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是否留任成為媒體關注焦點,中共高層也正在圍繞此焦點展開激烈博弈。

連日來,海外媒體不斷放出王岐山退休或留任的消息。《明報》9月18日報道引述多名北京消息人士透露,5年來,王岐山已逐漸構建「制度反腐」,加上王本人有退意,因此,他十九大後將選擇離任,報道中還透露,王笑稱「不可能一直工作,也該好好休息了」。

王岐山有可能說這樣的話嗎?很有可能。早在兩年前,在網上傳出王岐山在一個給老幹部團拜會的內部講話中,就曾經稱自己要退下來。

王岐山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六,但他的實際權力與影響力,其實在習近平一人之下眾人之上。王岐山幫助習近平強力反腐,與中共內部以江澤民集團為代表的既得利益者,結下了不共戴天之仇。如今正處於政治漩渦中心的王岐山,在重重壓力之下,此時主動說出要退的話,也比較正常。

在政治和官場上的話,其真實的目的和含義,往往隱藏在話語的背後。類似王岐山這樣的官場表白,在中共領導人中,此前鄧小平和江澤民都說過。

據被大陸官方禁止出版的《胡耀邦傳》一書透露,1986年5月,鄧小平約胡耀邦到家中談論中共十三大人事安排。胡耀邦說:「我已年過七十了,十三大一定要下來。」鄧小平說:「我、陳雲、先念都全下,你要下就半下,不再當總書記,而再當一屆軍委主席或國家主席,到時候再說。」

同年8月22日,鄧小平過81歲生日,在北戴河擺了幾桌酒席,表示在兩年後的中共十三大上全退。胡耀邦竟然信以為真,在接受香港記者陸鏗採訪時將鄧要退休的消息透露了出來,胡耀邦此舉點燃了日後他下台的導火索。胡耀邦在政治上的天真,也是其最後下台的主要原因之一。

另一個弄巧成拙的則是江澤民。2004年8月中旬,洪學智、劉華清、楊白冰等老將軍在一次中央組織生活會上,提出江澤民應在四中全會辭去中央軍委主席職務的建議,得到了上屆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遲浩田、中央軍委委員王克、王瑞林等的支持。老將軍們的看法由中辦轉至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有四十多名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進行回應,致信政治局,認為江澤民全退的時候到了。

江因此在會上假裝表示可以隨時退下,決不戀棧,請政治局常委會決定。江在政治局常委會安插了很多自己的人,江相信此舉沒有太大風險。9月1日,江澤民給中央政治局發了一封信,信中強調自己經過「慎重考慮」,提出請辭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的真實想法不過是想擺個姿態,平息別人對他貪權的指責,並不是真心想交權。他相信自己提拔的人最後會「挽留」他,然後他就可以再度上馬,名正言順地繼續垂簾聽政。但這一消息很快就被另一派人馬透露到海外,9月6日《紐約時報》就透露了江自己請辭的消息。江的處境非常被動。

最後當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把徵集來的促江澤民下台的元老和上屆政治局常委的意見發至中央委員、中央軍委委員時,江已無力回天。9月13日,中央政治局召開了擴大會議,中央軍委委員出席參加了討論。會上,被江親手提拔起來的中央軍委委員徐才厚、梁光烈、廖錫龍、李繼耐等紛紛表態,支持江澤民提出的「請辭」。9月14日,離四中全會召開還有一天時間,政治局討論江澤民去留的會議,從下午一直開到晚上近十一時才結束,最後決定江下台。江澤民的攝政曾慶紅一看風頭不對,也贊成江下台。

從鄧小平和江澤民兩人「主動請辭」的經歷來看,決定中共高層領導人的去與留,根本不在於他本人說甚麼,能夠起決定作用的,主要是由中共高層博弈雙方博弈的態勢、政治需要和最後結果來決定。

因此,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之後的去與留,主要取決於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政治博弈的發展態勢和需要而定。

對於王岐山本人來講,他不可能不了解中共的政治鬥爭就是你死我活,凶險異常,在反腐戰役沒有取得最後勝利之前,最起碼在敵方主帥江澤民和曾慶紅還沒有被拿下的情況下,主動退休意味著甚麼?港媒報道中所說的所謂「功成身退」也顯得可笑,功未成,談何身退?在中共體制內,一旦失去權力,無異於俎上之肉。因此,只要有一口氣在,王岐山都不可能主動退休。

那麼,王岐山在十九大之後,如果不退出中共權力核心,只是一個擔任不同職位的問題;一旦王岐山退休,外界可能會看到,十九大上將有更多習近平陣營人馬在常委和政治局上位,這自然是王退休的代價交換所得。

在距離中共十九大召開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可能將會有更多王岐山去與留的明確信號被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