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標普先後把中國、香港信貸評級下調,恒指即時受壓,周五收市下挫229點。中國評級由「AA-」被削至「A+」,調低原因與穆迪類似,均恐大陸為達增長目標而過於依賴信貸將添金融動盪。香港的機構、政治體系與大陸緊密相連,故必須一起下調,結果由2010年始有、一直維持至上周四的最高評級「AAA」被調低到「AA+」。

大陸巨債天文數字

評級下跌絕對利淡中港企業,融資成本上升減低對外競爭力。今次標普把香港一併下調實出乎意外,皆因在不遠的6月時,該公司分析師仍然堅持香港擁有高度自治,預料不受大陸高債問題波及。

中國欠債巨額在高空中繼續高走,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表示大陸的債務總值/國內生產總值(GDP)比率在5月已達304%;而家庭債務/國內生產總值在一季度衝破了45%,創歷史新高之餘,還遠超其它新興市場的平均數35%,反映國民負債沉重。

屈指一算,大陸總負債已高於224萬億人民幣,如此天文數字,實在匪夷所思。更糟糕的是,富豪都想把錢往外送,而在港、美上市的大陸民企、國企等,收入是人民幣,但卻以港幣、美元套現;似乎愈是知內情者,愈是要逃離這債台高築、經濟疲憊的市場。

香港難以獨善其身

中國最新信貸按年上升13.2%,為國內生產總值升幅6.9%的兩倍。大陸經濟已不如以往般容易拉動,這樣下去不能再走多遠,隨時有翻船危機。香港金管局在三年前已深入探討本地銀行在大陸的信貸風險,而投資界亦早表示關注。

除了大陸的煩惱外,香港本地十年來負債總額亦攀升一倍,家庭平均債務由2005年35萬港元,大幅躍升至2015年的65萬港元。住宿佔港人每月開支36%,大拋亞太區內城市(平均約20%),全因樓價和租金十年分別上漲223%和100%,做成極度貧富懸殊。

標普這次雙料評級下調,來晚了好幾年!這也許亦是標普自己要還的「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