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自實,山東人氏。生來質樸魯鈍,不通文墨;但家境很富足,以田地莊院所得為生。同鄉有一位繆君,授得福建一個官職,因缺少路費,便到自實處借了二百兩銀子。自實因為同鄉交情很深,就如數借給了他。 

元至正末年,山東大亂,自實被成群結隊的強盜搶劫,家財一空。當時,平章政事陳友定守衛福建,福建一帶很是安定。於是,自實帶著妻子兒女取海道往福州,打算訪求繆君並投靠他。 

他們到繆君的家,拜求並且哭泣道:「新年臨近,妻子兒女饑寒交迫,袋裏沒有一文錢,米缸裏沒有一點餘糧。過去你所欠的銀兩,今天我也不敢再求你歸還,只求您像《左傳》裏所說的:捐一斗水救活涸澤中的鮒魚,施一壺熟食來救翳桑的餓人,這就是舊友的恩賜了。懇望您憐憫憐憫我吧!」說著,一頭趴伏在地。 

繆君扶他起來,扳著指頭算日子,告訴他說:「再過十天,應該是除夕,你可以在家專心等待,我從俸祿中分給你祿米二石、銀子兩錠,派人快馬送到你家,作為過年的費用,希望不要以少為怪。」並且又再三叮囑,不用外出等候。 

元自實感激而回,並用繆君的話來安慰妻子兒女。但是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他們卻始終等不到過年的費用。 

第二天就是正月初一了,元自實被繆君一誤再誤,一粒米一束柴都來不及置辦,妻子兒女相對哭泣。元自實憤怒得不能自遏,暗地裏磨了一把鋒利的刀,坐著等待天亮。 

等到雞叫更鼓停止,他就直接奔往繆君的家,打算等他出門時一刀刺死他。此時,東方還沒有發白,路上沒有行人,只有小寺院中的軒轅翁正點著蠟燭誦經,對門而坐。他看見元自實往前行走,後面有奇形怪狀的幾十個鬼跟著,有的鬼拿著刀劍,有的鬼執持椎鑿,披頭散髮,裸露身體,樣子很是兇惡。 

大概有一頓飯的功夫,自實又回來了。後面有百來個頭戴金冠,身佩玉佩的人跟隨,有的振揚幢幡傘蓋,有的舉著旌幡等旗幟,和顏悅色,樣子十分安閒。軒轅翁心下思量自實已經死了。誦完經,他就急急忙忙前往造訪元自實,可自實卻安然無恙。 

坐定以後,軒轅翁問道:「今天早晨,你到哪裏去了?為甚麼去時匆匆,而回來緩緩?」自實不敢隱瞞,全部說了出來:「繆君的不道義搞得我顛蹶困頓,今天早上我確實身懷快刀,打算前往殺掉他以逞我心。等到了他家門口,我忽然想:『那人確實得罪了我,可他的妻子兒女又有甚麼罪呢?而且,他又有老母在堂,今天我若殺了他,他們全家又依靠甚麼呢?寧可人家辜負我,不可我辜負別人。』於是我暗暗忍了這口氣回家了。」 

軒轅翁聽說後,行稽首禮並祝賀說:「您這麼做將會有後福,因為神明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元自實問他緣故,軒轅翁說:「你有一念之惡,凶鬼就到了;你有一念之善,福神就降臨了。這就如同影子附形,如同回響應聲而起,因而知道暗室之內,倉卒之間,不可萌發作惡之心,不可犯罪而有損德行。」於是把自己所看到的都告訴了他,並且百般撫慰,又拿出一些錢米救助他的急難。 

道人解謎 前世是翰林 

但是元自實終究悶悶不樂,到了晚上,他自投於三神山下的八角井中自盡了。誰料,井水忽然分開,兩岸石壁陡峭,如刀削一般,當中見有一條狹路,僅僅能供人行走。元自實摸著石壁行走,差不多有幾百步,石壁終止而路也斷了,露出一弄口,則見天地開闊,日月照臨,儼然是另外一個世界。 

