法國勒芒市法輪功學員Nicolas(關宇寧/大紀元)
法國勒芒市法輪功學員Nicolas(關宇寧/大紀元)

法國勒芒市法輪功學員Nicolas退役前是一名海軍士兵,他說修煉法輪大法令他感到「壓力減輕,有了更多信心,用更寧靜的心看待未來,也令他明白了人生的意義」。他參加遊行希望表達反迫害的心聲。他希望中國人能找回祖先的價值觀,也就是「以人為本」,回歸傳統文化,並且互相尊重。

來自波爾多的Patrick(後中)一家四口和中學歷史地理老師Godwyn(左一)。(關宇寧/大紀元)
來自波爾多的Patrick(後中)一家四口和中學歷史地理老師Godwyn(左一)。(關宇寧/大紀元)
來自波爾多的Patrick(後中)一家四口和中學歷史地理老師Godwyn(左一)。(關宇寧/大紀元)

來自波爾多的Patrick一家四口都修煉大法,孩子們從很小就跟著父母得法,現在每天早上4點起床煉功,6點多開始讀法,然後才去學校上學。Patrick覺得,父母有責任陪伴孩子正確的理解世上的事物。「法輪大法的『真善忍』理念給了孩子準確又簡單的價值觀。」Patrick和太太還在當地建立了協會,免費教功,因此而得法的三名學員也一起參加了遊行。

中學歷史地理老師Godwyn就是其中的一位。修煉三年以來,他積極參與到講真相的活動中:「我聯繫議員們,提醒他們能為譴責這場迫害做些什麼。」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法輪功的大型遊行,他覺得能見到這麼多學員「真是太棒了」。

Patrick的女兒Swan每天都堅持早上4點起來學法煉功,「早上關掉鬧錶很早起床雖然有些難,但是我覺得起來煉功比多睡會更好。」在遊行隊伍中,Swan參加的是遺像方陣,需要手捧被迫害致死的同修遺像走兩個小時,雖然不太容易,但她開心地說:「能讓這麼多人,尤其是中國遊客了解到真相很值得。」

巴黎警察騎自行車給路人解釋真相

巴黎警察在給路人解釋法輪功遊行的目的。(張妮/大紀元)
巴黎警察在給路人解釋法輪功遊行的目的。(張妮/大紀元)
巴黎警察在給路人解釋法輪功遊行的目的。(張妮/大紀元)

「請問這是什麼活動?」「哦,這是一種很傳統的中國功法,他們在抗議中國政府對這些信仰者的鎮壓……」這是維護遊行秩序的一名巴黎警察和路人的對話,他依然騎在自行車上,一見有車輛欲越過遊行隊伍,他立馬騎車飛快攔截,等待之餘不時為路人解釋遊行的目的。

Lina拿到遊行氣球很高興。(張妮/大紀元)
Lina拿到遊行氣球很高興。(張妮/大紀元)
Lina拿到遊行氣球很高興。(張妮/大紀元)

今年上中學三年級的Lina站在自家門口,舉著平板電腦攝影遊行隊伍。「好漂亮,我很喜歡。」

阿爾及利亞警官Zegrar Joucef。(張妮/大紀元)
阿爾及利亞警官Zegrar Joucef。(張妮/大紀元)
阿爾及利亞警官Zegrar Joucef。(張妮/大紀元)

在遊行終點的盧浮宮廣場上,阿爾及利亞警官Zegrar Joucef 讚賞道:「好美,我特別喜歡那些打鼓。」他表示會認真了解法輪功。

路人支持法輪功反迫害

IT顧問Sirine(左)和母親(關宇寧/大紀元)
IT顧問Sirine(左)和母親(關宇寧/大紀元)
IT顧問Sirine(左)和母親(關宇寧/大紀元)

IT顧問Sirine在街頭看到法輪功的遊行時感覺很美好,他說:「我們可以感受到遊行的人們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也有一種安詳,很美好和壯觀。」她支持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遊行:「我對在中國的迫害感到相當震驚,我支持法輪功學員。」

從美國來的Robbin Generaux(陳欣/大紀元)
從美國來的Robbin Generaux(陳欣/大紀元)
從美國來的Robbin Generaux(陳欣/大紀元)

從美國來的遊客Robbin Generaux告訴記者說:「聽到中共活摘器官這樣的事讓我覺得很震驚並且很恐懼。中共竟然可以對自己的人民使用暴力酷刑,讓自己的人民承受這樣的折磨。我覺得非常難過。我一定會在網路上多多分享有關法輪功被迫害的新聞來讓更多的人知道、瞭解真相。我也會讓我的朋友幫忙分享。這樣的話,團結起來就會讓美國重視起這件事。謝謝你們讓我瞭解到這些。」

20171001-HUAMING-EUROPE-17
20171001-HUAMING-EUROPE-17
戲劇演員Sylvie(關宇寧/大紀元)

戲劇演員Sylvie在遊行終點向法輪功學員們鼓掌致敬,她說:「我敬佩在迫害下仍堅持不懈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心懷普世價值保持寬容。我覺得那些被迫害致死的人,他們是真正的人,他們想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而迫害的殘酷也說明掌權者為了維護權力而無所不用其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