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中共不僅嚴格控制言論,而且頻頻出招,努力消除各類金融風險,迫使市場配合「『十九大』順利召開」。

北京忙消金融風險

據財新網報道,近年大陸房地產和藝術品市場非常活躍,與傳統金融渠道相比,利用這些特定市場隱匿、轉移非法所得的新型犯罪手法更為隱蔽,其過程容易被偽裝成合法交易,具有較大的洗錢和恐怖活動融資風險隱患。而且,現行反洗錢制度問責及處罰力度不足,針對特定非金融機構的反洗錢規範缺失。

日前,中共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完善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監管體制機制的意見》,提出加強統籌協調,在行業監管規則中嵌入反洗錢監管要求,擴大反洗錢、反恐怖融資監管的範圍。9月8日,央行還召開2017年反洗錢形勢通報會,部署了反洗錢工作任務。

9月13日,基金業協會發佈《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合規管理規範》,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協會要求各機構做好合規管理工作,對基金管理公司的合規管理制度和體系以及合規部門的職能、人員資質、人數、問責機制等提出要求;要求各公司的合規管理人員不得少於公司總部人數的1.5%,且不得少於兩人。

證監會還要求證券和期貨經營機構排查風險,包括流動性風險、財務風險、持續經營風險、信息系統安全風險、違約風險、信用風險等,排查結果在10月前上報。

另有消息稱,證券期貨經營機構負責人在「十九大」期間不得休假、出國和出差,以便「十九大」之前和期間維護資本市場的運行。

關閉比特幣交易所

9月14日,中國大陸三大比特幣交易所之一「比特幣中國」宣佈,即日起停止新用戶註冊,並將於9月30日停止所有的交易業務。有報道稱,這也是中共為在「十九大」期間穩定市場所採取的一種措施。

財新網9月13日報道稱,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提示,各類「虛擬貨幣」交易平台在中國大陸並無合法設立的依據。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缺乏明確的價值基礎,市場投機氣氛濃厚,價格波動劇烈,並日益成為洗錢、販毒、走私、非法集資等犯罪活動的工具。投資者盲目跟風炒作,易造成資金損失,需強化風險防範的意識。

據澎湃新聞了解,此前上海市金融辦已向轄內多家比特幣交易所下達口頭指令,要求9月底前徹底關閉比特幣交易。

第一財經報道,14日,據接近地方互聯網金融整治辦的監管人士稱,監管已對中國國內比特幣交易平台下定論:「全部關停,並於近期退出市場。」

此前,大陸持續釋放對虛擬貨幣融資行業監管的信號。9月4日,中共央行等七個部委聯合發佈相關公告稱,包括ICO的代幣發行融資本質上是一種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嚴重擾亂了經濟金融秩序。

公告特別提到,代幣發行融資涉及比特幣、以太幣等所謂的「虛擬貨幣」,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即日起停止。

9月8日17:30開始,金融監管層關閉大陸虛擬貨幣交易所,暫停所有幣種交易。

央行調整「兩金」

9月8日晚間中共央行通知,從9月11日起,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由20%調整為0,同時取消了對境外銀行人民幣存款的準備金要求。過去兩年,央行先後出台這兩項政策,以遏制人民幣貶值。

此前兩周,人民幣連續飆升,在岸價最高上漲了1,329點,一度升破6.4400元,最高達到6.4350元。人民幣過度升值會影響出口,進而拖累經濟增長。隨著近期人民幣加速上升,市場就在猜測中共央行會否進行干預。

對於央行突然調整外匯風險準備金政策,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易憲容表示,政策的核心或實質是央行希望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定,而不是讓人民幣對美元過快升值,也不是要讓人民幣重新回到單邊升值的道路上。之前的措施是為了弱化國內企業在人民幣貶值時做空人民幣所導致的惡性循環。

易憲容說,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預期能夠逆轉有外部因素,如美元弱勢、全球經濟好轉,也有國內的因素,最重要的原因是政府採取的一系列對資金流出有效控制的結果。

易憲容表示,對中共來說,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穩定是最為重要的策略,既不過度貶值,也不過度升值。而人民幣匯率穩定也是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最好的時機。如果人民幣貶值,沒有哪個國家及企業願意持有。中共改變那種人民幣持續貶值的態勢是必然,2016年以來推出的一系列措施就是為了此目的。

但如果人民幣過度升值,很容易把國內不少出口企業的微薄的利潤吃掉,讓大陸出口貿易全面下降,也會讓內地不少生產出口品的企業倒閉,讓大量的工人失業,並由此引發社會問題。如果人民幣還快速升值,央行肯定會推出更多的應對政策。

清剿「金融大鱷」

更早時候,中共還對大陸幾家因積極進行海外收購而聞名西方世界的大型企業集團發動了一次明顯的打擊,名單包括大連萬達(Dalian Wanda)、安邦(Anbang)、復星(Fosun)以及海航集團(HNA Group)。

美國華裔政治學者裴敏欣7月份在英國《金融時報》上撰稿說,這次整治「金融大鱷」的直接導火索是「北京方面越來越警惕中國金融業的諸多風險以及試圖遏制資本外流」。

裴敏欣說,中共拿最富的這群富豪來作示範,不僅可以立即起到強大的威懾作用,而且還可以遏制過度激進的商業行為,後者已經威脅到中國過度槓桿化、缺乏監管的金融領域的穩定。通過清理金融體系,「北京不僅能在這個重要行業恢復一些表面秩序,還能除掉那些有著可疑『政治忠誠』的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