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中國的社會風氣,一切向錢看,笑貧不笑娼,KTV、洗浴中心成了談業務的地方,餐廳—歌舞廳—洗浴中心幾乎成了一條龍。同事、上下級打情罵俏也成了家常便飯。

我是女性,經常遇到說輕薄話的男人,不管是當官的,還是經商的,不管是用利益誘惑還是用失去工作恐嚇,我都義正詞嚴的予以拒絕。

對圖謀不軌的上司說不

我剛來這個城市不久,我的上司對我圖謀不軌並威脅說,不順從他就讓我無法在這座城市混下去。我告訴他:我絕對不會做對不起丈夫的事,我寧願不要工作也絕不做不配當人的事!

我還告訴他:我一定會在這裏混出個樣子,不信走著瞧,說完就走了。

邪不壓正。過了一段時間,那個上司找到我向我道歉,並說以後有甚麼困難他一定盡力幫忙,還說了些佩服我的話。

行得正 朋友更多更知心

在日常工作中,我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是否得體,在異性面前從不扭扭捏捏,從不接受異性贈送的任何禮物。發現我身邊的人有不符合做人的道德行為我還會及時指出。我得到了很多朋友及朋友配偶的認可。

有一次,一個朋友給我打電話說:如果他的妻子找他,讓我撒謊說他是和我在一起吃飯呢。我問為甚麼要這樣?他說他的妻子最信任我,只要說和我一起吃飯,不管多晚都放心。我笑著說:「那可不行,如果我會說謊,你還能相信我嗎?」朋友聽了不但不怪我,反而更加信任我。

另外,不論甚麼場所,我從不喝酒,也從來不相信不喝酒辦不成事這種說法。

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明不喝酒事情更好辦,朋友更多,更知心。

心法約束 出淤泥而不染

我之所以能潔身自好,是因為我有心法約束自己。

我從小就很喜歡聽神話故事,相信修煉的事。一九九八年的一天,偶然看到一個老太太正在向我的同事介紹法輪功,看他們雙盤,我也試著盤腿,一盤還盤了很長時間。老太太說我有佛緣。我就向她借了一本《轉法輪》回家看。書中的法理深深打動了我,那年我二十出頭,就這樣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在學生時代由於學習好,入團、入黨在同齡人中都是最早的(現在早已退出),因此早早就看到了中共官場的虛偽,官員幾乎都是兩面派,說一套,做一套。結婚前我就給自己定下目標:不找政府官員成家。

可是在這個體制下,幾乎每天工作都要和他們打交道。我是個法律工作者,工作都是和政府部門接觸,總有很多人托我給某人送禮或者直接給我送禮,我都一一拒絕或謝絕,實在不好拒絕的就在辦事中減去。別人托我請客送禮我一般不去做。在現今社會中很多人就是專靠關係吃飯、賺錢的。這種錢很好賺。尤其是當官的,很多都是靠這些不義之財發家致富。

大法師父在《轉法輪》一書中告訴我們:「這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不得,得就得失。欠的東西就得還,今生不還來世還,肯定是這樣。」 我時刻用大法的法理告誡自己,一定不能同流合污。不但我不這樣做,也阻止家人這樣做。丈夫認為我說的有道理,也不這樣做。因而他在單位被看作另類。

我們的生活雖然一般,但過得很充實。丈夫是國營單位的骨幹,逢年過節送禮的人很多,丈夫從不接受禮物,實在推不開的就拿到單位去。送禮的人無法理解,罵他的人不少,我們心裏很坦然。通過這些年的修煉,我變得心態平穩,不再與任何人爭鬥,時刻記住師父的教導:為別人著想。在當今社會,中國人妒嫉心很重,而我總是希望別人好。

「和你們在一起真好」

看著那些為了名、利而痛苦爭奪的人們,我心裏為他們難過,時常想人為了名、利日夜拚搏,大病一來,人財兩空!我多麼希望世人都能看看《轉法輪》知道人為甚麼活著。所以我經常愛和朋友說的一句話就是:「金山、銀山不如了解和修煉法輪大法。」

為此我把每位相識的人,各種機會遇到的人,都像親人一般對待,和他們交流溝通,用從《轉法輪》中學到的法理打開他們的心結。我為此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但是看到對方明白了真相,從而對人生充滿信心和希望,我就發自內心高興。也經常聽身邊的朋友說:「和你們修煉法輪功的人在一起真好。」

修煉19年來,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高興的事、艱難的事……,我想說的是,感謝大法讓我在面對各種各樣的誘惑時能守住自己的善念和正念,讓我變成了一個乾淨、快樂、豁達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