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是個美好的時代,一個殘疾人,靠賣燒餅,還是沒自己舖面的那種小販。能有自己的房子,還能養活不工作的漂亮老婆。」看完《水滸》,一位朋友發出如此感嘆。

微博上有一段——「讀《水滸》,最大的發現是武大郎的住宅。武大家住陽谷縣紫石街,臨街樓房,至少兩層,居住面積該在200平米以上,沒聽說有房貸。就算是租的,也相當可以了。一位沿街賣燒餅的小販,居住條件如此之好,靠得是甚麼?」

武大郎為何值得羨慕?這位清河縣人士,武松的哥哥、潘金蓮的丈夫、西門慶的情敵、著名點心師,身殘志堅的好青年——武大郎先生在宋朝到底過得怎樣?一個殘疾人個體戶,就靠每天賣點炊餅,都能住上單門獨院的複式小樓,尤其令人羨慕的是,還可以養一個不要上班,漂亮得一塌糊塗的老婆。當今要找個媳婦,沒有房子你就只有當光棍的份。除此之外,老婆還是全職太太,這和21世紀火箭時代的中國白領相比,幸福指數高了去了。

別看武大郎其貌不揚,住房條件可比咱現代的大多數人好多了。首先,武大郎家的客廳相當寬敞,後面還有工作室(武大郎做炊餅的地方)。後來潘金蓮看上了武松,想著法子把他弄到自家住,還收拾出一間臥室。就那間臥室,起碼也有二十平米。而且這棟小樓,和其他人家連在一起,通俗說,那叫連體別墅。更厲害的是,這小樓還臨街,一樓作為店鋪使用——典型的商住兩用,商業價值很高,王婆不就是利用一樓做生意嗎。

這幢小洋樓佔地面積至少有200平米,按容積率來算,建築面積也有200平米,何況還有一個小院子,那年代應該沒有按揭貸款一說,可以確定是全款付清的,要是出租的話,租金絕對可觀!看來,傳說中積貧積弱的宋朝社會應該是很富裕,社會保障體系也搞得不錯,房價不是很高,窮人也買得起房子。要不是武大賣餅將婆娘養得白白嫩嫩,一竹杆打了西門大官人,禍起蕭牆。武大的後半生還是應該很幸福的。

文學作品總是會折射某些社會現實,但千年之後,會激起如此強烈的反應,可能是太羨慕武大郎的「幸福生活」了。人們羨慕武大郎的背後,更多的是羨慕宋朝人幸福和安定的生活,羨慕武大郎生活的那個時代。宋朝無疑是一個富裕的社會,這一點似乎沒有甚麼爭議,《清明上河圖》所描繪的北宋城市的繁華,搬到現代社會也不落後。

不僅如此,宋代官方對貧困人口和弱勢群體的社會福利保障主要表現在,醫療救濟、養老救濟、喪葬救濟等等。元符元年(1098年),宋朝官方頒佈居養法,規定對鰥寡老人、殘疾人生活不能自理的,月給米豆、病者藥之、死者葬之,一切免費。並且設立不同社會福利保障機構,如居養院,收容乞丐之處;安濟坊,有疾治病之所;漏澤園,死後安葬之地。死後,官方還負責聘請僧人為死者超渡亡靈。每年所需費用約五百萬貫左右,全由中央財政承擔。值得一提的是,北宋末年的權臣蔡京對此有很大貢獻,當時他下令各州縣設置居養院、安濟坊,由中央財政撥款,全面向社會開放,進一步完善了社會保障制度。

宋朝不僅窮人有保障,同時也是一個文人輩出和文人幸福的時代。君不見廟堂之上,君臣爭論不已;江湖之中,書生指點江山。試問哪朝哪代,文人有這等身份和地位?朝堂之上,包拯口沫橫飛,仁宗皇帝不得不以絹拭臉,而老包卻只當不見,仍然慷慨陳詞;江湖之上,范仲淹妙筆生花:「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有宋一代,是中國知識份子活得最滋潤的時期。也是中國知識份子政治上有理想、文化上有創新、道德上有追求、生活上有保障的社會。

與宋朝人生活相對應的是,一位現代「北漂」網友在日記中所記載的生活,他說他在北京至少十餘年,沒有去過一次劇院,沒有看過一場電影,沒有聽過一場音樂會,沒有遊過一次公園……是沒有錢嗎?不是。是沒有時間嗎?也不全是。主要的原因是:沒有心情!頭上頂著新的「三座大山」;身旁發生著一件又一件「下崗」、「拆遷」的事情……你說,我有心情買一張票,坐到輝煌的大廳 ,去聽高雅的交響樂嗎?

兩相對比,崇敬之情油然而生。請允許我向武大郎先生致以深沉的敬意。假如我生活在他的時代,我一定會為他撰寫一篇長長的唁文,親自在追悼會上朗誦。除了向這位身殘志堅的「勞動模範」表達敬意,還要告訴他不要覺得命苦,一千多年過後還有很多人如此羨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