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0日,中共原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被當局閃速「雙開」,如果把1995年以來落馬的中共10名國級高官從被查到「雙開」排排隊,孫政才無疑是最快的一個,只用了2個月又5天,比薄熙來的5個半月少了一半有餘,只有平均用時8個半月的四分之一。 

政治局委員位於中共的權力核心層,當局處理「慎重」、慢本是常態,為何對付孫政才,卻非要趕在十九大前落閘呢?這只怕與薄熙來和胡春華都有關。 

孫政才和何挺,比之薄熙來和王立軍,這兩對「重慶書記+公安局長」的搭配既有很大的相似性,又有明顯的不同。薄熙來高調而主動,以重慶模式挑戰中央威權,奪座野心浮現在外。孫政才低調而被動,奉行不作為就不出錯,「懶政」,坐等接班。 

但是,這兩種完全相反的主政模式,得到的結果卻是一樣的,原因在於,薄和孫都觸及了最敏感的「接班人」問題。 

薄熙來當年成為江澤民看中的接班人,非因薄對江的刻意逢迎(這種阿諛之徒,江身邊並不缺),而是因為薄在對待江自視最大的「政治遺產」——迫害法輪功上,與江「高度一致」,令江覺得把大權交棒於心狠手辣的薄,心裏安穩。

所以,薄熙來的高調,是有周永康和江澤民的「雙層支撐」做底氣的。 

當習近平上台前,覺察到薄的「異心」及其與後台江老闆的關係時,習不是不想把薄「雙開」,把生米煮成熟飯,以免夜長夢多。但是,習卻不能。以當時的九常委「寡頭分權」格局,倒薄最用力的溫家寶雖然貴為「二把手」,但溫即使與胡聯手,要扳倒周永康為首的挺薄暗力,依然有相當難度。 

時光荏苒,5年後,孫政才的事情突然擺上習的桌面,成為薄熙來2.0版,這令習對薄的如芒在背記憶再次被喚醒。 

孫政才作為江、胡時代選定的未來接班人,表面上順從,但孫與薄實質卻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只不過薄熙來在陽面,孫政才在暗面,薄是過去式,孫是未來式。 

這枚殺傷力甚大的硬幣一旦投入「倒習」的吃角子老虎機,未來結果勢必詭譎難測。所以,習把薄熙來和孫政才同時列入「六大政治隱患」,絕不是沒有因由的。 

相比於5年前,今天的習近平早已大權在握,背後更有「槍桿子」支撐,要實現對孫政才的快速「雙開」,就是一個想為又能為的格局。 

但是,即使如此,習近平非要趕在十九大前把孫案坐實,還與一個人有莫大關係,就是與孫政才一同被視為「雙接班」安排的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

在日媒報道中,胡春華已戴上未來常務副總理的大帽子,等於一隻腳邁入了常委門檻。如果習想在阻擊胡春華十九大「入常」的天平上加砝碼,「借雙開孫抑制胡」就是一個有壓倒性下墜力的重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