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從2014年起,陷入政治、經濟及人道主義的多重危機,其中部份原因跟委內瑞拉與中共無法持續的「石油換貸」債務有關。而中共與委內瑞拉之間深厚的「綜合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令人反思。從委內瑞拉政府學中共賣石油借外債搞大鍋飯,到油價下跌,委國經濟不振、中國石油投資雙落空,這種借錢透支的發展模式在資源豐富的拉美或非洲地區是否行得通?中共賠上幾百億投資,是否該放棄了?

中共從上世紀90年代初期開始在委內瑞拉石油部門尋求貿易與投資機會。在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的政權鼎盛期,中方與委內瑞拉商業和外交關係也進入了快速擴張階段。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陳懋修(Matt Ferchen)表示:「查韋斯的目的很明確,要以社會主義同志的身份聯合中國,同時也要減少委內瑞拉石油出口一直以來對美國的依賴。」不過事實證明「跟著中共走」讓委內瑞拉走到無路可走,而中共治下的中國納稅人則成了「冤大頭」。

查韋斯學中共 賣油借債搞大鍋飯

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畫像右)學中共搞大鍋飯,最終成了中共「埋單」的一場鏡花水月。(AFP)
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畫像右)學中共搞大鍋飯,最終成了中共「埋單」的一場鏡花水月。(AFP)

委內瑞拉政府一直在「學」中共。查韋斯1998年的競選口號是「拯救貧窮人口」,次年上任後開展「玻利瓦爾任務」,其核心是用石油出口(及借外債)搞社會平均主義,推行所謂的免費醫療、免費教育、公費住宅制度等。同時,自查韋斯當選後,中共和委內瑞拉之間開始發展成為一種特殊的雙邊關係。

在十幾年間,中國成為委內瑞拉繼美國之後的第二大合作夥伴,而委內瑞拉也成為中國第七大石油進口來源。這種依存關係在2008年達到高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委內瑞拉在全球金融市場和開發性金融機構融資的渠道大幅縮減,所以查韋斯瞄準了中共,用中國國家貸款繼續推行委國已不可持續的經濟政策。

除了不斷跟中國「石油換貸」,委內瑞拉還請中方上馬一批不具現實需要的大型基礎設施建設。包括2009年的全長472公里的高鐵合同,合同總金額高達75億美元。但是委國只有3千萬人口、電力長期短缺,是否有上馬高鐵項目的必要?項目在沒有任何招標以及競標者情況下開工,而項目款由中共國家貸款提供擔保。

據《金融時報》統計,過去15年間,中國累計為委內瑞拉提供約1,250億美元貸款。中國成為委內瑞拉重要的海外經濟生命線,不僅提供用石油做擔保的貸款,並通過其它合同和投資進行交易。靠石油支撐,查韋斯搞起了長達17年的社會平均主義模式,但其討好老百姓選票的高福利政策已經遠遠超出國力與財力限度。

構築的共同富裕願景遠沒有那麼真實,即使是在國際油價保持高位的時候,委內瑞拉的人均糧食消費量也只是從130公斤提高到210公斤的水平而已。但是福利政策養出的「懶漢」卻越來越多,變成工作沒人做、學沒人上,社會兩極分化嚴重,這已在暗示委內瑞拉未來會出問題。

委內瑞拉人驀然回首 窮得只剩油

在查韋斯患癌病亡後,繼任的馬杜羅繼續堅持獨裁、惡化民主。如今的委內瑞拉是盜賊如毛,民不聊生。與其考究委國為何從潛力巨大的石油國發展到麻煩不斷的現狀,不如說這是委國深層經濟、社會與政治問題的一個縮影。有人說:委內瑞拉在過去十幾年裏,用一個國家向全世界演繹了甚麼叫「不作死就不會死」。

首先,需要了解委國的石油現狀。委國開採的石油多是超重石油(含碳量高),開採、運輸與提煉成本高;而查韋斯上台後的體制改革已經造成委國在石油產量上走下坡路。20世紀90年代中期,委國的國家石油公司是美洲首屈一指的國有石油公司,但在查韋斯重組該公司後,公司的管理與生產能力已經遭到第一波削弱。

