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十九大的臨近,中共對其「黑名單」上各類人士的監控和騷擾明顯加劇,各種維穩措施可謂登峰造極。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在北京有兩處住宅。9月16日,一位知情人士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鮑老的(兩處)住宅現在有64人值班。他們夫婦住一處,其女兒自己住一處,兩棟房子緊靠著,有人分幾班日夜看護。鮑彤出門,一定有一輛車尾隨,另外有兩個便衣跟隨著他」。

鮑彤16日也向該台記者證實說,他被數十人不分晝夜的監視。當局還在他家的樓下開設用於監視他的「音像公司」:「我住的地方外面對電線杆上面有一個探頭,可看到我家裏。那麼在我樓下開了一個音像店。我住在三樓,音像店在一樓。這家音像公司每天下午大概五、六點之間,一定有一輛車開過來,然後拿走東西(監控資料)」。鮑彤還說,監控他的人各有分工,包括公開跟蹤、錄音錄影,電話監聽,分析其動態等。

在記者採訪時,鮑彤家突然有便衣敲門。半小時後,該台記者再次致電鮑彤。他說,來人告知他,即日起至中共十九大會議期間不得接受記者採訪,還向他「打招呼」說不久將帶他外出「旅遊」,但不會出遠門。

鮑彤還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們原來老人們每個月一起吃頓飯,現在我接到通知,十九大前老頭老太太們不能一起吃飯。不知道十九大跟吃飯有甚麼關係,不知道吃飯對十九大會有甚麼影響,為何害怕我們吃飯?無法理解。」

一個前中共總書記的秘書,如今因為中共要開十九大了,竟然被它禁止接受媒體採訪,禁止和朋友聚會吃飯,行蹤電話甚麼的都被嚴密監控著,甚至還要「被旅遊」,這樣的事豈止是「無法理解」,要叫我說簡直就是荒謬絕頂!

還有更荒謬的。如果說鮑彤只是被限制自由了,那麼官方對原本就被限制自由的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就沒那麼客氣了。今年8月13日,高律師在被軟禁的陝北老家突然神秘失蹤,他的大哥高智義一家發現這個情況後隨即報警,之後官方派人上山裝模作樣的搜索了一番,好像高律師的失蹤跟他們沒關係似的。無聲無息了將近1個月後,高律師的家人終於從政府官員那得知他已被警方帶到北京,但對方卻拒絕透露更多詳情,以至於高律師目前的具體位置、狀況和被捕原因仍不清楚。也就是說,高律師再次被警察秘密綁架和關押了。

與鮑彤和高智晟的境遇都不同,上海市民葉家林既沒有被監控,也沒有遭綁架和關押,但家裏的寬頻卻被當局神不知鬼不覺得給斷網了。

為甚麼?原來,葉家林之前曾多次給彭麗媛寫公開信,反映自己家被強拆十多年,上海市政府至今沒有解決,孩子現在越來越大,需要空間生存的情況。因為這事,當地秘密警察曾多次找他談話,要求他不要寫信給彭麗媛和習近平。8月8日,葉家林在楊浦區大橋街道信訪辦接待室用手機又發了一封給彭麗媛的公開信,當晚5點晚飯左右,他已經使用一段時間的長城寬頻便突然斷網了。葉家林強調:「這次斷網跟安全局和公安局都有關係,但我去找派出所交涉,他們沒有一次承認是他們幹的,還說沒有人敢幹這樣的事情,我告訴他們沒有人敢幹,就你們敢。」

類似的荒唐事還有許多,筆者就不在此一一列舉了。可以說,自中共當政以來,每逢其舉行重要會議,都會搞的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但再怎麼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也從沒登峰造極到今天這種地步。

這說明甚麼?說明中共的內憂外患已經嚴重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從國際範圍來看,中朝關係目前已跌入谷底,金三胖完全不把中共放在眼裏,動輒威脅恐嚇。就國內而言,一方面,高層博弈波雲詭譎,殺機四伏,日趨激烈;另一方面,官民衝突有增無減,底層民眾的不滿猶如乾柴,隨時都可能被一顆微不足道的火苗點燃。身處風雨飄搖中的中共能不戰戰兢兢嗎?!

說白了,越維穩越說明政局不穩,越說明中共的末日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