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19日在聯合國大會的首次演講受到全球矚目。華府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專家表示,該演講是特朗普迄今為止最重要的外交政策講話,他將「美國優先」的競選口號延伸到外交政策當中,向世界領導人展示他獨特的內政外交哲學。

國際戰略研究中心是美國兩大智庫之一,是一個位於華盛頓特區跨黨派的外交政策智庫,於1964年由海軍上將阿利・伯克和美國駐外機構大使大衛・阿希爾成立。

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國防工業行動組主任、國際安全計劃高級研究員亨特(Andrew Philip Hunter)在觀看完總統演講之後告訴大紀元,他認為這是特朗普迄今最重要的外交政策談話。

圖為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國防工業行動組主任、國際安全計劃高級研究員亨特資料圖片。(視像擷圖)
圖為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國防工業行動組主任、國際安全計劃高級研究員亨特資料圖片。(視像擷圖)

將「美國優先」競選口號延伸到外交政策當中

「他(特朗普)似乎努力將『美國優先』的競選口號延伸到外交政策當中,以便他可以將之傳遞給外國領導人。他倡導主權、倡導對我們國家主權的尊重。這是我們在競選過程中很少明確聽到的東西。他似乎做了大量工作,將他的外交策略跟聯合國的討論環境融合起來。」

特朗普在演講中說:「今天,如果我們不能將我們自己、我們的心靈、我們的思想投入到我們的國家中,如果我們不能為自己建立一個強大的家庭、安全的社區和健康的社會,沒有人可以為我們做這件事情。」

「我們不能等待其他人、遙遠的國家或官僚(為我們做這件事)。我們必須解決我們自己的問題、建設我們的繁榮、保障我們的未來,否則我們將遭遇衰退和失敗,被別人奴役。」

「聯合國以及全世界希望為自己和子女謀求更好生活的人們當今面對的真正問題是一個基本問題:我們仍然愛國嗎?我們足夠愛我們的國家以至於願意保護她們的主權和主宰她們的未來嗎?我們足夠尊重她們,以至於願意捍衛她們的利益、保護她們的文化並保證帶給她們的公民一個和平的世界嗎?」

亨特說,特朗普再三談論美國的經濟狀況和美國人民的期望,說美國人民的主要興趣是美國政府。「他顯然將他的外交努力放在國內政策的背景下,即使他是在聯合國的國際舞台上發言。所以,他非常明確地從他的角度闡述,美國國家利益將驅動他的外交政策策略。」

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亞洲安全高級研究員庫伯(Zack Cooper)告訴大紀元,特朗普政府的挑戰是向各國領導人解釋,世界將如何受益於「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我認為,這對總統而言是個很大的挑戰,因為當他只面對美國人民講話是一回事,當他在聯合國對全球觀眾講話又是另外一回事。」

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安全高級研究員庫珀(Zack Cooper)博士資料圖片。(約克/大紀元)
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安全高級研究員庫珀(Zack Cooper)博士資料圖片。(約克/大紀元)

特朗普闡述這個世界面臨的挑戰

亨特在觀看了總統演講之後的另外一個感受是,特朗普花了很多時間闡述他看到這個世界面臨的挑戰,特別是北韓、伊朗、委內瑞拉和恐怖主義。特朗普試圖說服其它國家支持他的政府對這些問題的策略。特朗普似乎暗示要對北韓、伊朗和委內瑞拉進行更多的經濟制裁,收緊現有的制裁。他也強調軍事手段。

特朗普在談到北韓威脅的時候說:「美國有極大的力量和耐心,但是如果被迫捍衛自己和盟友,我們將沒有選擇,只能完全摧毀北韓。」他還說,「火箭人」金正恩在執行「自殺任務」。

庫伯認為,特朗普發表這些強硬言論,是試圖阻止北韓使用新的導彈能力威脅美國在亞洲的盟友。「他對北韓發出的信息是,試圖敦促他們停止那些威脅。說服北韓放棄核武計劃,那是一個更加困難的任務,但是讓他們停止攻擊或威脅鄰國,我認為更加實際。」

庫伯不認為特朗普真的在威脅摧毀北韓,除非北韓攻擊美國和盟友。「我的觀點是,北韓不太可能這樣做,因為金正恩知道,攻擊美國及其盟友的後果是,最終導致他失去權力。所以我的觀點是,北韓爆發戰爭的可能性比大多數人認為的更低。」

庫伯說,特朗普目前的對朝策略是,使用一切工具,包括軍事威脅、經濟壓力和外交壓力,試圖說服北韓放棄核武計劃。在這個過程中,特朗普很看重北京當局的作用。

亨特表示,許多美國人,包括他自己的看法都是,中共的政策是不要推翻北韓政權。但是中國仍然非常有可能跟美國合作,對北韓進行經濟制裁。

9月1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特朗普通話,談論執行聯合國決議對北韓施加經濟制裁的問題。9月21日,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對與北韓做生意的任何公司與個人進行制裁。特朗普在紐約與日本和韓國領導人舉行會談前還表示,中方已經下令中國的銀行停止與北韓的業務。他對習近平採取這個「大膽的」舉動表示感謝。

庫伯說,中共的利益跟美國的利益非常不同,因此中共只會對北韓施加有限的壓力,甚至可能會鑽聯合國決議的空子。

「儘管如此,(美國)仍然有可能在有限的程度上說服北京,對北韓增加制裁。顯然,完全切斷燃油不太可能很快發生,但是切斷30%的燃油可能更切實際。所以我希望,即使中共希望維持朝鮮半島的穩定,它仍然可以對北韓施加多一點點壓力,以便增加金正恩繼續這種危險行為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