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就是會發生這種事,一群人彷彿只為了襯托一個人而存在,讓應該被看見的人更為顯眼。現實中很少像電影演的那樣,滿屋子的人無意讓出一條路,讓女主角瞥見男主角,或讓男主角望見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體會過類似這樣的神奇時刻,明明轉身要望向一群人,卻只看得見那個人。

那天晚上,莎拉踏出書店,這樣的時刻發生了。外面有一大群在下注、談笑的人,還有啤酒,以及漢堡。那天晚上,在那迷惘的幾分鐘裏,她只看得見湯姆。

有人塞了一瓶啤酒過來,她滿懷感激喝著,葛瑞絲和阿珍一左一右在她身邊說話。

「真是的,你有那麼多時間,除了讀書就沒有別的事可做了嗎?」葛瑞絲問。

「你看的那本是甚麼書?可以給通訊報的讀者一些閱讀小秘訣嗎?」阿珍手中的相機閃光燈大作,莎拉根本沒機會回答。

她原本打定主意要迴避湯姆,但這時她的決心消失了,她分分秒秒都能準確察覺到他在哪裏,就彷彿她胸口高處有個不停掃瞄的雷達,隨時偵測他在哪裏、和誰在一起。每次看到他和別人說話(他好像打定主意要和每個人說話,但除了她)她就會發現自己正想著,他應該站在她身邊才對,應該和她說話、對她微笑才對。

站在遠處的卡洛琳看著這場臨時的街頭派對,猶豫著該不該過去。她站在街道對面,儘可能躲在暗處。沒有人往她這裏看,他們正忙著猛灌酒,讓自己變得比平常更白癡,由此就能看出酒的負面危害。

卡洛琳原本打算去書店找莎拉,因為她選的店名讓她非常高興,所以想去說幾句讚美的話,但她不知為何躲在這裏,她自己也說不清楚原因。

或許是因為歡笑,每個人都那麼輕鬆自得,連平常害羞的莎拉也一樣。卡洛琳忽然覺得自己回到了十七歲,穿著最漂亮的洋裝,甚至畫上淡妝,為了怕媽媽發現,她偷偷摸摸地溜出家門,準備去讓自己出醜,而她竟然滿心期待。真是有夠可悲的,期待又怕受傷害。

炭火。

一陣風吹來對街的味道,她這才領悟到,是啤酒與炭火的氣味將她拉回那個夜晚,回憶有如一記打在臉上的耳光。全然出乎意料,比起疼痛,屈辱更是令人難以忍受。

她督促自己,振作一點,卡洛琳,但就連心中的聲音也有些顫抖。

不過就是個派對啊,她想。

但這就是問題所在,她不適合參加派對。

她不是會放下衿持狂歡的那種人,她負責收拾派對後製造的麻煩。朋友開心的時候,絕不會來詢問她的意見。她們隨隨便便嫁了又嫁,完全不把她的想法放在心上,只有出了事情才會來找她。總是會有那麼多陷入困境的女人,丈夫失業、酗酒、劈腿,或是丈夫打她們或外面的小三,或兩邊的女人都打。

即使如此,她還是可以過去加入他們,和莎拉說幾句話就好。待個十分鐘,只是因為她剛好經過。

你在怕甚麼,卡洛琳?她質問自己,然後挺起背脊、嚥下疑慮,踏著最有尊嚴、最有自信的步伐直直朝向那群人走去。(待續)◇

——節錄自《小鎮書情》/悅知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