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長大,克里斯蒂安‧霍特不再提起他的那些前世記憶,但他身上有些特質和盧‧賈里格如出一轍,包括左撇子和揮棒動作。

9歲美國男孩克里斯蒂安‧霍特(Christian Haupt)是世界少棒聯盟(Little League Baseball)球員,有人將他的成熟球技與棒壇傳奇球星、人稱「洋基鐵馬」的盧‧賈里格(Lou Gehrig,1903~1941)相比。不過,他們被聯繫在一起的原因讓很多人難以置信。

3歲時回憶前世讓母親震驚

霍特向媽媽凱西‧伯德(Cathy Byrd)解釋說,他過去是一名個子高高的棒球手,和貝比‧魯斯(Babe Ruth)是對頭。「真的?」他答:「真的。」小霍特就這樣自己講出來,大人沒有對他作任何提示。

賈里格是美國職棒大聯盟史上最偉大的一壘手,職棒生涯都效力於紐約洋基。他以強悍勇猛的形像廣受崇拜,不幸的是生涯後期得了漸凍人症,38歲(1941年)就英年早逝。

賈里格的影響超越了棒球界,他的軼事、名言以及輝煌「戰績」為千百萬人所了解。3歲小孩或許能聽聞點滴,但霍特所說的遠遠超越了常識。

伯德描述了兒子是怎樣開始關於前世的話題的。

「他看到牆上有一大張貝比‧魯斯的大照片,馬上就顯得神情不悅。」她回憶道:「然後他說:『媽媽,他對我很壞!』」

賈里格與貝比‧魯斯都在1927年洋基隊的陣容裏,兩人的連線被認為是史上最偉大的強打連線,常常用來評量球隊中心打者的能力。少了賈里格猛烈炮火的支援,魯斯可能無法打出驚人成績;而魯斯也同樣讓賈里格的打擊成績光耀奪目,他的超高上壘率讓賈里格多了許多打點的機會。

魯斯總是鎂光燈聚焦的中心,熱衷於社交;賈里格則個性低調,遵循傳統。因個性南轅北轍,兩人沒有太多私交,也被傳言不和。

伯德隨後拿出一本書,裏面有洋基隊全體隊員的合影,問兒子:「你看到這張照片中有誰不喜歡貝比‧魯斯嗎?」霍特指著賈里格說:「那就是我。」

伯德據此寫了一本書。

很多人可能認為,小男孩的這種表態不能說明甚麼,但他的有趣表現還不止於此。《體育畫報》(Sports Illustrated ,簡稱SI)今年3月號刊文引述了伯德書中的內容,這本書叫作《知道太多的男孩:一個小男孩驚人真實的前世記憶》(The Boy Who Knew Too Much: An Astounding True Story of A Young Boy's Past Life Memories)。

伯德解釋說,她不得不去探究從兒子那裏聽到的許多話題,比如:這個孩子只是在牙牙學語時胡言亂語,還是他真的想說「我獲得了1926年美國職棒大聯盟最有價值球員獎(MVP)」?

巧合還是訊號?

霍特或許是賈里格的轉世,還有其它一些線索:

‧賈里格和霍特都是左撇子。

‧霍特給媽媽講他過去如何乘坐火車去各地酒店,他還記得魯斯和賈里格之間的一次爭執。(註:1934年洋基隊的遠東之旅時,曾發生兩人吵架事件。 )

‧賈里格和霍特都被人們認為是棒球天才。

‧小霍特是道奇隊(Dodgers)的粉絲,《體育畫報》的報道中猜測﹕「或許這是因為他前世很開心擊敗巨人(Giants) 隊。」

‧他們的揮棒動作幾乎一模一樣。

該刊還寫道:「如果他媽媽說的情形是真的,我們可以期待克里斯蒂安在16年後實現個人賽季的第一個40全壘打。」

大家不妨拭目以待吧!

棒球天份吸引荷里活?

伯德很相信兒子告訴她的事,畢竟她還寫了一本書記述這一切。

不過,她說霍特自己現在已經不再記得前生的事了。即使如此,已經有電影製片人向她拋出橄欖枝,但荷里活感興趣的還是他自帶的棒球天份。霍特最早獲得荷里活注意,還是在他開口分享回憶之前:2歲時他打棒球的一支YouTube影片獲得了喜劇明星阿當‧桑迪拿(Adam Sandler)的注意,隨後他在2012年的電影《爸打衝囍》(That's My Boy)中揮棒出鏡。

結論

輪迴轉世在東方並不陌生,不止是中國、東南亞、印度,甚至以色列等地都有,尤其兒童記得前世的例子非常多。在中國湖南甚至有個再生人村,之所以叫再生人,是因為村子裏上百人記得自己的前世,而且所言不差,被印證了。此事引起當地政府注意,因為中共用無神論打壓,人們不敢把此事叫作「輪迴轉世」,而起個新名詞「再生人」。

目前西方社會也有越來越多兒童記得前世的案例,雖然多半隨著年齡的增長忘卻了,但有很多事例還是被記錄了下來,並正在默默地轉變人的思維,幫助人們打開思路,從更深遠更寬廣的角度認識人類、社會和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