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萬達、安邦與復星等中國大陸幾大民營企業高調到海外收購,引發關注;北京當局嚴控海外併購,以防止資金繼續外流。監管風暴已蔓延至香港,香港金管局也要求本地銀行上報海航及萬達的信貸資料。是甚麼原因造成中國的資本外流急劇加速的?習當局採取的嚴控措施能否奏效?資本外流帶來的後果又是甚麼?而且,這些集團可動用龐大的資金進行海外併購,是否有中國的四大行的金援?這四大銀行是否也被江系勢力控制?有專家對此進行解讀。

中國外匯管制形同虛設

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吳惠林表示,任何一個動作都有政治目的或是有派系互相內鬥,例如過去都是江派掌握著中國的經濟命脈,現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反貪腐,江派面臨被清洗的危機,所以江派勢力的家族就走向海外併購。

吳惠林說,中國經濟早就產生很多問題了,中共把國內資源耗盡、掏空,過去是挖空落後國家的資源,把過剩產能輸出,現在中國民企又朝向先進國家併購海外資產。

習近平要如何反制中國資金外逃?吳惠林認為,其實這很困難,因為資金外逃的證據往往難以確定,有些很會造假洗黑錢,外匯管制形同虛設,為了不讓中國經濟泡沫破掉,這麼多年就透過中國的銀行貸款給大型企業,用資金把洞補起來,雖然有些縮編了,但是很難阻止海外併購資產的發生。

海外併購案飆高 習近平當局管控

財經專家汪潔民表示,基本上來說,當然有中國四大銀行的金援,例如萬達集團的負債比率已超過80%,而近三年海航海外併購總額超400億美元。海航的崛起原因大家都很好奇,因為有中國銀行與中國工商銀行在背後進行很大的金援贊助。今年上半年受到中共中央的壓力,監管機構嚴格限制資金大舉外流,雖然海外併購的步伐有所放緩,但目前像這種戰略性的海外併購還是沒有停止。

汪潔民說,中國企業在海外併購財團、摩天大樓的部份,中共中央已在管控,中國四大銀行可能背後有龐大的資金挹注,海外併購案的金額才會不斷往上飆高。最近習近平當局管控,特別是海外掛牌者,例如有在香港掛牌的,中國銀行及中國工商銀行因為在香港有掛牌,在香港市場上造成很大的震動。

他說,過去江澤民的勢力透過他的兒子在中國的銀行有龐大的控制力。潛逃中國的台灣東帝士總裁陳由豪,過去可以得到1000億人民幣的融資,是因為和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關係密切。中國大型的銀行透過太子黨圈地,透過銀行體系放款,獲利後由銀行回收利潤,太子黨的二代就可以賺取其中的利潤。

因此這種海外併購模式在各地區都在發展,但在今年年初間,中共央行對於各大行放款予以嚴控,以緊縮資金,阻止大量的房地產炒作的狀況發生。

他認為,過去十五年中,這些大部份中國的大型銀行能夠崛起,主要是土地發展的巨額利潤,由太子黨所控制的銀行去炒地來獲取巨大利潤,因此,中國的銀行平均收入大部份都超過均值以上。

江系勢力逐漸抽離四大銀行

在江澤民時代,透過土地改革及金融改革,所有紅色家族都能進入軍隊裏,也容易取得權力。這兩年,習近平在開始著手打貪,一直打到銀行體系裏,進行控管,相信江澤民勢力也會隨著習的反腐從中國四大銀行中慢慢離開。

汪潔民表示,在2015下半年習當局開始打貪,到2016年央行開始緊縮銀根,造成人民幣大幅貶值,整個中國的外匯存底從4兆美金,最多跌破3兆美金。中國資金外逃造成人民幣大幅貶值,使得大家對中國的信心動搖,對中國的股票市場也造成巨大的震盪,從3600點一路跌到2800點,因此,股市及匯市都反映出中國資金外逃的效應。

中國資金大量外移的情況到今年比較有得到紓解,但市場較擔心的是債留中國的問題,因此,在去年底中共央行就執行一個「北向通」的策略,希望在中國債券市場遇到更大衝擊、國內資金不夠充沛時,透過海外資金來買進中國債市。去年就在香港做為目籌地,由香港買進中國各地債券,來解決可能即刻會發生的中共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

同時,中國的銀行也配合發新錢還舊債,加上人民幣挑戰0.65元,中國股市也已漲回3000點之上,朝之前的高點前進;中國債券部份,中國信用評等還是維持正向狀況,債券市場似乎沒有太大的可能倒閉或不能兌現的狀況發生,目前看好像穩定下來了。2015年底到2017年初是中國資金外逃最緊張的時刻,在中共當局近幾個月來實施更嚴格的資本管制措施下,看來情況已經得到紓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