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林沖,竊以為他是中國人做人的一個高度。他的言行,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的仁義禮智信、剛正不阿和臨危不懼。他是一個不像強盜的「強盜」。 

最初不解林沖為何被稱為「天雄星」,他似乎不是怒髮衝冠、雄氣萬千的人物;如今方解這個「雄」是「英雄」之意。逞匹夫之勇、不計後果,固然有可取之處,但不能算是英雄。林沖有胸襟、有義氣、忠勇有謀略,「英雄」當之無愧。比如,林沖對高衙內奪妻的行徑進行了保有最大容忍的抵制,體現了胸襟;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不肯殺楊志落腳梁山,而為了晁蓋、吳用、公孫勝等素不相識的人落腳卻殺了王倫,體現了義氣;參加征遼、征方臘,為國盡忠體現了武將的忠勇;晁蓋死後,林沖擁立宋江為寨主,體現了他識人的眼光以及能為山寨的大局著想的謀略。 

林沖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他有做得好的地方、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但他做得好的地方,已經超越了人性中的善惡共存,令人擊節讚歎。如林沖殺陸虞侯的時候說:「殺人可恕,情理難容」。我的解讀是,殺人償命、或想殺人弄巧成拙被殺,在人世間都是罪有應得。不過殺人犯有可能是一時糊塗或情非得已,比如押解差人董超、薛霸是奉高太尉和陸虞侯的密令殺林沖;儘管這兩個人不講良心,但官大一級壓死人是存在的,林沖可以理解和原諒他們。這就是「殺人可恕」。像陸虞侯那樣一再主動惡意的要殺害林沖,作為禍害的源頭,從情理上來看是不可原諒的。這樣的人如果逍遙法外、天理何在?因此林沖殺了陸虞侯一干人,用他們的人頭祭了山神。 

林沖的順從和反抗,來自從善處著眼,對時局和自身的考量。他的饒人和殺人,也是從善處著眼、理性分析後的做法。進一步說,這些都體現了林沖的善良、智慧和隱忍。退一步說,這樣的好人,天下必應有其容身之所;林沖先期上山也可以視為水滸聚義始於天道。 

古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林沖竟然數次大難不死、大小戰無敗績、以病逝善終。可以這樣理解:禍從天降、命運坎坷,是在磨煉林沖的心智;其人實乃能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福將一名。 

細數林沖的幾次死劫:

第一次、被陸謙毒計欺騙,在太尉府帶刀誤入軍事重地白虎堂,隨後被押送開封府,高俅批「仰定罪」、欲借開封府判林沖死罪。

第二次、高俅遣陸謙以權錢唆使差人董超、薛霸在流放途中將林沖除去。

第三次、流放地滄洲牢城營對新來犯人的100殺威棒。

第四次、陸謙、富安千里追蹤到滄洲,與牢頭一起耐心等到大風到來之時,在草料場四面點火,想讓林沖插翅難逃。

第五次、上梁山,林沖被限期殺人入伙,哪知竟遇到武壯元楊志,打鬥中難分伯仲。 

林沖還有一次不明顯的死劫,且稱其為「暗劫」。《水滸》裏武功最高的第一反派史文恭,用一支毒箭突發制人、射死了山寨頭領晁蓋。但大家可否記得,除去山寨舊頭領王倫的是林沖,當時山寨武功最高的也是林沖,他取代王倫做寨主是理所應當的事。為甚麼林沖沒有自己做寨主呢?可以在他上山前寫的一首詩中看出端倪:「仗義是林沖,為人最樸忠。江湖馳聞望,慷慨聚英雄。身世悲浮梗,功名類轉篷。他年若得志,威鎮泰山東!」 

「功名類轉篷」一句,表明經過數次生死磨難,林沖已經看淡了功名,所以讓出了寨主之位。史文恭的箭,很可能是為了想讓林沖一招致死的。那麼林沖要「威鎮泰山東」是甚麼意思呢?泰山以東是大海,難道他想威鎮四海?我認為不是這個意思。泰山以東是大海,過了海是大連市,很可能這裏是林沖以後轉生的地方。 

能夠在當時的國防部長、知己朋友、趨炎小人、花花公子、押解差人、牢城營管營差撥、山寨頭目、武壯元和武功第一高手設置的一連串死局中逃生,可謂險中有險,恐怕再難找到如此得上天眷顧之人了。 

有爭議的是林沖休妻。休書是這樣寫的:「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為因身犯重罪,斷配滄州,去後存亡不保。有妻氏年少,情願立此休書,任從改嫁,更無爭執;委是自行情願,並非相逼。恐後無憑,立此文約為照。」我理解是,林沖被流放,自身生死難料,沒有能力保護娘子了。林沖休妻,是給娘子一個選擇,她既可以等著林沖回來,也可以改嫁,全在於她;林沖不想讓娘子為難。但林沖把話說得太狠:「若不依允小人之時,林沖便掙扎得回來,誓不與娘子相聚。」我認為這句話不是林沖的本意,林沖是怕娘子將來因等他而後悔。 

他不是一介武夫,是能放下功名和兒女私情的梁山好漢,是智勇雙全的將帥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