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平日裏街道繁華喧囂、交通秩序井然的東京遭遇不可思議的大停電,所有以電力做驅動的設備在一夜之間失效,依賴慣了各種通訊工具及電力產品的人們,要如何應對這突如其來的「災難」?殊不知,幾千年來,人們一直在「沒有電」的狀態下生存,在都市化的今日,突然回歸質樸,在苦苦求生的過程中,或能了悟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正道。

東京大停電悄然改變了鈴木一家疏離的家庭關係。
東京大停電悄然改變了鈴木一家疏離的家庭關係。

電影簡介

日本知名導演矢口史靖全新喜劇《求生走佬Family》(Survival Family)近日在港上畫,有別於傳統災難片,以輕鬆詼諧的方式,引發觀眾思考如今對科技過度依賴的問題,並探討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

故事講述住在東京的鈴木四口之家,突遇東京大停電,無奈之下他們和鄰居們一樣,在沒水沒電一周後,逃往一千多公里外,鈴木太太的鄉下鹿兒島。求生過程中,鈴木一家歷經險難,九死一生,終於在好心人幫助及家庭的集體智慧下獲得重生。

「戲」說新語

住在東京的鈴木一家,是日本再普通不過的一個四口之家。大男子主義的鈴木先生(小日向文世 飾)是個光說不做的男人,只顧著工作不懂關心家人;鈴木太太(深津繪里 飾)勤勤懇懇,辛勞地照顧著全家人的衣食住行;上大學的兒子(泉澤祐希 飾)只顧聽歌,回到家和父母連一句招呼也不打;念高中的女兒(葵若菜 飾)忙著玩手機和同學聊天,顧不及和家人對話。一家人雖然同住一屋簷下,心的距離卻越來越遠。然而,這一家人微妙的關係,正是在「停電」之後悄然改變。

現代化失靈 回歸自然懷抱

璀璨奪目的摩天輪,霓虹閃耀的街道與萬家燈火,曾描繪出東京絢爛的夜景。而此時萬籟俱寂,沒有水連家事都無法做的鈴木太太伏在陽台上,不經意抬頭間,便被滿天星光俘獲眼球。她喚來丈夫兒女,全家人一同欣賞起難得一見、掛滿繁星的夜空,也感嘆眼前無數明亮閃爍著的,億萬年來與天地同存的星星竟每日都被人造燈火掩蓋,無法釋放光彩。

然而又何止是自然風光不敵螢幕之光,電氣時代、信息世界的當下,高科技賦予人們更快捷便利的通訊手段,卻也許讓人輕視了與身邊人面對面的溝通交流。 

整日掛著耳麥的兒子,在手機沒電再也無法啟動後,無奈地扯下耳麥,在瞬間怔住,因為他第一次聽到上學途中學生嘈雜的談笑聲,上班族急促的腳步聲,汽車司機不耐煩的鳴笛聲……一切都陌生又鮮活,像是敲碎了他封閉小世界的外殼。

沒電、沒水、沒有充足食物的城市不再適宜生存,鈴木一家決定投奔鈴木太太遠在鹿兒島小漁村的老父親。騎行路上食水不足、狼狽不堪的一家人遇到了鍾愛戶外活動的齋藤一家。比起鈴木家艱難的求生處境,齋藤家更像是在度假野營。緣於對自然的親近,齋藤一家在野外也能覓得野菜野果並曬乾保存,還會取得淨水,和深居城市而不諳自然之妙處的鈴木家形成鮮明的對比。

既要在野外艱難求生,又要辛苦趕路的鈴木一家,幸運地被一位獨居鄉村的養豬老人收留。寧靜的鄉村裏,寬敞的平房與院子,手壓抽水的井,自種果蔬的農戶與養豬人互贈食物,有美味的熏肉吃,也有熱水澡洗,讓一直露宿荒野的鈴木一家像回到家一樣得以放鬆休憩。

鄉村裏自給自足的生活並未被停電太過打擾,傳統自然生活方式的無限潛力,相信也給依賴人造科技的現代人一些啟迪。

珍惜家人 包容與陪伴

人無完人,只有能夠容人之短、互相包容不足,人際關係才能和諧長久。朋友之間是這樣,家人更是如此。當影片中兒女指責父親是個光說不幹、指望不上的人時,母親的一句「你們不是也都知道嘛,爸爸就是那樣的人啊!」既令人發笑,又引人深省。這不正是母親作為妻子所訴說出的包容的智慧嗎?即使知道丈夫有諸多不足,也默默接受包涵,這源自於妻子對丈夫最深的愛,也讓孩子們從母親的言傳身教中學會對家人無私的愛護與包容。

