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美國財政部消息,美國國債水平在8日超出20萬億美元。對此,一些美國民眾表示,國會應採納特朗普政府的主張,通過減少無效的對外援助和進行稅改等,控制國債的進一步增長。

財政部在8日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政府國債已經從之前的19.8萬億,增至20.1萬億。對於如何應對國債持續增長的問題,一些美國民眾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美國有線及公共新聞網(C-SPAN)報道,來自德州的熱線聽眾Macc表示,他支持特朗普總統的主張,「應停止無效的對外援助」,尤其是對那些憎恨美國的國家,如阿拉伯國家、巴基斯坦等,應該取消對這些國家的援助款。Macc說,這些政府獲得美國的資金援助後,不但沒有發展本國民生或協助美國實現國際戰略,「卻反過來繼續憎恨美國、憎恨我們的自由和民主制度。我們當然要砍掉這部份對外援助款,以此來償還國債或滿足美國國內的需求」。

來自伊利諾伊州的Ing表示,要消除國債問題,稅改必不可少。他說,自己所了解的一家費城的企業,為了躲避(高)稅收,關閉了在費城的工廠,轉去墨西哥辦廠。他說:「那裏的工資水平低得像奴隸社會(接近為零)。美國的現行企業稅法促成了這個結果,因此需要儘快改革,制定有助美國企業在本土發展和增加就業的稅法,利好這樣的企業回美國發展,而不是鼓勵他們外遷。因此,我與特朗普總統在這點上的主張是一致的,我支持他的稅改提議。」

來自加州的Judy女士說:「矽谷在加州,這裏有許多美國科技大企業,如蘋果、甲骨文等。他們將巨大的企業收入留在海外,躲避在美國交稅。我們需要叫停這種做法,這些企業和大富豪必須履行他們應盡的責任,在美國交稅,支持美國經濟的發展。」

Judy說:「全球化奪走了美國人的工作,在全球出現大量成本低廉的奴隸式勞工,國際大企業和大富豪則從中獲利。我們需要改變這個局面,必須讓獲得巨大利益的大企業支付他們應當的稅賦,而不是為他們再減稅。」

來自堪薩斯州的David表示,美國巨大的國債額說明美國人正在提前消費子孫的財富。美國政府和民眾必須縮減開支並小幅增加收入,因為「這種做法在2000年,成功地降低了美國當時的國債水平」。他的提議與之前特朗普要求精簡政府部門、減少開支的計劃不謀而合。

國會眾議院預算委員會成員、來自賓夕凡尼亞州的民主黨議員博伊爾(Brendan Boyle)對C-SPAN說,他主張對富人的社會保險金適當徵稅和提高最低時薪水平。

博伊爾說:「從1935年美國政府推出社會保險金到現在,政府部門每個月都履行了對社會保險帳戶的支付,從未錯過支付期。雖然有傳言說,未來的美國人可能得不到社會保障金(養老金),但這不是事實。即使從現在到2035年,美國政府暫停支付養老金,美國人也能如期取到他們的社會保險。」

博伊爾表示:「我了解的數據顯示,有60%的美國老年人在退休後,全部依靠社會保險金來生活,大大減少了這些人因不再工作而走入貧困的可能。在1935之前,40%的美國人在退休後,陷入貧困。目前這個數字已經降至個位數的水平。」

博伊爾還提到:「目前,美國人的最低時薪已經有十年未曾增長,這個情況讓人難以理解和接受,也找不到適當的理由。目前,四分之三的美國人希望提高最低時薪標準。提高最低時薪的同時也將提高其它的薪金水平,比如時薪為23美元、30美元的人士,也將獲得時薪的提高。因此,最低時薪提高後,受惠的人群不僅是最低時薪獲得者。」

然而,也有反對意見說,增加時薪是把雙刃劍,會導致企業僱用成本的增加、減少就業,最終無法讓更多的人從提高時薪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