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選秀節目日前在台灣大學校園舉行活動,發生親共組織統促黨、愛同會成員毆打學生事件,台灣警政署連日來陸續掃蕩竹聯幫等多個有中共背景的黑幫組織,數十人被羈押,並誓言將「一網打盡」。整個事件震動台灣,引發台灣社會空前的對中共背後滲透台灣,並藉機製造社會混亂的關注。

事實上,這些黑幫早已存在多年,製造的混亂不止一起,為何此時台灣社會和政府才有所驚醒,以及台灣與香港對中共黑幫組織的態度,中共的反應,和對同樣受中共背景黑幫搞亂的香港有甚麼影響等諸多方面問題,大紀元採訪了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前城大人文及社會科學院院長鄭宇碩,以下為採訪內容。

記者:你怎麼看台灣的黑幫活動和背後中共的勢力影響?

在當代社會總有所謂黑社會存在,台灣也不例外。台灣黑幫一直都有參與政治活動的傳統,比方說,有一些黑幫人員甚至參與立法委員選舉,甚至當選。

這些黑幫過去十到二十年,聽令於中共,他們也樂意跟北京打交道,因為他們有很多生意上往來。要是得到北京默許,當然會得到好處。所以在台灣、在香港,甚至在海外也有這麼個說法,說在北京眼中「黑社會也有愛國的」。

那麼在統戰活動中,中共收買、網羅了這些黑幫,當然有他的作用。因為黑社會也是一種社會組織,也有一定動員力量。特別是在台灣,有一些中共或是正當背景的社會團體不敢出手的事情,中共可以利用黑幫去做。比方前幾個月,香港學運人士到台灣訪問,在機場等地方遭到黑道份子攻擊。

所以你也看到,在香港、在台灣,由於統戰關係,中共收買黑幫這種現象已經普遍被認識到了。而出現在校園裏頭黑幫打人的事情,台灣政府藉著利用這個機會打擊這些黑幫,特別針對他們爲中共服務的這種行為,相信會普遍受到社會歡迎的。

記者:在目前明的、暗的情況下都知道這些黑幫背後是中共勢力,那台灣政府對黑幫進行大規模清洗運動的話,你覺得會不會激怒對岸的中共,是否會對台灣進行報復或有意挑釁?

北京當然會有一點不高興,因為中共眼中的愛國組織、支持統一組織受到打壓。但是他反對也是師出無名,因為這些黑社會的做法是當地法律所不容許的,所以中共也不方便出面做任何表示。

記者:近千名台灣人手持中共的旗子慶祝「十一」。黑幫頭目張安樂(白狼)指責台灣這個招牌變成「這批漢奸、日奴、賣國集團」的護身符。在你看來,他的論點,台灣民眾會覺得荒唐嗎?

白狼的這種言論,當然主要還是想討好北京,他們這些黑道份子一方面從事犯法的活動,不被當地法治社會所容許。但他們居然高舉著所謂愛國的招牌,討好北京,希望在北京眼中贏得一些同情、贏得一些支持,這是十分諷刺的。

因為人們也看到,北京所收買的愛國份子是甚麼貨色、是怎麼樣的人。整個撐北京的統一戰線,實際上在台灣也好、在香港也好,都是大家看不起的人。

記者:台灣時常會被外界視為亞洲民主的燈塔,如果台灣這麼高調處理黑幫的問題,那麽對香港來說有沒有啟示作用?因為香港、台灣兩地的黑幫勢力似乎都很囂張。

香港在雨傘運動的時候,在旺角地區有很多黑幫份子去恐嚇參與民主運動的人士,在很多地方都看到他們的蹤影。比方說當民主人士舉行遊行的時候,可看到很多自稱愛國字頭的組織,跑來用粗口去罵人家。

香港參與這些民主運動遊行的人的回應通常都是:收了錢就回家去!都是這麼說。一直說是「愛國」人士,但他們都是只為了錢,被動員起來去表示「愛國」,去罵這些民主運動的人士。

民主運動組織舉辦很多活動,甚至我自己在2013年大學校園內組織一些研討會時,他們也來搗亂,讓這些研討會不能辦下去。香港現在有一句話:官商相黑,當官的、有錢的人、有錢的企業集團、現在的社團跟黑道勾結在一塊。

香港政府它不是民主政府,它是聽命於北京,絕對不敢跟台灣一樣,對所謂執行愛國的黑社會去採取甚麼行動。我覺得是很可惜的事情。這對香港法治社會形象是一個破壞。香港政府所謂法治社會的威信、法治社會的形象,都受到相當嚴重的打擊。

記者:台灣黑幫這樣的囂張行動,是不是可以通過立法來制止?

事實上不需要立法,因為具體現行的法律已經足夠了。問題是政府當局、警察當局有沒有足夠的魄力,真的嚴格去執法、去打擊黑幫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