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年7月24日落馬到9月29日移送司法,前重慶書記孫政才也從一個「政治明星」變成「政經腐敗份子」。

孫政才仕途反轉顯現於外的時間,一般認為是中央巡視組向重慶市委反饋「回頭看」意見的時候,即今年2月。

中巡組那次提到的「清除薄、王遺毒不徹底」,以及這次孫政才被通報罪名之一的「懶政」,算起來都不是短時間發生的問題。

現在事後諸葛看,孫政才仕途反轉的外顯時間,可能早在2016年,雖然這一年孫政才「聲勢高漲」。

2016年1月4日到6日,這時習近平國內視察首站來到重慶,而據新華網、人民網等報道,習近平在考察兩江新區果園港時說:「這裏大有希望」。

2016年3月兩會期間,據《新京報》等報道,在3月5日重慶團會議上,孫政才表示:習近平中央對重慶工作予以了肯定。在3月16日人大閉幕時,更有海外媒體引述現場人士報道:習近平在離席時只跟一人握手,這人就是緊跟其後的孫政才。

2016年3月底出版的《求是》雜誌上,刊登了孫政才近7,000字的署名文章圍繞習近平年初到渝調研的講話作出詮釋。

2016年4月新華社披露,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4月5日造訪古巴,並向古巴領導人轉達習近平問候。

就是以上種種,讓當時各界分析焦點放在重慶已經「消毒」,孫政才重慶工作受到肯定,尤其是重慶GDP為孫政才「增光」。

就像《21世紀經濟報道》2016年1月7日在「多地省委書記調研重慶 『取經』增長方式」一文中披露,在1月4日習近平抵渝考察的首日,以及次日5日這兩天,其實還有三地省委書記分別前往重慶當地進行考察,並與孫政才會談。

也由於這篇報道,外界才知道這三人是時任的雲南省委書記李紀恆、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湖南省委書記徐守盛。

但後來這三人不過半年時間,2016年6月後,職務都相繼生變,且不能說是好的異動:羅志軍被免江蘇省委書記,徐守盛被免湖南省委書記,李紀恆調離雲南改到內蒙古。

孫政才落馬後,不少分析他是在江派大佬賈慶林、劉淇、曾慶紅等長期栽培下獲得提拔重用。這就顯得2016年這三省書記到重慶是江派抱團,因為雲南、湖南和江蘇向來是江派的大窩點,時任三省一把手中的李紀恆是曾慶紅表親郭聲琨的廣西同僚,而羅志軍、徐守盛與孫政才一樣,都有江派最鮮明的標記,名列迫害法輪功的國際通告。

如今在孫政才被從重定罪後,那麼去年同時到重慶向孫政才取經的羅志軍、徐守盛、李紀恆三人會受到甚麼樣的連動也備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