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臨近,除了政治局的人事安排外,習近平會否改變中共30年來的領導體制、中共的架構可能會有哪些變化,令外界格外關注。

軍內江派高層紛紛落馬 中央軍委架構或有大變化

「十九大」後中央軍委可能會有大變動。《星島日報》9月1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過去中央軍委只有兩名副主席,權力過於集中,吸取郭伯雄、徐才厚的教訓,「十九大」中央軍委副主席有可能由兩名增至四名,不讓副主席坐大,加大他們的分工,樹立習近平作為「軍隊最高統帥」的絕對權威。

消息透露,現任兩名軍委副主席中,范長龍已經年過七旬,將在「十九大」退休,許其亮將會連任,此外,還會新增裝備發展部部長張又俠、火箭軍司令員魏鳳和、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為軍委副主席。同時,中央軍委可能不再設軍委委員。

消息透露,許其亮和張又俠可能提名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同時打破過去一人主管軍事、一人主管政工人事的傳統。許其亮分管政治工作部、紀委、政法委、空軍、海軍、武警,張又俠分管後勤部、裝備部、科技委、聯勤保障部和陸軍。魏鳳和可能兼任國防部長,並兼管國防大學、軍事科學院等院校,李作成則分管聯合參謀部、國防動員部、戰略支援部隊和五大戰區。

如果港媒所述新一屆軍委的四名副主席名單屬實,則標誌著習在清洗軍內江派高層後,對軍權已經牢牢掌控。

「十八大」以來,已經公佈的軍內落馬的江派高層有郭伯雄、徐才厚、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五名上將。其中,郭、徐是江澤民的軍中鐵桿;田修思靠從郭、徐手中買官而上位;王建平涉周永康案;王喜斌被指與江澤民家族有牽連。

近期,傳軍委前參謀長房峰輝、前政治部主任張陽也落馬了。報道指,房峰輝是郭伯雄的「頭馬」,張陽是徐才厚的人。

分析:習會搞總統制嗎?

「十九大」召開前的9月,香港《超訊月刊》發文,建議北京取消集體領導制,改用西方的元首制,同時撤銷領導人的年齡限制。

文章指,全球各國都推行元首制或總統負責制、總理負責制,很少像中共這樣,只由幾個政治局常委共同進行最高決策。文章建議,在「十九大」或之後,試用元首制來取代集體領導,再接著試行內閣制。

去年以來,有部份媒體釋放習當局廢除常委制、建立總統制的信號。

隨著時間的推移,部份海外的媒體人對此並不看好,認為中共的體制不進行根本變革,名義上的總統制沒用。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習近平如果不從體制上進行根本改革,名義上掛一個總統制是沒有用的。目前還看不出實行民主變革的跡象。

中共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去年曾公開說,習近平要應對現在出現的種種風險、危險,就必須在政治改革上端(憲法權威、民主與法治)有所突破。中國也可以借鑑總統制的一些制度形式,而總統制本身也是中國可以考慮的選項之一。

汪玉凱認為,如果在中國實行總統制,不只是把國家主席變成總統這麼簡單,而是一個系統性改革,要從國家元首、政府首腦的職責權限、政治、司法及行政體制等多個方面,進行系統化設計。

至於總統這個職位的產生,汪玉凱認為,從中國的實際情況看,如果當下不能直接選舉,可以通過人大間接選舉產生。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中共一黨專制下,就算搞一個總統制也沒用。通過民選總統,拋棄中共體制才是當下中國的唯一出路。

分析:習近平變相實行總統制?

李林一還說,近期,官媒稱習近平為「最高領袖」、「最高統帥」、「核心」。從這一點來看,假如「十九大」之後政治局仍然採用的是常委制,習與其餘常委的差距會進一步擴大,其餘常委的作用也會進一步弱化。換句話說,習實行的是變相的總統制。

自由亞洲電台8月7日引述港媒的消息報道說,「十九大」有可能恢復黨主席制,取消常委集體領導制。

報道稱,習近平6月30日在香港閱兵時,官兵以「主席好」作為回應,一改從上世紀70年代就已經使用的「首長好」。同樣的回答語也出現在7月30日的閱兵上。有中共黨史專家認為,這顯示了習近平正為改變中共集體領導制造勢,估計中共將恢復黨主席制,同時廢除常委制。

按照中共黨章規定,主席制具有一票否決權,可以拍板說了算。而常委制的話,總書記和其他常委地位一樣,若投票也只有一票。江澤民卸任後就是利用常委制的這個機制來箝制胡錦濤的。

2002年的十六大,江把常委擴大到九人,使得江派人佔絕大多數。這些常委各管一攤,江派一方面在人數上壓倒胡錦濤,另一方面胡在具體工作上無法管到江派常委,造成胡被架空,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同時,這也造成了中共內部貪腐橫行,不受約束。

因此,不斷有傳聞說,習當局要廢除常委制。

習近平借新建機構收權

2012年中共「十八大」習近平掌權後,雖然軍事、政法、財經等權力仍未返回中央書記處的工作範疇,但習通過新建一些小組和機構,將這些權力牢牢抓在自己手中。

其中,習組建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安委),將涉及軍事、外交、政法等強力部門的職能統管起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深改組)則掌握了相當重要的決策權與監督權,將經濟、司法、社會、教育及文化改革等悉數收入囊中。掌握實權的更多是直接環繞於習近平的那些小組和辦公室,這些辦事機構實際上承擔了原本中央書記處的職責,成為了事實上的「中央書記處」。

從2014年起,習的親信栗戰書擔任國安委辦公室主任(國安辦),習的舊部蔡奇擔任國安辦副主任。2017年蔡奇調職北京市後,傳習的另一舊部王小洪將接手國安辦副主任。

深改組的辦公室主任是習所倚重的王滬寧。

中共「三中全會」之後,習近平集深改組、國安委、網絡與信息化小組組長於一身。

2016年11月習當局稱,2018年將審議通過監察法,正式設立國家監察委員會(監察委)。

事實上,國安委削減了原先江派掌控的政法、國安系統的權力;深改組削弱了各派在國務院的權力;網絡與信息化小組則把文宣的部份權力收於手中;監察委監察的範圍遠超紀委,對象是所有公職人員,囊括了中共的各個機構。

江派「大老虎」雲集的中央書記處,其功能也一度遭到學者的質疑。「十八大」以來落馬的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等人都是十六屆或十七屆中央書記處書記。

汪玉凱一度直言,目前中共是政治局常委和書記處這兩個部門並行,有職能重合之嫌。

李林一認為,現在還很難說,「十九大」之後中央書記處會否立即出現架構變化。隨著習近平手中的權力越來越集中,中共的體制毫無疑問將被改變。現在中共內部問題重重,任何體制內的改革都已經無法再挽救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