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在聯合國大會上,公開批評北韓、伊朗發展核武,委內瑞拉奉行社會主義為全國人民帶來貧窮及苦難,更點名奉行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國家,結果都是痛苦、崩壞和敗亡。

新唐人電視台時事評論員趙培分析說,共產主義所提出的資源「按需分配」,指的是分配利益時,不以個人貢獻程度衡量,而是按照人頭分享利益,人人皆有份,但共產黨卻藉此靠著階級腐敗,壓榨、剝削底層人民的利益。而這樣的資源分配概念,曾矇騙過無數民眾。

奉行共產主義的國家有個共通特性,都是用暴力、恐怖奪取和維持政權,以謊言作為暴力的潤滑劑,並在社會中挑起「階級鬥爭」。以蘇聯、中共為例,皆在體制內與社會中劃分多個階級,利用階級鬥爭挑起對立,確保統治基礎,並以階級作分贓利益多寡的劃分。

趙培說,美好天堂不可能在人間實現,所以實際上,共產主義的分配模式是階級內的按需分配,共產黨會在體制、社會內劃分多個階級,由上層的小團體壟斷關鍵資源,層層剝削,這樣的資源分配模式,也極易造成體制貪腐。

「所有共產黨幾乎都出現不同規模的腐敗現象。」他以當今的中共舉例,現在的中共靠著權貴資本主義,壟斷中國絕大部份的經濟資源,而這些權貴分完利益後,剩餘的部份由下一階層接著瓜分,但其實這些利益原本應該是屬於中國老百姓的。

「中共不是在改革開放後才貪污腐敗,早在毛澤東時期,中共已開始貪污腐敗。」趙培接著說,當年的毛澤東即是全國首富,在中國各地擁有眾多別墅。而共產黨中包含常委、省級幹部、村幹部等職階,皆按照官位與階層分配利益。

「中共比中國古代還不如。」他解釋說,中國古代的讀書人可靠著科舉改變生活,而在中共統治之下,官職與利益已被特定階層壟斷,普通民眾幾乎無法改變既有的社會階層。

他說,按照中共的分配模式,付出大量勞力的農民,因為位在階級的最底層,所以獲得的資源最少,「但就算農民被餓死,中共也會認為他們活該,因為他們的階層最低,這就是中共邪惡的邏輯」。

「共產主義並不適合於人類社會。」他說,普世價值觀裏的基本分配原則是多勞多得、少勞少得,並保護私有財產制度。中共可以任意剝奪人民財產,改革開放後雖允許民眾享有利益,但根本利益還掌握在權貴階層手中,這樣的分配模式相當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