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前夕,官媒披露了朝陽區的一個民間「情報組織」,目前註冊人員13萬,該組織就是經常見諸報端的「朝陽群眾」。官方為調動其積極性,財政撥款每人每月補貼300-500元人民幣。對此,中共利用群眾加強「維穩」管控的做法遭到民間強烈反彈。

「十一」敏感日之後,中共將舉行五年一度的黨代會,以及與「十九大」有關的「七中全會」。根據中共慣例,每遇敏感日,中共都會增派大量「維穩」人員和增加費用。

9月21日,官媒披露了首都的這個神秘組織——「朝陽群眾」。

《法制晚報》的報道將「朝陽群眾」與世界上知名的特務機構相提並論,惡搞稱這五大組織中最低調的莫過於北京的「朝陽群眾」。

「朝陽群眾」是由「治安志願者、黨員巡邏隊、專職巡邏隊、義務巡邏員、治保積極份子」五部份組成。報道披露,僅朝陽區實名登記註冊的「朝陽群眾」就有13萬人,加上沒登記註冊的「維穩人員」高達19萬。

朝陽區政府為其調動積極性,財政撥款每人每月補貼300-500元。不過,報道沒有披露這筆費用總數是多少。

據北京綜治辦介紹,目前北京有超過85萬人的「朝陽群眾」。

對此,北京獨立作家殷德義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這是中共的一種手段。中共把這些追隨者調動起來,對於中共與國家的關係這些人沒有清晰的概念。

原人民大學政治系主任冷傑甫先生向大紀元記者介紹,朝陽區的情況不太清楚,但海淀區其所在地知道一些。現在把一些老太太都動員起來了,好像火山要噴發了一樣,草木皆兵,怕的要死。感覺這個會議能不能開成開好都不好說。他說,連老太太都武裝起來,接下來就只有武裝雞鴨了。

冷傑甫強調:「老百姓跟政府不是一條心,甚麼動員學習、高喊維穩,實際上老太太們心裏也不願意,她們都在罵街,只是應付一下而已。」

上述消息被各大媒體轉載後,引發網民的強烈反彈。

「新浪」微博網民「翻跟鬥的土撥鼠」回應:「我感覺他們好像錦衣衛,神秘而且嚇人。」

一位紐西蘭華裔在微博上譏諷稱:「北京人真幸福,每日都生活在電影裏。據說當年東德五個人裏就有一個告密者,甚至夫妻雙方都不知道對方是告密者。家家戶戶都是斯密斯夫婦,想想這樣的生活真刺激,身上激素都上升。」

上海一位網民解釋說:「類似東德斯塔西(Stasi,德語「國安」一詞的縮寫)。除了正式職工,真正的『地下工作者』是數以十萬計的、散步於社會各個行業、各個角落的非正式僱員,即人們通常所說的『告密者』。它構建起了一張由幾十萬線人組成的大網,將幾乎所有的東德公民罩在網中。」

北京「新浪」認證的一名藝術家不解地表示:「據朝陽區綜治辦透露,『朝陽群眾』已達13萬餘人,平均每平方公里的地面上有277人。其中6萬餘名活躍的『朝陽群眾』,每月向警方告密2萬餘次。北京人為啥這樣具有『告密』基因呢?」

北京的梅女士解讀官方的用意說:「讓群眾互鬥,讓粉絲互罵,讓左右互攻,成功地轉移了矛盾。」

西安的網民還以對聯方式譏諷:「上聯人人自危,下聯草木皆兵,橫幅河蟹。」

也有「新浪」網民譏諷,為了維穩可真是下了血本了!還有網友簡單算了一筆賬,按人月均400計算,13萬人,每月就是5,200萬,每年就是6億元人民幣,這是朝陽區的,整個北京社會面維穩成本是多少呢?

目前離中共「十九大」召開不足一個月,官方除了增派大量維穩力量外,還不斷下發秘令阻止各地訪民進京上訪。一份河南陳吳鄉政府內部控制的所謂不穩定人員名單也被近日在網上披露。北京還在市區內檢查驅趕在京的各地訪民。北京85歲高齡的鮑彤一月一次的聚會也被禁止,他還被要求這段時間不得接受媒體採訪。

目前,錄用外地人員工作的在京企業也被喊停,甚至有企業原有的外地人員居住的地方被要求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