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將產生新一屆的中共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作為中共天津直轄市的掌門人李鴻忠目前面臨五方面的壓力,能否躋身中共政治局委員還是個謎。

中共十九大將在10月18日在北京召開,按照以往慣例,中共三大直轄市的主官都是中共政治局委員,僅是中共中央委員的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目前面臨五大麻煩與壓力。

一、天津官場塌方式腐敗

據中紀委官網9月23日消息,天津市從1月至8月,有719人因違反「八項規定」而被處理,其中包括49名廳局級官員、390名縣處級官員。

其實,天津市在中共十八大後出現塌方式腐敗,包括天津市代書記、市長黃興國,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武長順,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天津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王宏江,天津市委前常委、前副市長楊棟梁5名省部級、40多名廳級、7名處級官員落馬。

有評論認為,如此數量的官員在短期內集體落馬,這對一個城市的政治生態而言,無疑是巨大的影響。政治問題是天津要邁過去的第一重「門」。

二、不匹配直轄市定位

今年4月底到5月底,中共國務院第一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天津進行督查;7月29日,督察組反饋天津環保存在嚴重的問題:在環境保護方面存在研究部署少、口號多、落實少等問題,領導幹部擔當意識、責任意識不到位等。

督察組說,天津「與直轄市的定位有明顯差距」。外界認為,如此一針見血的批評,在中共政治文化內,極為罕見。

此外,天津一些突出的環境問題長期沒有得到解決,「散亂污」企業眾多。如北辰區劉家碼頭村集聚近千家廢品回收小作坊,佔地約600畝的「垃圾村」,積存20餘萬立方米垃圾渣土和9萬噸污水,直至4月督察組督查並經媒體曝光後才得以整治。

官方說天津「與直轄市的定位有明顯差距」,引發外界熱議天津市「一把手」李鴻忠是否與「中共政治局委員」也存在「明顯差距」。

三、治理存在不少短板

今年7月,東北大學畢業生李文星誤入天津傳銷組織,因病未及時送醫導致死亡後,被拋屍在天津市靜海區G104國道旁的一個水坑裏。

李文星的屍體被發現的同一天(7月14日),天津又發現另一名山東畢業的大學生張超的屍體,他也與李文星一樣,曾通過網絡招聘平台加入天津的傳銷組織。

除治安外,督查組還發現李鴻忠任內仍有兩家天津「地條鋼」違規生產,並排放大量廢水廢氣;天津官場還普遍存在弄虛作假現象,如中共國務院第一督查組今年7月17日至25日對天津市進行實地督查時發現,天津市靜海區水務局向督查組提供虛假材料。據稱,督查組直斥天津「別再做表面文章」。

四、曾主政的湖北也發生塌方式腐敗

去年9月,時任湖北省委書記的李鴻忠調任天津市委書記,接替落馬的黃興國的職位。

李鴻忠主政湖北省時,湖北官場也發生了「塌方式腐敗」,包括湖北省政協原副主席陳柏槐,湖北副省長郭有明,湖北省委常委、組織部長賀家鐵,湖北省政協副主席劉善橋4名副省部級官員落馬。

外界認為,按照中共官場無官不貪、無官不腐的慣例,湖北省這些貪官不會不向湖北省的「一把手」李鴻忠「進貢」;即便李沒貪腐,他至少負有「領導責任」。

據港媒此前披露,李鴻忠曾多次被中紀委約談,要求他主動交代他在廣東、深圳擔任領導期間的經濟、生活作風問題。

五、江派背景色彩濃厚

李鴻忠除面臨上述四方面的麻煩外,他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江派背景色彩濃厚。

李鴻忠曾受到江澤民姘頭黃麗滿的關照和提拔,官運亨通。黃麗滿任深圳市委書記時,李鴻忠先後任深圳市委副書記、深圳市市長;2005年1月黃改任廣東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後,李鴻忠接任深圳市委書記。

李鴻忠2008年1月任湖北省長、2010年12月任湖北省委書記;他主政湖北後,又曾緊跟薄熙來在湖北大搞「唱紅」,但隨著薄、周政治陰謀破產,李鴻忠見勢不妙趕緊轉向,多次向習近平表忠心,更是首個喊出「習核心」的地方大員。

今年初,港媒曾報道,李鴻忠被譏諷為「小林彪」,已經是小範圍之內的公開秘密。習近平的私人顧問傾向於提防像李鴻忠這樣的人。

《成報》去年10月刊發署名「漢江泄」的文章,狠批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是「政治變色龍」,是典型的投機份子;並稱他與張德江、劉雲山同一個團團伙伙,呼籲習近平當局需剔除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