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前中共官方公佈了新的參加十九大代表的名單後,中共中組部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有27人被取消代表資格,而且由於重慶多名代表被取消了資格,所以進行了補選。據報,重慶有包括市委常委在內的14人被取消了代表資格,其中或是涉及孫政才,或是與「肅清薄、王餘毒」有關,或是與「肅清蘇榮餘毒」有關。

除去重慶這14人,另外還有13人亦無緣十九大。根據《信報》的報道,13人中包括吉林省政協主席黃燕明、黑龍江省委統戰部副部長林寬海、山東威海富豪威高集團董事長陳學利、陝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楊照干、甘肅甘南州長趙凌雲等,被取消了十九大代表的資格。不妨說說這個黃燕明。

公開資料顯示,1955年出生在北京的黃燕明,2002年3月起任中央國家機關工委副書記、中央國家機關工會聯合會主席;2008年12月起任中共吉林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2008年3月當選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華僑委員會委員,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2013年1月任吉林省政協主席。

身為北京人的黃燕明為何要轉到吉林省任職?這或許得從其在國家機關工委任副書記時說起。在其任職的頭一年,擔任其所在機構書記的乃是原吉林省省長、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企業家協會會長的王忠禹。或許在彼時兩人有了更為深入的了解,黃得到了王的賞識並得到了其推薦,否則黃燕明空降吉林,且擔任肥缺組織部部長是難以想像的。而且,後來在吉林任職時,黃燕明與王忠禹也是多次會面。

王忠禹會向誰推薦呢?一個最大的可能是向剛剛當上副總理的張德江推薦。要知道,在吉林和北京任職期間,王忠禹與也是江澤民一手提拔的張德江,存在諸多交集,二人關係並不一般。

如在吉林時,二人皆任省委副書記。在王忠禹當選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會長的2008年的大會上,張德江向大會發來賀詞。2011年11月26日,工信部、財政部和中國企業聯合會在北京召開全國企業技術創新大會,張德江、王忠禹共同出席並講話。2012年5月11日,中國企業家年會暨兩江論壇在重慶開幕。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張德江再一次和王忠禹同時出席開幕式並致辭。而這樣的場景還有。

從黃燕明調到吉林省任組織部部長看,其在北京時就應深度介入了有江派背景的「吉林幫」。說到「吉林幫」,一定要提及江澤民。江曾經在長春一汽工作過,因此對吉林「有感情」,並打造了以張德江為幫主的「吉林幫」,其幫派成員還包括蘇榮、王剛、杜青林、趙南起、回良玉、王忠禹等中共「國家領導人」,他們中不少人都追隨江鎮壓迫害法輪功。

不過是省組織部部長的黃燕明,憑藉甚麼呢?顯然,其背後並不簡單。

而就在黃燕明到吉林省後的第二年,今年7月落馬的重慶書記孫政才出任吉林省委書記,直至2012年11月接替張德江空降重慶。也就是說,黃燕明與孫政才有四年的工作交集。不過,孫政才到重慶後,雙方的往來也沒有中斷。官方報道顯示,2014年4月,孫政才會見了到訪的黃燕明一行。

如今,與「吉林幫」有關聯的黃燕明被排除在第二輪公示的十九大代表名單外,筆者推斷,應該是被查出了問題,其問題極有可能一是與王忠禹有牽連,二是與孫政才有關聯。

筆者今年5月曾得到可靠消息稱,王忠禹已被帶走調查,或涉及吉林貪腐問題。被審查的王忠禹帶出黃燕明行賄等問題,也是順理成章。至於孫政才,也極有可能牽出黃燕明,畢竟身為省組織部部長的他存在明顯的失察行為。而黃燕明是否能全身而退,亦或是被查出問題,他此時自己應當是心知肚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