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中共天津市委前代理書記、天津前市長黃興國以「受賄罪」被判刑12年。他被指非法受賄4,003萬餘元人民幣。官方通報中還提到,其檢舉了他人違紀線索。他到底檢舉了誰,引關注。

黃興國被指在1994年至2016年任浙江台州地委書記、台州市委書記、浙江省政府秘書長、副省長、浙江省委常委、寧波市委書記、天津市委副書記、天津副市長、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天津市長等職時,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取得項目用地、職務晉升等事項上謀取利益,直接或通過他人收受財物共計4,003萬餘元。

中共官方的通報中提到,黃興國「檢舉他人違紀線索,經查證屬實,因而從輕處罰」。那他到底檢舉了誰呢?目前還不得而知。

據悉,黃興國是通過巴結江澤民而迅速發跡的。同時,黃興國與前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關係密切,兩人在天津官場內外相互抬舉吹捧。

今年7月25日,中共大型政論專題片首度曝光了黃興國的懺悔畫面。畫面中,黃興國表示,第一次巡視了,第二次再來個「回馬槍」,這一招很厲害。他懺悔稱,打自己的小算盤,出問題了,私慾膨脹。

2016年6月29日上午,中共中央第三巡視組對天津開展巡視「回頭看」。時任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的黃興國早早地站到了門外,等候巡視組的到來。

專題片稱,沒想到,兩個半月後,2016年9月10日晚上10點半,黃興國被宣佈調查。他的政治仕途也跟著徹底終止。早在2014年到2015年間,中央巡視組第一次巡視天津之後,黃興國打探涉案高官武長順的案情線索。

據報,黃興國曾找中紀委官員袁衛華打探案情。當時,黃興國主動、多次與袁衛華接觸,請袁喝酒、吃飯,贈送名貴手錶等貴重禮物,打探武長順案、楊棟樑案的相關信息,同時也套取、打探關於他本人的一些問題線索。袁都一一奉告。

黃興國落馬後,他被批封官許願、任人唯親,執意栽培使用自己的人馬,使拜碼頭、拉山頭等天津「圈子文化」愈演愈烈。

今年7月10日,黃興國的前「大管家」,前天津市委常委、統戰部長王宏江被立案審查;20日,黃興國的下屬、天津市委前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劉劍剛被立案偵查。陸媒解讀,這是當局清洗黃興國「遺毒」,對天津官場再出重拳。

黃興國被指涉腐長達22年,其腐敗從1990年9月任浙江台州地委書記開始一直到任天津市長未停止過。他落馬後,他的兩個弟弟也幾乎同時被帶走。黃興國的四個弟弟中有三個直接參與了經商。

大陸財新網長篇特稿曾披露黃興國放任親屬插足天津、浙江等地的相關產業,尤其他的弟弟黃興余、黃興榮傍著黃興國的權勢,在房地產、開發建設、濱江道改造等領域裏,充當掮客謀利。

黃興國被指是江派人馬安插到天津市的一顆棋子。黃興國主政寧波期間,寧波高速公路的各個出口,都豎起了江澤民的巨幅畫像。

黃興國除被指控涉嫌貪污外,還跟2015年8月發生的天津大爆炸案件有牽連,在那次事件中,官方聲稱有173人喪生。之後,黃興國曾在記者會上稱「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中共「十八大」以後,天津官場被持續清洗,黃興國、楊棟梁、武長順、尹海林和王宏江等「大老虎」落馬。

時政評論員石實曾表示,黃興國、楊棟梁、武長順等人被指拜碼頭、拉山頭、搞「圈子文化」,而他們「圈子」裏的後台老闆應該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及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張高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