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穆迪同步降中港評級之後,國際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標普,昨再將中國評級由「AA-」調降至「A+」,評級展望為穩定。對於是否亦會降香港評級,標普發言人未有回應。不過有分析師認為,香港和中國經濟密切相關,加上港銀大量借貸給大陸企業,預料香港被降級的風險加大。

這是標準普爾(Standard and Poor's)自1999年以來首次下調中國評級,也是今年第二家主要的評級機構調低中國評級。今年5月,穆迪28年來首次將中國主權評級由「Aa3」下調一級至「A1」後,標普曾向外媒表示,中國現時的評級展望為「負面」,表明中國評級可能被下調。惠譽國際於2013年下調了中國評級,目前三大評級機構都給予中國相同級別的評級。

與穆迪此前對債務風險的擔憂一樣,標普的報告敲響了中國債務的警鐘。有分析師擔憂香港因為和大陸經濟密切合作的關係,多少或受些影響,包括債務方面的風險也在加大。

同時,標普報告發佈前,美國聯邦儲備局(簡稱:美聯儲)宣佈縮表加息,市場擔憂資金外流,借貸成本增加,也令中港經濟、包括樓市增添隱憂。

標準普爾的評級報告在股市收市後公佈,市場對此反應不大,人民幣基本持平,內地交易時段人民幣兌美元微跌0.30%。

中國債務增提高金融風險

標普分別將中國長期及短期主權信用評級從「AA-」及「A-1+」下調為「A+」及「A-1」。另外,標普對中國的匯兌風險評估也從「AA-」下調至「A+」。

標普稱,中國長期信貸急升使經濟和金融風險增加。存款機構由09年以來對民眾非政府部門債權快速增長,增長速度常常高於收入增速。儘管信貸增長有助推動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強勁增長和資產價格上升,但這也一定程度上削弱金融穩定。中共政府加大力度要求企業去槓桿,中期可令金融風險回穩,但相信未來2至3年信貸增速仍會令金融風險逐步增加。

對於將展望調整至「穩定」,標普認為,中國未來3至4年將保持其強勁經濟表現和財政表現獲得改善,預計2017~2020年中國赤字接近或低於GDP的2.5%,而最少直至2020年,中國經濟年增長率仍可保持接近5.8%或更高水平。

標普表示,如果信貸增長明顯減速,且維持在大幅低於當前速度的水平,同時實際GDP增長速度保持在健康水平,就可能上調中國信用評級;相反,如該機構認為,中國放鬆控制金融風險力度,及為支撐經濟增長而放任信貸增長加速的可能性增加,那就可能下調其評級。

巨額債務或引發金融風暴

近幾年,國際上普遍對中國的債務問題表示擔憂並多次發出警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上月發表措辭強硬的警告聲明稱,根據其最新研究報告,中國過度依賴信貸的經濟策略引發巨額債務,已達到危險水平,可能會引發下一次金融危機風暴。

不僅是債務的總量巨大,讓人真正擔憂的是中國債務增長過快。2007年底的時候,中國的債務只佔GDP的152%。英國《金融時報》的報道稱,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北京當局在2008年釋放了一股信貸洪流,中國的債務問題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2016年底的總債務增至原有水平的4倍,達到28萬億美元(約218萬億港元)。

國際清算銀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資料顯示,截至2016年底,中國的債務佔GDP的比重為257%,遠遠高於新興經濟體184%的總體水平。

中共央行7月4日發佈《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7)》,指非金融企業風險繼續暴露,且部份房地產市場出現泡沫風險。

經濟分析師:不覺意外 

外電引述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經濟師、耶魯大學高級講師羅奇(Stephen Roach)表示,標普下調中國評級幾乎不令人意外,眾所周知這些主權國家信用評級都是滯後於指標。

他續稱:「他們總是後知後覺。如果房間裏有火,每個人都離開了,他們才說:『我覺得煙霧探測器被觸發了。』」

羅奇又指,中國確實有債務問題,但已經談論了好幾年。

穆迪今年5月降級後,中共當局以強力維穩、堵截資金外流的方式,穩定了人民幣匯率,加上近期中國經濟數據轉好,外界一度期望標普會改變其降級的態度。不過,前《信報》財經專欄作家廖仕明認為,中國債務問題,絕對是中國經濟的一個「隱形炸彈」。國際評級機構降低中國級別,並非空穴來風。

他解釋,因為中國經濟和政治密不可分,所謂的國企背後都是中共政府在支持,銀行也是。西方企業出問題,債務人申請清盤,不涉及政府信用問題,但在中國,是政府行為在操控,房地產市場的風險,金融市場的風險,全部落在中共主權行為上。

換句話說,雖然因為中共極權特性,令到中國的經濟結構成為一個怪胎,可以透過中共全面操控,變成相對穩定,但一旦問題積累到一定程度,當真正金融風險爆破的時候,勢必出現骨牌效應,更沒得救。比如最近中共當局整頓大型企業,陸續傳出民企無法從銀行借貸,甚至要把國外的東西賣掉,都是中國金融風險的一個表象。「比如王健林企業要低價賣盤,償還債務,變相推低市場價格。」故廖仕明認為,國際評級機構就是看到這一點,所以選擇調低中國級別。

憂港評級受影響

至於香港評級會否受到影響,廖仕明指,香港和中國經濟密不可分,很多香港銀行都貸款給大陸企業,比如最近來港瘋狂投地的中資企業,也都是從香港銀行融資,進一步推高了香港房地產價格。一旦這些陸企資金鍊出現斷裂,對香港經濟勢必帶來惡果。比如向海航短期融資15億美元(約117億港元)的至少4家香港銀行,已經決定不再延期,就是考慮到這些金融風險。

渣打銀行(香港)中國宏觀策略師劉潔認為,各評級機構在考慮本港評級時,都會加入中國支持的因素及影響,隨著中港經濟聯繫日趨緊密,內地因信貸增長過快產生的風險,會對本港有連鎖效應,故她認為本港評級被降的風險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