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鳳凰衛視突遭整肅,《鏗鏘三人行》等節目被停播。分析認為,十九大前敏感期,鳳凰衛視老闆背景複雜、有江系色彩,此番動作或涉習近平整頓中共情報系統和嚴防對手利用輿論攪局十九大。

9月12日,鳳凰衛視的《鏗鏘三人行》官方微博披露節目停播的消息。據港媒從鳳凰衛視內部獲得消息,被喊停的節目還有《時事辯論會》、點評國際新聞的《震海聽風球》。

鳳凰衛視儘管是香港註冊的,但被外界視為以普通話為主的黨的傳聲筒。

據《新紀元》113期對鳳凰衛視劉長樂及主官和骨幹員工背景盤點,鳳凰衛視是一個中共官味十足的中資電視台、海外的中央電視台,並且比中央電視台更善於包裝中共的宣傳。

劉長樂,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出生於上海。其父親劉向一,早年參加中共,曾任中共蘭陵縣委書記、中央組織部任秘書處長、中央組織部任辦公廳副主任等職務。

劉長樂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一九八三年進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在軍事部擔任記者、新聞評論員等,編制屬於解放軍「總政治部」。由於劉長樂常陪同楊尚昆等中共高層出國訪問,後提升為該電台軍事部副主任。

在國內的公開資料中稱其一九九八年移居海外,一九九零年駐足香港。隨後,劉長樂在石油貿易和房地產業務上掘到了「第一桶金」。一九九六年創立鳳凰衛視,四年後在本港創業板上市,劉十多年前還曾是亞視大股東。

此外,鳳凰衛視美洲台主管麥大泓與其兄共謀將美國敏感的潛艇技術資料傳遞給中共,被判刑十年;

鳳凰衛視執行副總裁兼中文台台長王紀言,曾任北京廣播電視學院電視系主任十年,任常務副院長六年;

鳳凰衛視歐洲台的台長邵文光,曾是中共駐美國的公使級參贊,正局級幹部;

鳳凰公司常務副行政總裁崔強,曾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任職十年;鳳凰公司執行副總裁余統浩歷任廣東電台台長、珠江經濟台台長、廣東省電視台副總編等。

警告江系不要試圖利用輿論攪局十九大

在江澤民、胡錦濤時代,鳳凰衛視被港媒形容為能夠呼風喚雨,地位比央視還牛,但到了習近平時代,鳳凰衛視節目頻被封殺,猶如進入冰火兩重天。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向大紀元分析,劉長樂曾多次為薄熙來、周永康站台,甚至一度前往重慶與薄熙來互動,關係密切。而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是鳳凰傳媒董事局的董事。

他舉了最具代表性的事件為例,「鳳凰傳媒曾經在江澤民生日當天,公然發文給江澤民慶生,此舉曾遭到當局嚴厲懲處。足見鳳凰傳媒在高層權力博弈中扮演的角色」。

2016年8月《鳳凰網》旗下欄目因發文為江慶生,被中央部門立刻去電「詢問」並下令刪除,涉事編輯也被開除。

唐靖分析:「從這些方面可以看出,鳳凰衛視此次被嚴厲整頓,很可能與其捲入高層權鬥太深有關。這一波對媒體和網絡的整頓雖然不是只針對鳳凰一家,但鳳凰衛視的確是其中最顯眼,整頓力度也最大的媒體。

劉長樂(左一)與薄熙來不同場合合影。(網絡圖片)
劉長樂(左一)與薄熙來不同場合合影。(網絡圖片)

劉長樂與薄熙來握手。(網絡圖片)
劉長樂與薄熙來握手。(網絡圖片)

劉長樂與薄熙來「深情」對唱。(網絡圖片)
劉長樂與薄熙來「深情」對唱。(網絡圖片)

他強調,尤其在十九大還有一個月即將舉行的背景下,對鳳凰傳媒的整頓,顯然不是單純一般意義上的收緊言論而已。

「習近平利用反腐對薄熙來、周永康的打擊,其真實原因是政治問題,是薄、周有發動政變奪權的企圖,這是習近平絕不可能容忍的。而薄周政變的深層背景,是因為薄周只是政變計劃的執行者,而真正的策劃者是江澤民和曾慶紅。」

「所以,習近平對薄周的處置,必然觸動到江系最核心的罪行,他們動用輿論來為薄周洗地就成為一種必然。其目的是不想讓薄周事件發酵牽出更多黑幕。鳳凰傳媒的舉動,只不過是這個輿論潮中的一部份。

他進一步分析:「被封殺的三個節目都是時政類,其釋放的信號很清楚,就是要警告江系勢力,不要試圖在十九大前及開會過程中攪局搗亂,不要在政治問題上利用輿論來挑起事端。」

他還表示,這個舉動客觀上也在提醒其它派系勢力,不要試圖在十九大這個高度敏感的時期來踩雷區。哪怕有的媒體有這樣那樣的背景,都不能與當局唱對台戲,都不能發出不一樣的聲音,連擦邊球都不能允許——其實釋放的就是這樣一個信息。

他強調:「從另一面看,這個警告也體現出現在高層的權力格局,就是說,江系正在全面衰落,在習近平的打擊下基本沒有還手之力。」

與習近平清理曾慶紅情報系統有關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也向大紀元分析:「劉長樂有兩層重要的背景,一個是他的軍方情報系統的軍官身份,另一個就是他與江系石油幫的勾結。這些都被他從官方簡歷中抹掉了。」

在他看來,「現在鳳凰衛視被整肅,只怕與習近平對整個中共情報系統的清洗有關,涉及習對曾慶紅在十九大前情報系統的『收宮戰』。」

原軍事圖書出版社社長、體制內專家辛子陵向大紀元表示,現在江曾原來下屬還在抱團、還在有幻想。王岐山在北戴河會議期間約談了曾慶紅、劉淇、賈慶林等五人,他們已進入習近平和王岐山的視野裏。

他披露:「十九大之前中南海要辦一個有代表性的政治人物,能夠影響全局的,能夠瓦解江派的士氣的政治人物。為十九大祭旗,把整個局面鎮住了。現在風向標是曾慶紅有相當大的危險,原來港澳海外的一些機構都是他掌握的。」

辛子陵表示,收購《南華早報》的馬雲也跟曾慶紅劃清界線,現在各方面的人都在跟他劃清界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