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聲援被重判入獄的東北案13人及雙學三子,多個民間團體聯同文化界昨日舉行音樂會及論壇。論壇上不同黨派呼籲放下仇恨,團結一起,對抗強權。

守望前線與文化界在中環愛丁堡廣場合辦聲援政治犯音樂會,為全部117名受政治檢控的抗爭者送上支持。活動由下午3時開始一直到晚上9時。下午3時,法政匯思、大專政關等多個團體在現場設置攤位,守望前線則設有攤位供公眾寫信支持在囚抗爭者及其家人,不少市民都寫下祝福及鼓勵的字句,鼓勵各人加油,不要擔心,不要放棄。

不少市民寫下祝福及鼓勵的字句,鼓勵在囚抗爭者及其家人。(蔡雯文/大紀元)
不少市民寫下祝福及鼓勵的字句,鼓勵在囚抗爭者及其家人。(蔡雯文/大紀元)

現場並差不多同一時間舉行兩個論壇,一個邀請吳靄儀、梁國雄出席《抗命時代的政治犯》,另一個則邀請林淳軒、黃台仰出席《與抗爭者對話》。

社民連梁國雄指港人的公民抗命運動始於2003年的反23條立法,中共見到港人力量就開始計劃在港搞第二梯隊,2004年就出現愛國論。他強調中共從未放棄以威權來統治香港,但會根據其財力手法不同,當它有錢時會更加財大氣粗,同時會有更多的利益交換,令香港社會因利益而撕裂:「即是那些有錢或是過程中得到好處的人轉態。」
 
他指人大常委的831決定正是中共威權的表現:「這個是全世界最無恥,最威權的決定,就是說,香港人你死心吧,你是不可能有普選的!」他又說:「其實他不單在政治層面要接管香港,他要把香港變成一個任何機構,很多的,我們香港有資助機構、有公營機構、有很多政府給錢的地方,還有專業團體,全部要以他來話事,造成一種氛圍。」

公民黨吳靄儀則表示,不認同社會人士批評法官的判決,那會損害香港的法治。她指,16名青年被重判入獄,最令人尊敬及感動的是他們的從容的態度,尤其他們在獄中寫的信,讓大家看到這一代的青年在苦難中經得起磨難:「他們是遇到挫折,然後才真金不怕紅爐火,真正的領袖才會真正出現。」她強調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護正在坐牢的抗爭的學生們:「如何使我們年輕的一代,更加堅強地,無論是法治也好,無論是政治也好,無論是金融還是經濟方面也好,也是可以做到頂尖,這些是我們將來香港的人才,真正的抗爭,就是我們用更好的來踢走這些壞的。」

公民黨吳靄儀強調,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護正在坐牢的抗爭的學生們(李逸/大紀元)
公民黨吳靄儀強調,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護正在坐牢的抗爭的學生們(李逸/大紀元)

強調各黨派要真誠溝通

在另一個論壇上,香港眾志成員林淳軒與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皆表示,面對政治壓迫,越來越多抗爭者入獄,無論是「勇武」或「和理非」抗爭路線,雙方皆必須放下仇恨,團結一起對抗政權。

林淳軒承認過去大家皆欠缺經驗,因為不同的看法或是一句就互扣帽子,互相指摘、謾罵。他強調在面對威權時代來臨,各黨派應放下仇恨團結一起,第一步就是要建立盟友及互信。他指是次他與黃台仰的對話、與市民溝通是第一次「大和解」,望未來各派可團結一致。又說願意公開道歉,化解過去對勇派抗爭者的誤解、為「認為對方是鬼」致歉。他強調今日是最佳機會放低爭拗,再於之後真誠溝通。

林淳軒(右)與黃台仰皆希望,無論是「勇武」或「和理非」抗爭路線,雙方皆必須放下仇恨,團結一起對抗政權。(蔡雯文/大紀元)
林淳軒(右)與黃台仰皆希望,無論是「勇武」或「和理非」抗爭路線,雙方皆必須放下仇恨,團結一起對抗政權。(蔡雯文/大紀元)

黃台仰也說,近年泛民主派不同抗爭路線之爭,其實只是大家對同一件是有不同的看法:「例如傳統一派會認為還可以和中共『又傾又砌』,但我們就認為已經沒得談了」。他認為兩派溝通不足及不願溝通,造成無謂的犧牲。

歌手為抗爭者打氣

音樂會晚上6時許開始,首位出場演出的是何韻詩,她在現場獻唱歌曲《光明會》及她初出道第一首歌《千千萬萬個我》。她表示:「當中有一句歌詞,我想送給失去自由的這些朋友——『勇者不只得我』,其實願意付出的人不止這十幾位,相信大家用你們的方法去付出,為這地方盡一分力。」

她強調自己是音樂人,不是搞政治:「因為每一個首先行出來的香港人,作為一個公眾人物,一個成年人,一個音樂人,我覺得我們有責任跟他們站在一起,無論是一起去衝,一起去面對一些困難,甚至當他們的後援,音樂是有它的重要性。」又說:「我知道現在在監獄為我們所有人失去自由的,可能他們未必聽到我們的聲音,但不要緊,我們這兒很多人可以代他們接收這些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