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在落馬整兩年後,被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張育軍在2015年大陸股災期間充當「救市隊長」,實際上和姚剛領導的證監會與救市主力中信證券等聯手「做空大陸股市」,合演「賊喊捉賊」的戲碼。

9月15日,中共最高檢消息,對證監會前黨委委員、主席助理張育軍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中共證監會前副主席姚剛於今年7月20日被「雙開」。次日,張育軍被「雙開」。

據中紀委通報,張育軍「靠山吃山」,擾亂資本市場秩序。張育軍被指嚴重違紀,對抗審查,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規打高爾夫球,接受宴請;縱容、默許親屬利用其職務影響謀取巨額不當利益等。其中,部份問題涉嫌犯罪。

張育軍於2015年9月16日被調查。落馬兩年後他才被檢方立案偵查,足見其案情複雜。

張育軍落馬前在證監會主席助理中排名第一。他於2012年9月從上交所總經理職位調任證監會主席助理,分管「大機構」即機構部、基金部、期貨二部。他曾先後任深圳證券交易所總經理、上海證券交易所總經理。

張育軍被查令業界震驚。有報道說,在證券界,張育軍的名字與「2015年股災」掛鉤之後,便很「出名」。多家媒體暗示張育軍是「股災」凶手。

2015年年初開始,上海、深圳兩市股指持續上升,勢頭猛烈,呈現失控狀態。6月12日,上證綜指一度到達5,178.19點高位,之後急速下挫。由6月12日起至8月6日近兩個月來上證綜指最大下跌達34.9%。7月9日,上證綜指下探至3,373.54點。

此次「股災」期間,習當局被迫動用數千億人民幣救市。據陸媒報道,張育軍當時曾頻繁露面,一度被稱為「救市隊長」。

就在張育軍被宣佈調查的前一天,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等數名中信證券的工作人員,因涉嫌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被調查。中信證券也是當時救市「國家隊」的主力。張育軍跟程博明是同門師兄弟,據報道私交甚好。

當時有海外媒體透露,消息人士表示,張育軍被調查的真正原因是與中信證券勾結,透露中央救市決策的內幕,中信證券藉機進行內幕交易,大獲其利。不僅如此,更為嚴重的是,中信證券的高管又向境外機構洩露有關內幕,並與境外機構一起,洗劫大陸股市。這是2015年大陸股災的原因之一。

當時中共公安部介入股災調查,接著中央巡視組對證監會開展專項巡視。證監會副主席姚剛被調查,成為中紀委巡視組入駐證監會後落馬的首個副部級官員。

此後不斷有報道披露,2015年股災是針對習近平當局的一場「經濟政變」,包括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家族的很多成員參與其中,而「救市主力」證監會和中信證券聯手做空股市。

張育軍忽然落馬,港媒當時有評論文章表示,大陸證券業極其腐敗,都不用說莊家操縱股價、建老鼠倉之類的事了,人們最痛恨的是監管上的腐敗。

張育軍被查,則可能為外界揭示大陸證券市場的另一種腐敗,即廣泛存在的內外勾結與內幕交易,特別是證監官員參與內幕交易。證監官員掌握大量內幕資訊,其直接或間接利用這些資訊賺錢,在大陸的寬鬆環境下可謂輕而易舉。

陸媒《證券日報》的文章曾說,有「自己人」和外部力量合夥「攻擊股市的軟肋」。

陸媒曾披露在張育軍落馬前業界對他的評價。張育軍在深交所工作時的一些同事評價道,張育軍「霸道貪婪,軍閥作風,跟券商開會時半躺在椅子上發號施令。遲早出事」。

據報道,一次與基金經理開會時,張育軍曾稱,「未來的犯罪份子就坐在這房中間。」當時,也許他沒有想到他日後的下場。

不久前的8月31日,證監會前副主席姚剛因涉嫌受賄被立案偵查,所涉罪名為「受賄罪」。

姚剛在2015年股災後的11月13日落馬,同年12月,被免去證監會副主席一職。

據通報,姚剛為搞政治攀附,利用職權為他人及企業提供幫助;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濫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