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奧托・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的父母今年六月在機場迎接剛剛從北韓飛回美國的兒子的時候,他們聽到一聲可怕的非人類的嚎叫,嚇得他們倒退一步。

在他們等待兒子歸來的時候,他們曾經懷有一絲希望,希望美國的醫療可逐漸讓兒子康復。但是這個樂觀沒有持續多久。

相反,瓦姆比爾夫婦弗瑞德和辛迪看到金正恩政權殘忍酷刑造成的結果:他們的兒子變得又盲又聾,牙齒參差不齊,躺在擔架上猛烈抽搐和呻吟,鼻子裏插著管子。

這是22歲的瓦姆比爾最後日子的寫照。他在6月19日死於辛辛那提大學醫學中心。

瓦姆比爾在北韓被控盜竊宣傳畫,被監禁一年多。

特朗普總統發推推薦霍士9月26日對瓦姆比爾父母的採訪。「瓦姆比爾受到北韓當局難以置信的酷刑。」

辛迪告訴霍士,她和丈夫被告知,奧托的腦子受到損害。但是他們最初懷著樂觀的想法,覺得兒子將沉睡一段時間,然後在醫生的最好治療下,他將甦醒過來。

這是奧托去世以來,弗瑞德和辛迪首次接受採訪。

但是奧托受傷的程度遠遠超過瓦姆比爾夫婦的想像。

「我們走近飛機,引擎仍然在轟鳴,它剛剛降落。當我們爬到舷梯的一半,我們聽到一聲嚎叫,不自主的、非人類的聲音。」弗瑞德回憶說,「我們不確定那是甚麼。」

當他們看到兒子,他們發現奧托躺在擔架上,不自主地抽搐,製造出那種可怕的喊叫聲。

「奧托的頭髮被剃光,鼻子裏插著管子,他空洞的注視著天空,劇烈地抽搐。」弗瑞德說,「他瞎了,他聾了⋯⋯似乎有人用鉗子將他的牙齒扳得亂七八糟。」

弗瑞德接著說:「北韓當局不是一個受害者。他們是恐怖份子,他們故意傷害奧托。」

奧托的父母說,北韓的行為是「不可原諒的」,北韓應該被列為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

「我們看到北韓宣稱自己是受害者,說全世界在針對他們。我們在這裏告訴你,北韓不是一個受害者。」弗瑞德說,「他們是恐怖份子。他們綁架了奧托,他們酷刑虐待他,他們故意傷害他。」

弗瑞德說:「辛迪和我發現北韓沒有被列為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我們感到震驚。我們要求全世界,將北韓列為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