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巴哈瓦那一家酒店的床上,一名美國外交官感受到一種震動的、磨砂般的聲音,他離開床到幾英尺遠的地方,這種神秘的聲音就消失了。等他再爬回床上時,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痛苦的聲音再次襲擊了他,就好像他穿過一扇房間中看不見的牆壁一樣。

據美聯社9月14日報道,上個月,美國駐古巴大使館發生神秘聲波襲擊事件,導致21名美國人受到影響,他們遭受輕度創傷性腦損傷和聽力損失,這波襲擊的原因成為國際謎團。

美國高級別外交官稱這次事件為「健康襲擊」。美聯社獲悉的新細節表明,至少有部份聲波襲擊發生在特定的房間,甚至局限在特定房間的特定區域,令美國調查人員萬分不解。

沒有任何一個有合理的解釋

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官員阿姆斯特朗(Fulton Armstrong)說,「沒有任何一個合理的解釋。」阿姆斯特朗在美重新設立駐古巴大使館之前,在哈瓦那任職,他表示,這宗襲擊事件有多層神秘面紗。

最初的懷疑集中在聲波武器和古巴人身上。然而,輕度腦損傷診斷認為不太可能是由聲波引起的,這個診斷令聯邦調查局、國務院和參與調查的美國情報機構十分困惑。

幾位官員表示,有些受害者現在有注意力集中問題和記憶缺失問題,這比美國政府最初意識到的損害跡象更嚴重。

受害者的其它症狀還包括腦腫脹、頭暈、噁心、頭痛,平衡問題和耳鳴等。許多受害者在離開古巴後獲得改善,有些受害者只有輕微或暫時的症狀。

神秘聲波襲擊事件始於2016年12月並在今年春季結束。但美國政府在今年8月再次確認有新的襲擊。

這次襲擊似乎是科幻小說的東西,美聯社訪問了十幾名美國前政府官員、古巴官員和其他調查人士,得出的結論是美國政府仍未確定凶手,也未獲得襲擊手段的合理解釋。

襲擊伴隨著各種怪異聲音

報道說,事實上,在哈瓦那,幾乎沒有甚麼事情是清晰的。調查人員對這次襲擊提出若干懷疑性理論,襲擊可能來自古巴政府、其安全部隊,第三國如俄羅斯或其他組合,以及高級間諜活動的可能性等。

美國官員表示,這些受影響的外交人員除了在家中遭襲外,至少有一人在酒店遭到襲擊,該酒店是一座有60年歷史的混凝土建築。

這些遭襲人員的病例差異也很大:他們有不同症狀,回憶事發過程內容也不同。這使得調查成為一個難題。

在美國官員敘述的幾個案例中,受害者當時知道發生襲擊,且伴隨有強烈的聲音。有些人感覺到震動,聽到聲音,包括大的響聲或類似於蟋蟀或蟬鳴叫時的高音。也有人聽到磨削噪音。有些受害者是在床上睡覺時,感到耳邊響起聲音,當他們離開床時聲音就沒有了。

此外,這些襲擊似乎都發生在晚上。有幾名受害者報告說,聽到一連串的爆炸聲。還有人聽不到甚麼,甚麼也沒聽見。但後來也出現了遭襲症狀。

神秘聲波來源是謎團

美國國務院星期二透露,醫生再次確認了兩宗案例,將美國的受害者總數提高到了21人,一些人患有輕度創傷性腦損傷,稱為腦震盪,另外有人遭受永久性的聽力損失。

目前襲擊的潛在動機尚不清楚。調查人員也很難解釋加拿大人為甚麼也受到傷害。一位加拿大官員表示,不到10個加拿大在古巴的外交人員家庭受到影響。而加拿大與美國不同,數十年來與古巴保持著溫和關係。

聲學專家和健康專家同樣感到困惑。有針對性的局部聲束裝置是可能的,但聲學定律表明,這樣的裝置可能會很大,並且不容易隱藏。官員表示,設備的效果是由設計本地化還是由於某些其它技術因素而不清楚。

目前,沒有一個單一的聲學裝置可以解釋這種奇怪的,不一致的聲波的來源。

美國今年早些時候向古巴政府投訴此事,在加拿大也發現類似案件後,美國聯邦調查局和加拿大皇家騎警前往哈瓦那進行調查。聯邦調查局調查員搜索事發房間,尋找設備,但目前一無所獲。

古巴政府否認參與這次襲擊事件,並表示與美國調查進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