他看見一座大宮殿,匾額上用金字題著「三山福地」四個大字。元自實瞻仰後走進宮殿,只見長廊中靜悄悄的,古殿裏煙消火滅。他徘徊不前,四面察看,卻杳無人影,只聽到鐘磬之聲,隱隱約約從雲外傳來。元自實饑餓難忍,實在走不動了,就睡在石壇的旁邊。 

忽然,有一個道士拖曳著青色的衣裾,振響著雪白的玉,來到自實面前,叫他起來,笑著問道:「翰林公了解出門在外的滋味了嗎?」元自實拱手回答道:「遠離故鄉的滋味我已經嘗夠了,這『翰林』的稱呼,卻又緣何而來?」 

道士說:「你難道不記得在興聖殿起草西蕃詔書的事了嗎?」自實說:「我乃是山東的俗人,平民賤士,年屆四十,目不識丁,生平未曾遊覽過京城,怎麼會有起草詔書之說呢?」 

道士說:「你大概是被饑火所惱亂,無暇記憶以前的事情了。」於是,從袖中拿出幾枚梨棗讓元自實吃下去,對他說道:「這叫作交梨火棗。吃了之後,可以知道過去未來的事情。」 

元自實吃完梨棗,清醒覺悟,於是記起學士的時候,在京城大都的興聖殿邊起草西蕃詔書的事就好像昨天發生的一樣。隨即請問道士:「自實前世犯了甚麼罪,今世要受這樣的報應?」 

道士說:「你也沒甚麼罪,只是在職的時候,以文學自高自傲,不肯提拔後學,所以今世讓你愚昧不識字;以爵位自我尊大,不肯結交接待遊子,所以今世讓你到處漂泊無處依止。」 

明世間因果 避禍於福寧 

元自實聽了,就指斥當代的高官而問道士:「某人身為丞相,卻貪婪無厭,公然進行賄賂,他日應當受甚麼報應?」 

道士說:「那人乃是無厭鬼王,地下有十個爐子來熔煉他的橫財,現在他的福份也已滿了,應當受到囚禁的災禍。」 

元自實又問道:「某人身為平章高位,卻不約束軍士,殺害良民,他日應當受到甚麼報應?」 

道士說:「那人乃是多殺鬼王,有三百鬼兵,都是銅頭鐵額,助他為虐。現在,他的命運衰竭,應當受到身體分割截斷的禍殃。」 

元自實又問:「某人身為監司,但是那裏的刑罰不振肅;某人身為郡守,而那裏的賦稅勞役不均勻;某人身為宣慰使,沒聽說宣慰甚麼事;某人身為經略使,沒聽說經略甚麼方面,那麼這些人又應當受到甚麼報應?」 

道士說:「這些人腳鐐手銬都已經加在身上,鐵索也已繫在脖子上,像是一堆腐爛的肉,如同一把骯髒的骨頭,純粹是等待戮殺的魂魄,哪裏值得推測呵!」 

元自實於是舉發繆君欠債的事。道士說:「那人乃是王將軍的管庫人,財物怎麼能夠隨便亂動用呢?」 

道士說:「不出三年,世道會大變動,大禍將要來臨,十分可怕。你應該選擇地方居住,否則恐怕會受牽連,遭到禍殃。」 

元自實聽了,求道士給他指示躲避兵火的地方。道士說:「福清可以。」又說:「不如福寧。」這番話說完,又對元自實說:「你到這裏已經很久了,家裏人都很盼望,現在你可以回去了。」 

元自實告訴他沒有路,道士就指了一條路讓他回去,於是元自實向道士拜了兩拜告別了。元自實走了二里多路,在山後發現了一個洞可以出去。 

回到家裏,原來已經過了六個月。自實急忙攜帶妻子兒女直接往福寧鄉村中,開墾田地,修治園圃來度日。當他揮舞鋤頭時,忽然聽到土下錚然有聲,一下得到埋藏在地下的銀子四錠,家境逐漸漸安康豐足。 

其後張士誠奪取相印,江浙右丞相達識帖睦邇被拘禁,大軍圍城,福建省平章政事陳友定被俘獲,其他官吏大多保不住腦袋,而繆君也被王將軍所殺,家財也都歸了王將軍。以歲月來算,僅僅三年,但道士的預言全部應驗了。 

元自實關鍵時刻的一個善念,改變了自己的後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