但在10年高油價的背景下,委國的石油生產問題繼續被掩蓋,同時石油出口換取的外匯以及大量舉債,也讓查韋斯有機會進行政治重組,構建反美的聯合安第斯山脈與加勒比地區的左派外交政策,時不時跟美國開嚷。這種依靠石油的單一經濟政策到2013年查韋斯患癌去世時,已經是登峰造極。

當時的石油出口接近委國出口收入的95%,同時也是政府收入的一半、國民生產總值(GDP)的四分之一。石油業是委內瑞拉經濟的生命線,同時也是導致諸多社會問題的根源。全球油價下跌成為壓死委國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下既無法支撐龐大的政府福利開支,也沒有足夠的舉債可以進口日用品供應國內民眾需求。同時,因經濟結構嚴重失衡、國內工農業不振,委國政府的限價、限量供應政策,造成民眾在超市前大排長龍仍無法買到足夠的生活必需品。另一方面,為緩解政府支出赤字,委國央行大量印刷鈔票,造成三位數的惡性通貨膨脹率,在將銀行體系拖入混亂的同時,進一步擴大貧富差距,整個國家陷入混亂。

委國治理潰敗 中資數百億打水漂

而近三年來,已經有多達5萬華人因為委國經濟局勢和街頭暴力遊行選擇回國,大規模中資企業撤回也是無可挽回之勢。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Steven Levitsky表示,像委內瑞拉這樣出現「內爆」的民主國家,歷史上總共不過四、五宗,但沒有哪個像委內瑞拉曾經這樣富有而潰敗起來又是如此迅猛。

從長遠來看,委內瑞拉仍然是石油資源充沛的國家,但是民眾是否能讓現任政府熬到油價上漲,則是個現實問題。現任總統馬杜羅繼續堅持獨裁專政、惡化民主制度,造成區域國家和多邊組織對委內瑞拉投入的努力收效甚微。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陳懋修表示:「委內瑞拉的根本問題是民主治理的潰敗。」

中國社會科學院統計,2014年下半年委內瑞拉對外欠款總計達700多億美元,到2017年仍拖欠400多億。其中逾2/3(約270億)都是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對外的欠款。據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員謝文澤估計,到現在未納入雙邊合作項目中的企業已經幾乎全部撤離,總損失估計在30至50億美元之間。

馬杜羅賴賬 石油權益承諾亦成空

古人云:「覆巢之下,豈有完卵。」事實上,在委國經濟破產的同時,與其保持戰略夥伴關係的中共、國有銀行以及中資石油公司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與委內瑞拉現政權的不可持續債務關係,被認為是目前中共對外合作最失敗的實例,雙方均為此付出了高昂代價。

美國CNN電視台在2016年10月援引專家的話說,中共政府已經不再向委內瑞拉提供貸款,但預計委內瑞拉拖欠中國貸款金額已達200億美元。且即使停止貸款,也只是為潛在的風險「止損」,而過去的巨額投資和貸款形成的「存量」債務依然面臨巨大的風險。

如果說在石油價格較高的時期,外界已經擔憂查韋斯的委國政府以意識形態和外交政策為名,與中共達成的交易不具備商業可行性。那麼到查韋斯去世、石油價格下滑後,外界則明顯表示擔心委內瑞拉既不能履行債務原則,也不能維持向中國繼續輸出石油的承諾。

雙方緊密的政治關係和巨額貸款既未轉化成中國在委內瑞拉的石油投資特權,也未實現中國預期的石油流入量。另一方面,政府欠款成為中國在委內瑞拉投資企業遇到的最頭疼的問題。在全球能源價格下跌,以及政治腐敗、經濟問題叢生的國家,數以百計的中資企業損失慘重。

不少人認為,馬杜羅政府近期的所作所為,包括推出「權力無限大」的傀儡制憲大會,正讓該國失去最後一點殘存的民主體制。而在經濟民不聊生、政治體制破產的情況下,正逼近社會危機總爆發的前夜。

事實上,2016年12月委國境內發生的一系列針對中國人的搶劫事件,就令人聯想到利比亞卡達菲時代的最後日子。當時有3.5萬名中國公民不得不從利比亞撤走,數十億美元的中國投資因此受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