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行日前宣佈取消境外人民幣業務參加行在大陸代理行存放存款準備金,並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率調整為零。外界認為此舉顯示央行開始出手抑制人民幣的升勢。

上周北京關於央行下發了《關於調整境外人民幣業務參加行在境內代理行存放存款準備金政策的通知》、《關於調整外匯風險準備金的通知》的傳聞11日得到證實。通知說,存放存款準備金從即日起取消,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也於9月11日起從20%調整為零。 

有媒體近日分析認為,存放存款準備金是2016年央行為抑制跨境人民幣資金流動的順周期行為,對境外金融機構在境內金融機構存放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採取的政策;外匯風險準備金則是「811匯改」後人民幣急速貶值,央行2015年10月發出《關於加強遠期售匯宏觀審慎管理的通知》中提出收取外匯風險準備金。「兩金」的收取背景都是面對人民幣貶值及貶值預期下的資金快速流動,央行對此採取的抑制措施,目的是穩住人民幣匯率,穩住相關的資金流出。 

但是,近來人民幣的走勢令市場大呼意外,在過去10個交易日內,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出現「十連漲」,人民幣在岸、離岸匯率雙雙從6.6關口升向6.4。

抑制人民幣繼續攀升

分析認為,央行此舉是防止人民幣「陽虛」的舉措,抑制人民幣升勢。 

有北京業界人士表示,在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尚未完成之際,匯率愈穩愈好,資金流動愈平順愈好,尤其現在面臨「十九大」特殊政治期。 業界普遍認為,央行取消「兩金」最根本的目的在於抑制人民幣繼續攀升。 

據《上海證券報》報道,外匯專家韓會師表示,央行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由20%降至零本身並不能對刺激遠期購匯起到太大的作用,但其背後所反映的監管態度的調整可能會激發部份市場參與者購匯的動力,這對於抑制過快的人民幣升值速度是有幫助的。 

升值缺乏基本面支持

民生銀行高級研究員應習文對紀者表示,若人民幣暫時回調並不意味著就此趨勢反轉。未來人民幣匯率有望呈現「雙向波動結合緩慢升值」的發展趨勢,快貶和快升的概率都將下降。 

11日,在岸人民幣收盤大跌622點,收報6.5239,創八個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也抵銷了上周的近半升幅。離岸匯率亦曾跌破6.53。 對於本輪人民幣大幅上漲,華盛頓自由派經濟智囊機構加圖研究所的貨幣研究副總裁詹姆斯‧多恩認為,因為中共要召開「十九大」,中共不希望在這個特殊階段人民幣兌美元貶值。目前大陸出口增長在放緩,投資也是有史以來較低的。所以說不是經濟因素而是政治因素在推動人民幣升值。 

市場認為,中國經濟面臨多方面的挑戰,從債務問題到產能過剩等,這些挑戰令人民幣升值缺乏基本面因素支持。 

大和資本市場亞洲(除日本外)股票研究部首席經濟師賴志文認為,人民幣今年表面上走強,但其實中國經濟的根本問題沒有解決,而是中共當局人為操縱造成的,只是將金融風險向後推,「一方面加強資本管制,另一方面鼓勵企業大量借美債。現在美元債的壓力有增無減,將來有機會重演2015年8月11日的人民幣大貶事件。」◇