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西方女士經常來廟問簽,她是一個飛航法律方面的專才,最近與上司抗衡忿而辭職,一直在找工作,可能是因為行業太尖銳,一時三刻找不到工作,所以經常來問簽何時能找到工作,順道也會問感情。奇怪得很,她所問的工作簽都屬吉,而感情反屬凶,而事實上她經常被邀請面試,聘方對她很有興趣,可能她叫價太高吧,聘方都希望達成一個中位數,而她覺得她讀這門法律比普通法律辛苦百倍如何可以減價,所以又不停的面試再面試,極不明白為何求出來的簽都是吉簽,而感情方面,她已有交往的男友,而確實各有異心,隨時終止。

我問她為甚麼會這麼相信問簽,她說當她被這些問題困擾時,就到廟閒逛,也試一試學求籤吧,她說當拿著籤筒時,就有一種悠然神往的感覺,耳根底下好像有音樂也有說話,當然不是廟裏的嘈雜聲,也不理會那些好奇瞪著她的目光,把注意力放在籤筒,搖著的時候就有種與神溝通的感覺,有時甚至熱淚盈眶。對於一個從事法律的外國人來說,這實在是極大的諷刺,但是如果能用眾生平等這個概念來想,可說一點奇怪都沒有。曾經有外藉遊客對我說,他們感覺到廟裏的力量令他們像回家的感覺,那種熱淚盈眶的感覺唯有推說是香燭的煙,心中的激動與教堂的寧靜感覺截然不同。

或許,我們對自己的文化不再重視,又或者對菩薩是敬之畏之,過份冀求,反而缺少了像遊客的那種回家的親近,我們感受不到神祇的感召,只懂跪拜叩頭,口中誦稟,而並非嘗試讓菩薩進入心靈,聽沒有聲音的說話,迎接沒有動作的提攜。

也難怪那些所謂「不迷信」的現代人輕視廟宇宗教文化,認為低智的人才會去廟求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