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是萬惡之根,我是一個不稱職的上帝門徒。在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前,我很少會思考人生意義。在「絕對回報」的世界,作為一個金融操人,我未懂學識「更謙卑」。《聖經》有記載:不勞而得之財、必然消耗;勤勞積蓄的,必見增加。(傳道書13章11節)股市、匯市、波幅指數VIX大震有著無限理由; 要有邏輯思維去操作,減少執著,理性面對市場,是一生的鍛鍊。

操盤人最難說出口的,就是自己投資變成投機,嚴重的更變成病態賭徒,最後萬劫不復,沒有技術可言。金融市場還未成熟前,香港人喜歡「過大海」玩兩手、外國有大西洋城、拉斯維加斯、多少個唐人街的「密室」會所。時代巨輪不斷運行,在股票市場上輸錢的銀碼,可以往往比賭場輸得更多。無論在股票市場或賭場,不少個人投機者最終「下注」決定也是自己。在我而言,曾試過在柬埔寨金邊2007年駕駛電單車時住宿一賭場旅館。由於是聖誕節兼新旅館開幕,每位住宿賓客送了二十美元的泥碼。真的如有邪靈在旁,在21點賭檯滾出了一千美元。決定停賽後,那一千美元唔來得太邪門,在電單車耐力路途中把這些「不義之財」捐了出去,從此也不願意再接觸賭檯。記憶中,一生人接觸了4次賭檯,另外三次在北美,每次誰也有進帳,但感覺不舒服,不去也罷。

M是病態賭徒(Pathological gambler)過來人,過去不足兩年經歷了零五年復活節前後的股市「大市代」、零五年中的大陸「暴力救市」、今年初的大陸熔斷機制剎停大波動,不足一年多時間,多次進入天堂與地獄一樣。槓桿性買升買跌,在短時間內決定行情變化極為困難;每次投機上落數萬元至十數萬,有升有跌平常事,在賠錢的時候「注碼」不縮細,一幕幕痛苦經歷便會浮現,直至無以為繼。在專業的操盤領域,投資同樣永遠有不確定性, 在勢不可擋的大升市,堅持立場的操盤人可以慘敗收場。知名的老虎對沖基金創辨人Julian Robertson (1932-) 1980年開始基金運作,2000年提早「榮休」。1998至2000年對沖基金連續三年「負回報」,最終光榮引退,轉型贊助新紮基金經理。索羅斯是另一位殿堂級「神人」,輸幾十億美元也沒有人說他是病態賭徒。

有一大法則,每日的交易資金如損耗了2%,舉例一百萬交易資本虧損了兩萬美元,當天便必須「停賽」。當交易資金在一個月內已賠上10%,投資部位便要減一半。一個交易月內如資金已虧損了15%,整個交易月便要「停賽」。如交易資金已跌了20%,至少停賽四周,面壁思過清楚問自己發生甚麼事。賠了五分一的交易資本,舉例,即一百萬隻剩下八十萬美元,日子依然可過。普通人儲蓄了10數年如很快輸掉近乎所有資本,只剩下數萬美元,那便真的無力翻身。想用最快的賺錢方法、最終賠得更多;孤注一擲,破產最佳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