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6日,中共網絡安全宣傳周開幕儀式在上海西郊會議中心舉行,劉雲山以中央網安小組副組長的身份現身。歷來在宣傳口呼風喚雨的劉雲山,這次卻只能以習近平的副手(習是網安小組組長)的方式出現,這無疑是一次打醬油式的「高層視察」活動。

中共十八大時,以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身份躋身政治局常委會的劉雲山,本來應是個實權人物,何以現在會淪落到「打醬油」的地步呢?

中共的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本身並非是個等閒角色,在中共內部相當於「副總書記」,近四任常務書記分別是胡錦濤、曾慶紅、習近平、劉雲山。4人中,曾慶紅在位時權勢最大,一度權傾朝野。

十八大之初,中央書記處從6人增加為7人,劉雲山手下的6名書記分別是中宣部長劉奇葆、中組部長趙樂際、中辦主任栗戰書、全國政協副主席杜青林、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國務院秘書長楊晶。

有親共港媒一度認為,中央書記處擴權了,理由是,上屆的書記處書記全是黨務系統官員,而這次增加了楊晶進入了書記處,書記處終於重新獲得了對「政務」系統的指揮權。

不過,事實證明,這種表面上的「擴權」完全是虛晃一槍。很快,劉雲山就嚐到了權力的大餅被習近平陣營分步蠶食,最終變成「畫餅」的滋味。

中共十八大之後,習近平對中組部進行了大換血,不僅把他的清華同窗陳希任命為常務副部長,而且對副部長進行了6出7進的調整。劉雲山除了對他老地盤宣傳口的人事任命還能說上事,其他領域的人事安排,基本上插不上嘴。

中辦主任栗戰書,習外訪常常不離左右的他,是習的心腹幹將,劉雲山對中辦染指的機會為零。

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呢,有王岐山這樣的強勢書記在上頭召喚,還輪得到劉雲山發話嗎?

還有統戰口的杜青林,本來就是書記處的「邊緣人」,但是在習近平2015年7月設立中央統戰工作領導小組後,因為極有可能是習本身兼任該小組組長,所以劉雲山想嚐點「統戰湯」的願望也沒戲了。

至於國務院秘書長楊晶在多大程度上會聽劉雲山吆喝兩句,從過去4年的報道看,基本上是沒太多可指望的。

所以,劉雲山唯一能守住的就是中宣部這個他經營了20多年的地盤了。這個也是他一直能夠在十八大後釋放輿論混水的資本。

但是,顯然習近平並沒有放過這塊劉雲山的「自留地」。中宣部內部,習安插了他的浙江舊部黃坤明做常務副部長;文藝工作座談會,由習親自主持召開;王岐山也不失時機的自立門戶,建立了中紀委宣傳部,從中宣喉舌那裏分走了一塊大蛋糕。而習設立的網安小組辦公室(網信辦),更是把劉雲山的重頭部門國新辦的主力大部份蠶食掉了,從此前的「國新強、網信弱」來個大反轉,變成了「國新弱、網信強」。

看看上面的「失權歷程」,我們就不難理解,劉雲山到十九大前為何變得如此疲弱無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