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20年,劉半農先生留學英國時,寫下一首膾炙人口的情詩「教我如何不想她」,由趙元任先生譜曲,一時遍地傳唱,不知打動多少中華兒女!

一失足成千古恨

一位55歲的職業婦女,身材圓潤、樂觀、喜歡運動。有一天早上,悠哉地騎著單車運動,突然迎面駛來一輛電單車,完全來不及閃躲。一失足成千古恨!被撞倒後就昏迷,急送醫院。經過電腦斷層掃瞄發現左腦有血塊,立刻進行手術。手術後腦壓異常,再次做檢查,又發現右腦也有積血,第二天又進行手術清除血塊,此時昏迷指數3~4。

著急的先生,只能在限定的短短時間內,去深切治療部探望太太,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天又一天地煎熬著。直到第17天,太太轉到普通病房,但仍在昏迷當中。第26天,太太的眼睛終於睜開了,稍有意識,但很快又閉上眼睛。第32天,去除氧氣罩;第54天拔氣切管、鼻胃管。不過,人生的一切從頭開始,展開另一段艱苦的路程,要練習講話、吃飯、走路、穿衣、大小便,以及日常生活的能力、記憶力、視力的訓練。第103天,頭蓋骨蓋回去;第105天拔尿管,艱辛地克服一段又一段的生理功能。

24小時的保姆

就這樣經歷了6年,先生第一次帶太太來看診。瘦瘦而滿頭白髮的先生,牽著圓嘟嘟的太太,概略地敘述她的病情後,接下來說出的第一句話就是:「醫生,你要救救我哦!」我吃驚又疑惑地問:「怎麼不是救你太太而是救你?」見他一副可憐的樣子說:「自從太太生病後,我就沒有了自己,不能自由行動,一切嗜好與工作都放棄了,我現在是24小時的保姆!」後來得知,太太誰都不認得,如果她先生坐在候診室,她認不出哪個是她先生,先生必須走到她前面發出聲音,她才認得。這真的是變成白頭偕老,形影不離,寸步不離!

屋漏偏逢連夜雨

當前她最大的困擾是眩暈,會天昏地轉,不敢輕舉妄動。我立刻幫她針灸,百會透前頂穴,角孫穴透向耳尖,風池穴橫透上天柱,印堂穴透鼻根,針完她感到較舒緩。先生繼續說她的其它問題:視神經萎縮、糜爛性胃炎、十二指腸憩室、腎結石、心電圖R波異常、心微雜音、右下肺葉浸潤增加、中度脂肪肝,還有數個肝囊腫,最大2.4厘米。另外,情緒起伏很大,有時如火山爆發難克制。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禍不單行!

見症治症一起戰鬥

由於太太狀況頻出,有時腦一直往上飄,往上衝,她驚恐地怕腦回不來;有時腦又一直往下墜,快掉到深淵了;有時如坐雲霄飛車般,突然飆高,又突然驟降,心臟都快撐不住;有時右腦一直往左邊傾斜,人好像彎曲要掉下去了;有時左臂一直往下掉,使她無法使力。腦神經的失序,有如小哪吒大鬧天宮一樣,花樣百出。她說得驚慌,我聽得滿頭霧水,不知道她的腦發生了甚麼事?人類對於自己大腦的認識,仍如海底撈針,那就見症治症,與她一起戰鬥!

不穩的腦波,異常發電,試著平衡她的頻率,針百會穴對刺,或三針向前頂穴齊刺,神庭穴對刺,囟門穴三針透向前頂穴齊刺、太衝、關元、氣海、合谷穴輪用;視神經因腦挫傷造成的萎縮,較棘手,針睛明、球後、瞳子、絲竹空、玉枕穴輪用;腸胃問題,針中脘、足三里、公孫穴輪用;肺的問題,針尺澤穴;心臟的問題,針內關、間使、神門穴輪用;肝的問題,針陽陵泉、三陰交、太衝、支溝穴。

密集調理狀態趨於平穩

當她的眩暈不再發作時,她像小孩一樣拍拍手說:「好高興哦!謝謝醫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經過密集調理3個月,腦的異常狀態大致平穩,讀報的視力沒問題,但視野仍受侷限,剩下先生的辨識,還是需藉由聲音才認得,其它的問題就近醫院去治療。

當先生牽著太太向我揮別,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劉半農的歌詞響起「……枯樹在冷風裏搖,野火在暮色中燒,啊……西天還有些兒殘霞,教我如何不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