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前,大陸樓市開始新一輪的密集調控,兩天至少8個二、三線城市推出限購、限售政策。專家擔憂調控效果,並表示房地產泡沫破裂引發的經濟崩盤,將令幾億人破產。

據陸媒報道,自上周五開始,石家莊、重慶、南昌、長沙等主要大陸省會城市先後開始新一輪的集中調控,這些二、三線城市的房價和交易量之前明顯上漲。

石家莊在限購同時要求限售,新購的住房(含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房)5年內不得上市交易。重慶的調控包括新購新建商品房和二手房取得不動產權證滿2年後才能上市交易。貴州規定3年內不得轉讓等等。

隨著一線城市房地產調控的加碼、供應量的不斷降低,越來越多的企業和投資者開始轉向到二、三線城市,引發了新一輪房地產上漲潮。

大陸房地產危機已現      購房額超過居民總存款額

東方艾格分析師馬文峰向《大紀元》分析,房地產對經濟的發展和穩定都很關鍵,實際上全世界的經濟危機都起源於房地產泡沫破裂。中國也面臨房地產泡沫過於嚴重的問題,現在的房地產已經引起中國經濟太多的滯礙。

他分析,2017年上半年房市的銷售額超過了居民的存款額。居民的存款是用來生產消費投資的,但是現在投資房產佔了全部的儲蓄。實際合理底線是房地產投資佔全部儲蓄的百分之四、五十,或百分之二、三十。

他認為,購房已經超過了居民總儲蓄,這個時候已不叫泡沫了,該叫危機了。

紐約中華研究所主任郭巖華也向《大紀元》表示,中國的房地產泡沫是個非常大的威脅。他以美、日的房地產泡沫破裂時房價漲幅為例來說明:「我們可以看到,日本在1985年房地產泡沫破裂的時候,六大城市房價過去十年只漲了1.5倍到2倍之間。美國到2007年房地產泡沫破裂的時候,它的房價漲了50%到100%之間,大城市漲得高一點,小城市低一點。但中國近十年來,房地產漲價大概10倍到15倍,超過別人10倍。」

他表示,一棟房子北京十年以前賣一百萬,現在賣一千萬,這個價格泡沫已經非常之大。北京平均房價比東京、紐約、香港、倫敦這些全世界最貴的地方還要高,這是非常糟的現象。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幾個大城市早就限購了,但是效果不怎麼樣,主要是泡沫已經很大,很難壓下去。」

郭巖華表示,這一次突然推出對二、三線的八個城市的房地產調控,說明房地產已經炒到二、三線了,房地產泡沫是越滾越大,非常危險,「這新一輪調控能否有效也是夠嗆」。

分析:限售限購沒抓住根本

投資渠道狹小被指是二、三線城市也出現房價暴漲和實施調控的原因之一。馬文峰說:「就目前來看,因為居民投資別的方面是不賺錢的,社會其它行業利潤在下滑。投資國外,現在有限制資產外逃的政策,這樣資金就沒有可去的地方,它就投到房地產上去了。」

他認為,限售、限購沒抓住根本,「根本在我們中小企業收入是下滑的」。

他分析道,「各行各業投資的利潤下降,社會資源配給不均衡。政府有些政策對中小企業發展是不利的,比如對中小企業採取過度的管理,像環保一刀切,實際上在這個層次很多農村的小廠關掉了,小企業不能存活、不能發展,居民沒地方可投資,只有投房子。」

郭巖華也對《大紀元》表達了相似的觀點,「大銀行壟斷金融,它不貸款給中小企業,一貸款就貸款給一些央企,導致國營企業越來越大,民營企業越來越萎縮。」

他表示:「中國的投資渠道非常狹小,(就是房地產)真正中國能夠市場流通的物業或者不動產,只有大城市和城市邊上的幾塊房地產、地皮,其它根本不能投資。絕大部份農村地區的土地和物業是不能買賣,可以說國家一半以上不動產和物業是不能流通的,一錢不值。」

房產泡沫破裂恐幾億人破產

對於當局的樓市調控,馬文峰表示,「央行給銀行下了死命令,你不准給我貸款,減少房地產的貸款,但是這都不是有效手段,你不給他房地產貸款,他會有其它貸款再轉到房地產上了。」

馬文峰分析稱,實際上我們現在解決經濟問題就是解決小企業的問題。他認為,解決小企業收益差的問題,給農民提高退休金,是(解決問題的)很關鍵的步驟。低收入群體沒有收入了,小企業自然沒有利潤了;賣給小企業產品的收入沒有了,那麼中型的工商業自然就不行了,層層影響賣給中、小型企業產品的大型的國企。

而郭巖華表示,中共專制體制是一種強行經濟,一切以國營企業、國家銀行為基數來算這個帳。如果它貸款增加,會產生債務和更大的崩潰危險;如果它不增加貸款,它的經濟就要窒息、崩潰。現在政府的債務,最新看到數字是280%多,也就是2.8倍GDP增長速度,這是非常危險的債務現象。

他表示:「這種債務太高,房地產泡沫更高。十九大以後,這兩項能不能確實降下來,關係到中國經濟能不能軟著陸的問題。如果它降不下來,再虛高到一下子破裂的時候,中國經濟(崩潰)會有幾億人要破產,那比美國和日本當年房地產泡沫破裂更嚴重。」

郭巖華說,十九大馬上要到了,中共面臨很多新的課題。如果金融業能夠讓外資、民間資本進入銀行或者開設銀行,嚴格按照國際標準來執行,中國金融業會活,投資會更有效率,政府債務反而相對減少。還有解決農村經濟發展的問題,「農村土地物業的改革問題,能不能讓土地和大量閒置的物業,能不能讓老百姓去買,如果他真能買的話,走上市場化道路,中國經濟從農村東西部發展起來,還是有一點點希望,特別是農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