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6日-29日,第86屆國際刑警組織年度大會已在北京舉行,去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當選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已讓外界感到震驚,而今次,大會的主辦方中共雖然強調要推進國際合作,但外界更擔心中共會濫用該組織。有評論認為,這是邪惡力量對文明世界的侵蝕。

來自158個國家和地區的執法人員、國際刑警組織負責人、相關國際機構代表參加了在北京舉辦的為期四天的國際刑警組織年度大會。

國際刑警組織權力或被濫用

美聯社上周二報道說,外界更關注,中共是否試圖利用該組織打壓流亡海外的異議人士。而許多在歐洲舉行抗議的活動人士批評國際刑警組織與中共合作迫害異議人士。

旅美時事評論員曾宏對大紀元記者說,國際刑警組織是一個沒有強制執行力的組織,中共這幾年以非常空前的密度去滲透國際刑警組織來完成其黨的意志,反對中共極權及黨的敵人。

「中共在反腐方面,它有很多政敵要去所謂的追逃,另一方面,它把很多政治上的反對派當作國家的敵人,定位為恐怖主義要進行追逃,利用國際組織來完成他的意志。」

曾宏表示,中共對國內,包括整個東南亞施行非常強烈的全球唯一的警察統治,到了國際西方社會,它利用國際刑警組織來施行警察統治,「這是一種邪惡力量對文明世界的侵蝕,這是一種到退。

國際刑警組織的恥辱

去年11月,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當選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外界擔憂,國際刑警組織已經淪落為幫助中共把迫害人權的行為,從中國擴展到國際。

曾宏認為,孟宏偉當選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是國際刑警組織的恥辱。

他說:「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極權統治的國家,它的警察頭子之一做了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這無疑讓民主國家都會感到一種恐怖的威脅。一個結果就是濫用紅色通告,各種國際刑警的資源,去迫害國內的異議人士,國家敵人;第二個就是試探各國國際組織裏的情報、信息。」

以經濟手段達到政治目的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告訴大紀元記者,國際刑警組織雖然名氣叫的很大,但它每年行政開支的預算只有8千萬美元,日子過的很緊。

葉寧說,「國際刑警組織和中共挂上鉤以後,從此至少可以保證過上錦衣肉食的好日子了。因為中共是全世界出手最闊綽的利益集團,它在各國大撒幣是聞名於世的。」

曾宏認為,中共試圖通過經濟影響力來主導國際刑警組織,進而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他說:「中國大陸現在經濟有所增長,中共一定會用財力對外擴張,去影響很多自由世界裏的國際組織,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國際刑警組織,當然還包括聯合國。中共為自己的目的在這些國際機構施以極強的影響力。」

「紅色通知」變「紅色通緝令」的背後

中共多次使用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知」(Red Notice)在海外進行追逃,並且大陸媒體常把「紅色通知」稱為「紅色通緝令」。

葉寧表示,「其實國際刑警組織,既沒有抓人的權力,也沒有通緝的資源和權力,它實際上是在信息上、情報上,各個成員國之間進行互相司法協助的多邊國際組織,起的是秘書處的作用。」

曾宏說:「明明是個紅色通告,它要把它翻譯成紅色通緝令。中國也有刑事犯到國外來,但也有些是政治犯,所以它為了加大它恐嚇的力度,就把它翻譯成紅色通緝令。」他認為中共這種做法有時候是自欺欺人,有時候是愚弄民眾,有時候是達到一種政治上的目的。

紅色通知曾被濫用

人權律師葉寧一直在與國際刑警組織就個案進行接觸和交涉,他曾經向該組織提出紅色通知被濫用的問題。他提到,此前對成員國提出散發紅色通知的要求,國際刑警組織比較疏於實質性的審查。

葉寧表示:「中共發出的紅色通知,有的時候非常混亂,有的時候會把政治犯搞成刑事犯。或者把一些很小很小的案子⋯⋯你像有一個叫王在剛的小青年,大概對他的指控只有8萬塊人民幣的,居然也到國際刑警組織去,搞一個紅色通知,這樣的烏龍做法讓人覺得很不可理解。一個紅色通知搞錯了的話,實際上對當事人造成的後果是非常嚴重的,是一種譭譽性行為。」

目前總部位於法國的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成立於1923年,是聯合國以外最大的國際組織,擁有190個成員國。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的通報以七種顏色標示,最高級別為紅色通報,表示需要逮捕和引渡,紅色通報並不具備「通緝令」的法律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