鈴木一家路遇的養豬老人不光為他們解決了生存危機,更讓他們體悟與學會對家人的珍惜。入夜時,老人給鈴木家送來全新的睡衣,白日裏冷著面孔的老人,提起這為移民美國的兒孫一家準備的睡衣時,便不自覺地堆起了笑顏。像所有經濟發達的國家一樣,日本的年青人也都離開鄉村奔去城市,或是在異國他鄉生根發芽。空巢老人們堅強獨立,卻也思念兒女,盼望著與子女兒孫多一些相聚。而在城市裏的獨居老人,同樣需要關懷呵護。正如住在鈴木家樓上的老婦人便未能在大停電中倖存下來,為老人遺體送別時,家門口的數雙鞋中有幾雙是她兒女的呢?他們應該會為自己對老人的忽視而痛悔吧。關懷不在於距離,可陪伴卻可以是最好的關懷。切莫等到失去才知珍惜。 

感動於養豬老人對親人的思念之情,鈴木夫妻二人也擔心和想念遠在鹿兒島獨居的父親,謝絕了老人的挽留,告別安逸舒適的生活,一家人再一次踏上了征程,只不過這次不再是被迫求生,而是堅定的尋親之旅。悠揚的配樂第一次在片中響起,四口人在柔美夕陽下結伴騎行的身影,讓人感覺到他們的心也真正融在了一起。

人生如旅程 苦難中蛻變成長

影片中一家四口兩次穿越隧道,都有老人們事先給予警言,彷彿在預示著,人生的前輩們,總是在告訴我們,前路如何崎嶇艱險,不遺餘力地傳授我們經驗;而聽者未身臨其境前,總難把告誡當成箴言,可謂應和「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的古諺。

求生途中,對鈴木一家可謂是人生蛻變的奇妙旅程。懦弱的父親在求生之旅中變得有擔當,真正擔負起一家之主的責任,也贏得了全家人的愛與尊重。一場「殺豬記」讓人看到了一個男人應有的形像。彈盡糧絕的一家人垂頭喪氣,幾近絕望地緩慢前行,一頭豬的出現讓他們看到了一線生機。父親一改過往羸弱的形像,果敢利落地打頭陣,一家人配合默契地追捕,最終瘦弱的父親奇蹟般地殺死了豬,激勵了全家人。而當遇到攔路的河流,一家人萬分沮喪,躊躇不前之時,又是父親毅然動身,撿拾起河邊廢物準備造船,妻子和兒女馬上心有靈犀地振作起來,大家合力造好小舟在大雨中過河。

回鄉遇到攔路河流,一家人萬分沮喪,懦弱的父親毅然撿拾起河邊廢物造船,妻子和兒女馬上振作起來,大家合力造好小舟在大雨中過河。
回鄉遇到攔路河流,一家人萬分沮喪,懦弱的父親毅然撿拾起河邊廢物造船,妻子和兒女馬上振作起來,大家合力造好小舟在大雨中過河。

影片結尾,鈴木一家人收到齋藤家寄來的一張照片,那是逃生之初狼狽地一起站在公路上,卻神色冷漠,眼神疏離的四口人。如今,每個人都蛻變成更好的自己,勾勒出一個和睦美滿的家庭。而這樣的改變與成長是每一位父母、子女都能夠效仿的,也正是導演的規勸與希冀。

與早前的作品《戀上春樹》一樣,矢口史靖導演鏡頭下的主人翁離開城市去鄉村,回歸大自然。導演用詼諧幽默的情節與對白,加之演員生動的人物表現力,講述了一家人在艱苦的求生旅程中歷練蛻變,最終學會親近自然,珍惜家人,回歸傳統價值觀的故事。 

片末,成功抵達鹿兒島的鈴木一家已全然融入漁村生活,但導演卻設計在兩年多後電力重現,城市又回復整潔熱鬧,鈴木四口人也回到了在東京的家。不過從騎單車上班的父親,熟練剖魚的母親,到和家人談笑自如的兒子,再到背著自製背囊的女兒,一家人早已心意相通,其樂融融,心靈與本真的回歸又豈會因周遭的變化而倒退?導演或許更希望人們雖身處現代都市,但讓心走回傳統正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